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庫小說 > 都市小說 > 重生之寄心海上云 > 正文 第29章 陳沁雪

正文 第29章 陳沁雪

推薦閱讀:頂級棄少、南明第一狠人、穿越全能學霸、五代大梟雄、特工狂妃:殘王逆天寵、幻想世界新篇、帝師大人,你娘子太毒了、當碧藍航線和少女前線相遇、武神碎影、萬界鴻蒙道主、

    云彥芷自然是察覺到了何氏的目光,見她目光中露著幾分寒意,云彥芷卻是和沒有察覺到一般,對自己的祖母卻是斂唇一笑。手機飛庫小說網m.xcbookba.com
    她穿著天青色挑線云紋的薄紗褙子,頭上插著一支翡翠攢珠步搖,打扮的貴重又不失清爽雅致,這般淺淺一笑,倒似是風中的白蓮搖曳生姿,令人心曠神怡。
    彭氏眼前一亮,笑著去拉云彥芷的手,親熱道:“阿芷今日倒是打扮的極是好看”,見她手上除了個南珠戒指,光禿禿的沒有戴東西,彭氏竟是摘下了自己手上的一對羊脂白玉的竹節紋鐲子,塞給她。
    彭氏笑著道:“你穿這一身,要配上羊脂玉的鐲子才好看,我這對鐲子正好配你呢!
    云彥芷有些吃驚,忙推辭不要,彭氏又笑道:“你這個年紀戴白玉的才好看,像我現在快三十歲的人,戴這白玉鐲子反而稱的我雙手焦黃,卻是不如戴翡翠的了!
    云彥芷聽她這般說,心下越發的惶惶不安,倒是一旁的云彥菁“嗤”的笑了一聲,道:“既然給了,二妹妹便拿著罷。長輩賜,不可辭,這道理妹妹可懂?”
    云彥芷聽她說話陰陽怪氣的,但礙于在這么多人面前,她卻是不好當面反駁云彥菁,只得暫且忍下了。
    彭氏卻似是沒感受到她們二人之間的不對付,見云彥芷收下了那鐲子,便笑著喚來了丫鬟,引她們去戲樓那邊聽戲。
    云家的女眷走到戲樓的時候,戲已經開場,臺上唱的是一出《叩當》,最是戲謔不過,臺下的夫人小姐們都是笑的前仰后合的。
    云彥芷雖然不愛看戲,但這種逗樂子的戲謔戲她亦是很喜歡,便尋了一出角落匆匆坐下了。
    旁邊坐著的小姐笑的極是開心,一邊不錯珠的看著臺上,一邊喝著茶水,見演到那劉二去叩當鋪門的時候,那小姐竟是笑的手沒了力氣,手上的茶杯頓時一歪,灑到了地上,濺的她的衣裙和云彥芷身上滿是茶漬。
    那小姐極是抱歉的樣子,忙轉過頭去看云彥芷,一邊將手中的手絹遞給她,一邊口中不停地道著歉。
    云彥芷卻是在看到她臉的那一刻便怔住了,那人竟是陳沁雪。
    見她越擦越亂,站在陳沁雪座椅后的一個丫鬟便輕聲問道:“兩位小姐,奴婢帶你們下去換身衣服可好?”
    陳沁雪見她們兩人的衣服實在不成樣子,只得答應了那丫鬟,她站起身悄悄走出去的時候,仍是依依不舍的看了一眼戲臺子,極是不愿錯過的樣子。
    云彥芷不由得覺得有些好笑,陳沁雪的性子真是絲毫未變,嫁人后她也是這個樣子,見到喜歡的便走不動道了。
    隱隱又覺得有些羨慕,畢竟有幾個女子能夠再嫁人后還能保持著做姑娘時的性子呢,除非是過得極順心的。
    那丫鬟走在兩人前面,云彥芷與陳沁雪一邊走著,一邊聽著陳沁雪道歉。
    “這位小姐,當真是不好意思了,我戲看的太入迷,竟是一時失手,污了你的衣裙!
    云彥芷卻是不甚在意的笑笑:“無妨,我知道你也是一時不小心,不過是件衣服,換過就好了!
    陳沁雪見她性子溫和大度,沒有一般人家小姐那種因為自己污了衣裙而糾纏不休的舉動,不由得心生感激,便問道:“你是哪家的小姐啊,我好像從未見過你!
    云彥芷笑了笑,輕聲道:“家父乃是禮部侍郎云昌衡,我在家中行二!
    陳沁雪卻是瞪大了眼睛,道:“原來你就是那個破了我燈謎的人!”
    上元節的時候,陳沁雪出了那個“天”的燈謎,難倒了一群攀富貴的男子,倒是讓個路過的小姐給猜出來了。陳沁雪當時亦在逛燈會,聽小廝說她的燈籠被人贏走的時候,云彥芷早就離開了。
    云彥芷卻是莞爾一笑,道:“對,正是在下!
    她學了男子說話,那話說的俏皮,逗得陳沁雪不由得也是一樂,她細細的打量了一番云彥芷,道:“我那燈謎出的促狹,家仆給我稟報說是一個小姐解出了我那燈謎時,我還以為是個和我一般調皮性子的小姐呢,沒想到,竟是云小姐這般的大家閨秀!
    她語氣中帶上了幾分親熱,見云彥芷莞爾,又好奇的問道:“云小姐能不能告訴我,你是如何破的我那燈謎的?”
    云彥芷便將自己去喝茶,從而被那茶水中典故啟發,猜出了燈謎的那一段與她詳詳細細的說了,陳沁雪倒也不甚在乎自己燈謎被猜出來的事,倒是對那茶頗為感興趣。
    她好奇的問道:“那茶樓可是在神木廠大街的轉角處?我卻是從未去過!
    云彥芷見她感興趣,便細細的與她說了那茶樓的所在,又道:“你若是找不到,下次我便領你一塊去就是!
    陳沁雪明白,這般邀約便意味著云彥芷是想要與她深交的,她笑的甚是開心,道:“好啊,我這人最是疲懶了,索性也不費力去找了,等下次你帶著我一塊去!
    她又算了算時間,道:“過幾日便是七夕了,這一天與上元一般,咱們京城的女孩都會出去玩,家中長輩也是不能管束的。那一日,不知云小姐可能帶我去飲一杯那茶?”
    云彥芷本就想要與陳沁雪成為朋友,見她主動定了時間,自然更加高興,便道:“那便說定了,七夕的時候,我便帶陳小姐去品一品茶!
    陳沁雪笑的眉眼彎彎,便主動去拉云彥芷的手,又道:“嗐,莫要喚我陳小姐了,我的名字是沁雪!彼壑樽愚D了轉,問道,“不知你喚做什么?”
    云彥芷笑道:“我叫彥芷!
    陳沁雪眉眼彎彎,笑道:“真是個好名字,蘅芷清芳,與你稱極了!
    云彥芷亦是笑著夸了陳沁雪的名字。
    這么一來回,兩人頓時親熱了不少,一路說著話,便走到了明家的一處院落門前。丫鬟給她們尋來了衣物,兩人匆匆換過了衣服,因陳沁雪惦念著那戲,便又忙不迭的回到了戲臺那邊。
    那一出《叩當》在兩人回來后,已經演完了,陳沁雪不由得大失所望,戲臺又重新開幕,卻是演的一出《麻姑拜壽》,尋常人家做壽時定然要唱的壓軸大戲。
    這出戲眾人都看老了的,陳沁雪看的無聊,便與身邊的云彥芷湊在一處,說著悄悄話。
    陳沁雪問道:“你今日可是隨你母親來的?”
    云彥芷輕聲道:“家母有孕在身,我是跟著祖母一并來的!
    那個扮作麻姑的戲子唱的咿咿呀呀的,好不熱鬧,陳沁雪不由得抬高了聲音,問道:“你大姐姐可是一并來了?”
    陳沁雪與云彥菁打前世起便不對付,云彥菁嫌棄陳沁雪性子粗直,不夠風雅。而陳沁雪卻覺得云彥菁架子大,為人驕縱,也不愿與之來往。
    云彥芷想到前世她出嫁后,彭氏宴請她們這些關系相近的女眷,兩個人明明坐在一桌上,卻是連看都不看對方一眼。
    她想起前世這兩個人互相擠兌對方的傲嬌樣子,便覺得好笑,道:“祖母去花廳那邊打牌去了,大姐姐只怕正陪著祖母呢!
    陳沁雪這才舒了一口氣,見云彥芷一臉好笑的看著她,她臉上不由得有些尷尬,道:“額,你別看我躲著你大姐姐,但我們從小一起長大,其實是十分相熟的!
    云彥芷笑了笑,卻是未拆穿她的話,只是道:“我明白!
    陳沁雪見云彥芷的笑容有幾分了然,便知道云彥芷和她這位大姐姐也不是很對付。但她明白疏不間親的道理,便沒再說什么。
    待這一出《麻姑拜壽》唱完,便有下人來通報宴席已然準備好了,戲班子便暫時歇了表演,讓眾位小姐夫人移步去用膳。
    這次明老夫人辦的乃是六十歲的整壽,明府上除了前來拜壽的女眷,還有一眾男客前來,皆是由明靖珩與明澤效在前廳照顧著。
    若不是知道這次明靖珩忙于應付旁人,云彥芷也不愿意來明家。
    用膳時,云彥芷姐妹三人被陳沁雪拉到了另一桌去,未與云彥菁與何氏同桌。那一桌全是十四五歲的少女,與云彥芷年齡相仿。
    年輕女孩子們坐在一處,說說笑笑,極是容易熟絡起來,況且云彥芷性子可親,又有陳沁雪這個為首的引薦,極快便打入了圈子里。
    坐在陳沁雪左手邊的乃是大理寺少卿王大人的嫡長女,鵝蛋臉,身材豐腴,生的一對細長的丹鳳眼,看上去極是嫵媚,她看著云彥芷手上套著的鐲子,笑道:“云二姑娘這一對鐲子水頭真是好,潤澤滑膩,一看便是戴了好些年的老玉吧!
    云彥芷對這對鐲子沒怎么細看,畢竟也是剛剛到手的東西。王小姐說了,她才注意起這對竹節紋的羊脂玉桌子來。
    這一對鐲子的確是戴了好些年的,外表不像新鐲子那般的光亮,白如截肪,細膩溫潤,的確是難得的好玉。
    “唉,若我出嫁時壓箱底的能有這么一對鐲子便好了!
    說話的乃是泰安伯家的齊小姐,她家中姐妹眾多,便極是擔心自己的嫁妝。
    陳沁雪便笑道:“哎呦,我的好嫂嫂,若你少了好東西壓箱底,我哥哥還能看輕了你不成?他若是敢,我便告訴我娘去,讓她給你撐腰!
    這齊小姐乃是與陳沁雪的兄長定的親事,將來可是要做陳沁雪嫂子的。
    聽到陳沁雪提到自己未來夫君,齊小姐不由得臉上一紅,她們兩個交情甚好,齊小姐便扭捏著道:“你真是的,我不理你了!”
    這一桌上頓時笑做一團。
    坐在正中央的明老夫人見她們幾個小姑娘聊得開心,便看了一眼坐在何氏邊上的云彥菁,見她孤零零的,身邊也沒個年紀相仿的女孩子,便勸道:“阿菁,你看她們聊得多開心,你年紀輕,不用陪著我與你祖母,也去尋小姐妹們說說話!
    云彥菁與陳沁雪不對付,看見陳沁雪和云彥芷都坐在那一桌,下意識便搖頭推拒:“我在這邊陪著您和祖母就好!
    手機飛庫小說網m.xcbookba.com

本文網址:http://www.069228.buzz/xs/332/332699/81673939.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www.069228.buzz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网上gpk钱龙捕鱼怎么样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