正文 第27章 海運

推薦閱讀:召喚星海、遇見剛好的愛情、帶著武館做農女、煞神策、山中田園記、藏謀、魔王比利姆、光之小鎮、鎏心、還有比你更廢的系統嗎、

    徐氏在盧氏被幽禁的那天晚上便得知了此事,她剛剛凈了面,大丫鬟月桂正在幫她拆卸簪環,聽到云昌衡的話,她正往面上涂香膏的手指卻是凝在了半空。手機飛庫小說網m.xcbookba.com
    啪嗒一聲,那香膏子落在了酸枝木的妝臺之上,那妝臺遍體透雕著并蒂蓮花的圖樣,乃是她出嫁時娘家給她準備的嫁妝。
    香膏落到了雕花里,那花紋雕的精細,卻極難清理,只怕月桂她們又要多費一番周折了。
    云昌衡見她失神,便走過去,將手搭在了她的肩膀上,月桂見狀,便下去了。
    云昌衡放緩了語氣,柔聲問道:“怎么呆了?”
    徐氏這才晃過神來,沖著鏡子中他的臉笑了笑:“只是沒想到,盧氏和茉姐兒竟然有這個膽子而已……”
    云昌衡嘆了口氣,將她的身子從那梳妝凳子上轉了過來,讓她面對著他:“我本不想告訴你的,但以你的心智,只怕也很快就會猜到了,此事老太太亦有參與!
    徐氏皺了皺眉,她面上有幾分的凝重,道:“沒想到,老太太竟是一直沒有放棄讓你過繼孩子的事情!
    “在得知盧氏懷的是男胎后,她便喚了大嫂和我,對我說待盧氏的孩子生下后,便抱到她膝下養著,名義上記到長房去,但實際上仍算是我們二房的人!
    云昌衡卻是不知道還有這么一茬事,他想了想,又道:“依大嫂的性子,想來是肯定不會答應了!
    劉氏為人耿直正派,是絕對不會做出奪人子嗣這種事的。
    徐氏點了點頭,道:“大嫂的確是嚴詞拒絕了,老太太當時面上便有幾分不虞!
    云昌衡卻是冷笑道:“她自然是不高興了,一心一意的為長房著想,結果大嫂還不領情!
    徐氏少見云昌衡直言嫡母的不好,她不由得噗嗤一笑,道:“你倒是不再謹言慎行了,不怕被政敵聽見,參你不孝了嗎?”
    云昌衡亦是笑道:“如今就你我夫妻兩個,哪有什么政敵能聽見!币娖拮硬o什么負面的情緒,他又道,“我傍晚去了老太太那邊,與她說清楚了,如今老太太只怕要蟄伏一陣子了!
    徐氏明白他的言下之意,只要何氏還活著,何氏的兄長依舊是閣老兼吏部侍郎,何氏就永遠有翻身的機會。
    可是如今官場上,云昌衡卻是和何閣老同屬太子陣營的,不知道此事會不會影響何閣老對他的看法。
    徐氏蹙起了眉頭,擔憂道:“何閣老可是會難為你?”
    云昌衡笑了笑,道:“放心吧,何閣老是個政客,如今太子那邊正是用人之際,他還不至于為了內宅爭斗而打壓我!
    徐氏笑了笑,放下了心。
    云昌衡卻是又提起了另一件事:“今日下午,我與母親攤牌后,便給岳母和大舅送了信過去。只怕大舅過不了兩天便要從天津衛趕過來為你撐腰了,到時候他若是責罵我這個做妹夫的,還望夫人能為我美言幾句!
    他單膝跪在地上,額頭與徐氏相頂著,輕聲笑著。
    徐氏輕笑,語氣中帶上了幾分嗔意:“怎么,侍郎大人這是要賄賂我嗎?”
    云昌衡手扶上了徐氏隆起的小腹,他的聲音有些低。骸奥迥,你也過了頭三個月了……”
    卻是紅燭帳內,一派春光。
    果不其然,第二日徐老太太接到了信,連回信都沒來的及回,便匆匆忙忙拖上了自己正在潤德堂處理事務的長子,忙不迭的跑到了云家給徐氏撐腰來了。
    徐老太太到云府的時候已經是中午的傍晚的時候了,云昌泰和徐氏正坐在一處一邊吃著晚飯,徐氏便一邊聽著周媽媽給她回稟這些日子發生的事。
    “六姑娘那邊,老奴派了檀香姑娘過去收拾東西……二姑娘在抄檢盧氏的時候,命老奴將盧氏所有值錢的東西都歸到了六姑娘的房,如今清點起來,恐怕還要一段時日!
    自打云昌衡與何氏攤牌后,檀香便從云彥芷那邊搬了出來,到了徐氏身邊服侍。
    云昌衡聞言便贊許的點了點頭,不吝嗇這些財物,照顧庶出的妹妹,云彥芷的確是做長姐的料子。
    周媽媽又道:“三姑娘那邊……她病的厲害,昨日顧太醫問診后,說不可隨意挪動!
    云昌衡的面色便有幾分不虞,他看了一眼身邊的徐氏,徐氏卻是眼觀鼻鼻觀心的靜默不語,只一心一意的吃著自己的飯。
    他明白妻子的意思,此事云彥茉定然是參與了的,她如今不干涉自己的決定,已經是對自己的尊重了。
    而自己,也要拿出相應的尊重給妻子。
    他將手中的筷子放下,問周媽媽:“顧太醫可曾說大約要將養多長時間了嗎?”
    周媽媽面色有些無奈:“太醫說了,至少也要養個半年!
    云昌衡沉思片刻,道:“那半年之后,便將她送到蒼山的莊子上去,對她嚴加看管!
    周媽媽應了句是,便打算退下。
    周媽媽剛要出房門,卻聽到背后有人喚她,她扭頭一看,卻是徐氏叫住了她:“老夫人那邊,可有什么動靜?”
    周媽媽看了她,斟酌著道:“昨天老爺走后,老夫人便稱病了!
    徐氏心中有了數,正如他們所料,何氏這是要暫時收斂鋒芒了。
    飯正吃到一半,卻聽見月桂走了進來通稟道:“徐家老太太和老爺來了!
    徐氏頓時便是一驚,她顯然是沒想到母親在接到信后,這么快便過來了,而且,還拉上了自己作為徐家掌門人的親哥哥。
    聽到母親和兄長來了,徐氏連飯也不吃了,將筷子撂到了一旁,便起身去迎接哥哥母親,云昌衡知道自己勸了也是白勸,只得跟著妻子往外院走去。
    倒是徐老夫人,見到自己女兒挺著肚子急匆匆的出來迎她,反而有些責怪的意思,聽到徐氏飯剛吃了一半,她忍不住對徐氏道:“飯也不吃完便跑過來了,你現在最要緊的是孩子,娘還能跑了不成?”
    聽她話說的有趣,徐老夫人身邊的徐煥庭,也就是徐氏的大哥,不由得笑了笑。
    這徐煥庭正是徐家如今的家主,徐老太爺年邁,過了耳順之年便撒手將一切生意交給了兒子,這些年徐家生意也是越做越大。
    徐煥庭雖是生意人,卻是位少見的儒商,他當初也是得了舉人的功名在身,但因為志不在官場,最終還是退而經營自家的生意。
    徐煥庭便笑道:“好了,有什么話進屋邊吃邊說!
    見徐老夫人與大舅子并沒有緊繃的神色,云昌衡方松了一口氣,道:“岳母與舅兄還未用飯罷,正好我命廚房再做幾個菜,我們一道用!
    徐老夫人本是對這個女婿有幾分惱的,雖然盧氏沒能成功,但畢竟女兒在云家受了欺負,徐老太太總覺得是云昌衡這個做丈夫的沒能將妻子護好,便又幾分遷怒。
    但是,俗話說伸手不打笑臉人,況且此事這個女婿處理的也還算妥當,她便道:“罷了罷了,我這老婆子也餓了,便不與你計較了!
    云昌衡早年做官的時候,岳家助他良多,故而徐老太太與這個女婿也從不繞著彎子說話,喜怒全都擺到臉上。
    云昌衡明白這是岳母不再計較的意思,便笑著將他們迎進了積瓊院。
    吃飯的時候,云昌衡也撿了好些好話去說,又關照了一番幾個外甥,徐老太太見女婿兒子女兒輪番的逗她開心,面上也繃不住了,便問云昌衡道:“罷了,既然那送魚的姨娘已經削了發,便也不與她計較了!
    徐氏這才舒了心,知母莫若女,徐老太太的干練潑辣她可是極清楚的。
    卻聽得徐老太太又問道:“只是,盧氏肚子里的孩子生下來后你打算怎么處置?”
    徐氏不等丈夫開口,便道:“那孩子定是不可能給婆母和那盧氏帶的,待他出生后,我也到了臨盆的時候了,到時候定然是照顧不來兩個孩子的!彼戳艘谎勰赣H的神色,道,“我與檀林商量過了,這孩子出生后,便先讓郭姨娘養著。橫豎男孩子過了十歲,便要到外院住的!
    徐老太太卻是知道郭姨娘這個人的,郭姨娘性子木訥,為人老實,讓她撫養這個孩子,徐老太太是放心的,便點了點頭。
    飯罷,徐老太太拉了徐氏去了內間說私房話,云昌衡便在外間與徐煥庭閑聊起來。
    兩人先是說著如今的朝政局勢,說著說著,云昌衡想起徐氏曾與他說過的,徐家有意投資海運的事,便問起了徐煥庭。
    徐煥庭笑道:“不過是前些日子得了些風聲,聽上邊的人說,朝廷有意在天津開啟互市,也不知道是否可靠?”
    云昌衡從前在在廣州的時候,便管的就是市舶司,掌大周內外船只貨物進出的,在這方面自然再清楚不過了。
    云昌衡如今身居禮部侍郎,對這些事自然是十分熟悉,便點了點頭,笑道:“上頭的確有意要再設一處通商港口,但設在何處,如今禮部工部和內閣的幾位大人們還在商議中!彼戳丝慈粲兴嫉男鞜ㄍ,又道,“依我看,此事倒不必太過著急!
    兩人正說到這里,卻聽見月桂走進來通稟道:“二姑娘得了信,過來拜見舅舅呢!
    手機飛庫小說網m.xcbookba.com

本文網址:http://www.069228.buzz/xs/332/332699/8167393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www.069228.buzz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网上gpk钱龙捕鱼怎么样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