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庫小說 > 都市小說 > 重生之寄心海上云 > 正文 第37章 番外 南柯 三

正文 第37章 番外 南柯 三

推薦閱讀:不配II、最強特種兵之戰狼、絕世劍帝、女配她成了大佬、帝道獨尊、噬天龍帝、都市魔尊奶爸、海賊之血旗天下、賞金獵手、魔王不必被打倒、

    (七)
    第二日,他卻是沒有來。手機飛庫小說網m.xcbookba.com
    他說好的明日來看她,終不過一句空話。
    她看著院子里的太陽從薄暮晨光到夕陽西下,心似乎也隨著那太陽光漸漸冷了下去。
    三年了,他是不是厭倦她了?擺晚飯的時候,他身邊的小廝方才進來通稟:“五爺被四皇子留住了,請夫人先睡,莫要等了!
    那小廝得不到她的回應,終是悄悄退了下去。她看著桌上冷掉的菜肴,眼淚大顆大顆的掉下來,落進碗里的粳米粥里,濺起小小的漣漪。
    他終是厭倦她了,不愿再敷衍她了。
    至此,她極少再踏出門去。他也來的不多,除了初一十五在她這邊坐一會,兩人再沒有別的見面的機會。
    縱然他來了,她也總是尋了借口避開他去。一來二去,他也不再愿意來了。
    在下人眼中,她不過是個占著明五夫人位置的不相干的人罷了。畢竟,她也時常聽到下人議論五爺與亂玉軒那位是多么的恩愛繾綣。
    直到這一年的中秋節,英國公與其長子明澤效大勝回朝,一家人有近三年未曾團聚了,便在正廳設了私宴。
    彭氏特意到了闊云堂這邊來請她,她推辭不過,只得出了闊云堂。
    明家的大少爺明澤效她是第三次見,這人一直都在任上,她也沒什么見他的機會。但那人卻是與英國公的氣質截然不同,身上沒如寶劍出鞘般的鋒芒,只覺得沉穩堅毅。
    見到許久不見的侄子,明靖珩卻是有些尷尬的樣子,兩人互相看了對方一眼,沒說什么,只默默的撇過了頭去。
    彭氏看到這一幕,卻是心中有數的。她當初本是屬意云彥芷嫁給明澤效,做她的兒媳的,明澤效也是點頭同意了的。誰知道,后來半路殺出來個明靖珩,硬是看上了云彥芷,明家老夫人心疼幼子,只得改聘了云彥芷做明靖珩的媳婦。
    不過當時,明靖珩并不知道彭氏的盤算。
    知道云彥芷嫁給自己叔叔后,明澤效人在邊疆,也沒說什么。
    只是后來,明靖珩不知打哪里知道了這件事,兩個原本親如手足的少年人,卻是因此而有些生分了。
    (八)
    明靖珩坐在她的身邊,他們已經是近兩個月未見了,這些日子,她一直躲著他,而他又忙的日日腳不沾地,也沒時間去與她靜下心來談一談,化解兩人之間的誤解。
    他給她夾了一片桂花糖藕,那是她最喜歡的菜式。而她卻是道了句謝,直到吃完飯去更衣,都沒有動那糖藕。
    但他仍是不怕的,他們之間經歷了那么多,又有阿綾這個女兒。今日又是十五,今晚她定然是不能再躲著他的,萬事說開了,只要她信他,他也信她。
    他們兩個人的心是在一處的,又有什么挺不過去的?
    明日又要前往廣州一帶,陪同四皇子驗看水軍,這一去至少是一年的時間,他心中謀劃著一會該怎么和她解釋。
    怎么也應該在他離開前,與她分說清楚。
    飯吃到一般,云彥芷便借口去更衣,離了席。明靖珩坐在原地等她回來,過了一會,卻見彭氏身邊的大丫鬟岫云跌跌撞撞的跑了進來,瑟瑟發抖的跪倒在地上,道:“大少爺和五夫人……求夫人快去后罩房那邊看看!”
    明靖珩只覺得耳中一陣輕輕的鳴叫,待他反應過來時,眾人已經皆不在屋里了。
    他匆匆走到后罩房,卻見云彥芷坐在地面上哭泣,而彭氏卻是站在一旁一句句的唾罵著她。
    他看到她的樣子,只覺得心都在顫抖,她衣衫不整,腰帶胡亂的系著,儼然一個被捉奸的婦人。
    他不由得抬頭去看一邊站著的明澤效,卻發現明澤效亦是在看著他,眼神中帶著一絲輕蔑。
    明澤效雖然中意阿芷,但是阿芷卻只見過明澤效不過幾面,兩人又怎么可能偷情?就算偷情,又怎么可能選在這么個時候?
    不過是更衣那么一小小會的功夫?除非是一點腦子沒有的癡兒才會去偷情?
    明家,只怕是出了內鬼了。
    他如今疲于奔波朝事,又怎能護的住她,一時間他心上閃過好幾個法子,卻終究是一一否定了。
    彭氏卻還是站在一旁,見到他默然不語,便道:“這般失節之人,我明家是斷然容不下了,不若送到蒼山那邊的廟里……”
    他心中覺得惡心,沒想打彭氏打的竟是這么個主意,斷源截流,直接要毀掉她。
    他聽到自己的聲音,將彭氏的話打斷,卻毫無一絲波瀾:“云氏婦德有失,日后禁足于闊云堂,為婆母日日抄寫經!
    她終是不再對他解釋,看著他的目光再無一絲的波瀾,沒有愛,也沒了恨。
    他知道此事是彭氏和蘭芝一手策劃,但他明日便要開拔去廣州,又如何有時間將一切都料理周全?
    趁著夜色,他派人將阿綾送到了謝家,謝知頤夫婦二人雖是訝異,卻仍是將阿綾留了下來。
    第二日他上船之前,下人們正在搬運他的行囊,他卻聽到一聲怒喝,從身后傳來。
    是徐冠橋,徐家如今新的掌門人,來為他的表妹打抱不平。徐冠橋與他也是曾一起深夜走過馬的朋友,而如今,徐冠橋的拳頭砸在他的臉上,看著他淡然的臉,徐冠橋只說了一句話:“你若還有點良心,就休了她,讓她離開!
    他這才抬頭,眼中的光如餓狼一般,兩人這才大打出手,割袍斷義。
    但徐冠橋走后,他竟是生出了一絲感激,他雖囑咐了自己信得過的下人,又買通了看管她的婆子。但他心中仍是放心不下,他這一走,遲早要一年的功夫,人走茶涼,明家的內務又掌控在彭氏和蘭芝手中。
    但如今,他和云家雖然不在京中了,但至少徐家還在天津衛,雖然風雨飄搖,但好歹,總有一個能為她打抱不平的人在。
    她的日子,也能好過些。
    (九)
    到達揚州的時候,他得到了她的來信,自她被關起來后,他也命人給她偷偷傳過信,可是卻被彭氏截了下來。
    這封信卻是不知怎么到他手上的。
    他焦急的展開信封,信紙是上佳的澄心堂紙,這種紙極是貴重,見她能用的了這種紙,他懸著的心先是放下了,待看到那信上的內容后,他卻再也說不出話來。
    那是她親筆寫下的和離。
    “情愿立此休,任其改婚,永無爭執?趾鬅o憑,自愿立此約為照。1”
    那字他看的有些不清晰,待他晃過神來,卻發現原來是自己的手在抖。
    他打小學劍,十歲的時候,虎口崩裂了都能握緊劍柄,此刻,卻是怎么也握不住那一張小小的信紙。
    他將那信紙撕的粉碎,但待他撕盡那紙后,卻是忍不住的流下淚來。
    從小父親就教導他男兒有淚不輕彈,自己將來是要做將軍的,萬萬不能露出軟弱的一面。
    他那一夜睡得渾渾噩噩,腦子里面走馬燈般過著他們的從前,一會是笑的時候,他們初次見面,她偷偷塞進袖中的那一顆飴糖;一會是洞房花燭夜的時候,他挑起蓋頭,蓋頭下的人卻是蘭芝。
    他驚得跑出屋子,卻發現,屋外的人全是四皇子黨的大臣們,一個個的,光怪陸離,穿著各色的官服,向他報喜。
    醒來的時候,卻是發現自己頭昏昏沉沉,他用手背碰了碰耳后,卻發現燒的厲害。
    大約不常生病的人,偶一得病就會極是兇險,他這場病纏綿了大半個月,直到船行至金陵,方才痊愈了。
    手機飛庫小說網m.xcbookba.com

本文網址:http://www.069228.buzz/xs/332/332699/8167394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www.069228.buzz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网上gpk钱龙捕鱼怎么样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