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2章 游園

推薦閱讀:危險關系:狼王大人,輕點咬、星際淘寶網、娛樂之華娛第一巨星、因為慫所以把san值點滿了、我有一枚合成器、穿越蠻荒:找個族長來種田、迷蹤諜影、唐朝貴公子、我真的是個內線、我真不是學神、

    劉氏為人端正,最是有一說一,有二說二的。手機飛庫小說網m.xcbookba.com何氏聽到她這么說話,面上不由得浮現出幾絲不悅。
    自己給孫女撮合優秀的少年郎,她這個做母親的居然還拖起了后腿。她不由得又想起了從前自己想為云彥菁和明靖珩將婚事確定下來時,劉氏那一臉的不贊成。
    當時劉氏是這么說的,明家五爺性子太過跳脫,阿菁性子驕矜,兩人恐非良配。
    想起舊事,何氏頓時面色陰沉下來。
    她本欲出言訓斥一番劉氏,但想到劉氏是個極古板的人,此番她又占著理,自己若是訓斥了她,只怕她會搬出許多大道理來和自己抬杠。
    何氏陰沉著臉,一邊的云彥菁卻是難得的懂事了一回,在母親和祖母之間和起了稀泥:“既如此,不如表哥來的時候,便叫三妹妹陪著我一起吧!
    云彥芷聽到這個“三妹妹”不由得便抬起了頭看向云彥菁,云彥菁不閃不躲,亦是回看著她,目光中帶著幾絲的挑釁。
    云彥芷卻是一陣無語,云彥茉殘害嫡母的事如今已是蓋棺定論了,連下人都知道她不過是靠著服毒才能死皮賴臉的留在云府。
    就算云彥菁強行將云彥茉留下了,云彥茉也不過是秋后的螞蚱,沒幾天可撲騰的了。
    于她,只不過多了個礙眼的而已。
    劉氏覺得十分不妥,正待開口,卻被何氏打斷了,卻聽得何氏道:“就這么定下了!
    云彥芷和劉氏一同去了看戲的戲樓那邊,走到半路,劉氏嘆了一口氣,方道:“阿芷,你大姐姐做事糊涂,你莫與她計較!
    云彥芷卻是一笑:“大伯母不必與我多做解釋,阿芷只求大伯母一件事,求大伯母將茉姐兒看住了,莫要讓她做什么不好的事出來!
    劉氏聰慧,是個一點就通的性子,她一面心下暗嘆云彥芷處世周全,一面笑著點頭道:“你放心,茉姐兒的請安是一早就免了的,瓜田李下,她沒什么機會接近棠哥兒和弟妹。我這邊也多多管束你大姐姐,想必出不了什么紕漏!
    與聰明人說話極是簡單,云彥芷點了點頭,笑道:“那便請大伯母費心了!
    戲樓那邊極是熱鬧,如今上京的女眷圈子喜看戲,故而家家都修了戲樓,更有些癡迷此道的家族還養了許多戲子在自家園子里,以便能夠時常聽得到自己喜歡的。
    云家倒是沒人喜歡這個,故而這次云彥芷是從外面請的班子,她也從不吝嗇錢財,請的乃是京中叫價最高、最有名的隆慶班。
    這隆慶班的班主乃是上京最知名的青衣梅玉鸞,而如今隆慶班和梅玉鸞都沒達到巔峰,再過兩年,太后壽宴時,這個梅玉鸞可是被皇上招進宮中獻唱的。
    那時她剛剛嫁給明靖珩,封了四品的恭人,太后壽宴,她隨著明老夫人進宮,方聽了一回,的確是昆山玉碎、香蘭泣露。
    臺上唱的是一折牡丹亭中的《游園》,臺下的夫人小姐們都聽得入了神。云彥芷悄悄的坐到了陳沁雪身邊,陳沁雪竟然未曾發覺。
    一曲終了,陳沁雪仍在回味著,云彥芷便笑著去掐她的臉:“你這丫頭,竟然聽得癡了!
    兩人打鬧了一陣,如今已然是快到正午用飯的時候了,云彥芷還有要趕著去查看一番廚房準備的如何了,便暫且別了陳沁雪,帶著雪霽悄悄地離了場走向后院的廚房。
    到廚房那邊時,一應菜肴已然準備妥當,周媽媽站在廚房里督促著許大娘將先上的幾道小點一一的擺好了盤,又叫云彥芷一一過了目,丫鬟們便魚貫而入,將菜品小心翼翼的端了出去。
    這次是云家做東,故而云彥芷也沒顧得上好好吃飯。飯罷,何氏前去更衣,云彥芷好不容易閑了下來,陳沁雪便和她咬耳朵:“早聽說你家的園子是咱們京中的四大名園之一,最是古拙素雅,不知今天可能去看一看?”
    陳沁雪此次前來是跟著她的祖母一道來的,但是在座的老夫人中除了陳老夫人,明老夫人也是在的,陳老夫人去了的丈夫是之前的閣老,死后封了一品成公,若論品階,自然是陳老夫人高些。
    但明老夫人雖然品階上矮了一頭,其子英國公可是握著大周大半的兵權的,可謂是大周的中流砥柱一般的人物,況且云家明家又是世交,陪同兩位老夫人一起游園,這個度若是一時掌控不好,恐怕就要得罪人。
    陳沁雪自然是沒有想到此處,但坐在她身邊的齊小姐卻是明白的,便有些憂慮的看著云彥芷。
    云彥芷卻是微微一笑,似是從未想到這一點般:“既然你有這個興致,我是做東道主的,又怎么敢不答應呢?”
    陳沁雪便哈哈一笑,一眾的夫人小姐們便隨著云彥芷一道逛起了這抱樸園。
    如今恰是初秋時節,抱樸園中雖無什么花兒朵兒盛開,但云彥芙云彥蕖所住的南山堂正是最好的時節,南山堂邊上種滿了各色菊花,偶點綴著栽了幾棵桂樹,有風吹過,桂花便簌簌如雨落下。
    南山堂本是坐落在抱樸園的北邊,仿的是鄉村田園之景,故而也沒想別的院落一般砌著圍墻,只修了木頭的柵欄,上面爬著女蘿和夕顏花,迎著那邊園中的假山,倒是的確有一番清幽之氣。
    云彥芙與云彥蕖乃是此處的主人,便一個陪著明老夫人,一個陪著陳老夫人,將眾人迎入了院子里,只見正門上懸著一塊匾,上“欲辨忘言”四個篆大字。
    那字剛勁,別有一番的古拙意味在其中,明老夫人是最好法的,看見那字,不由得對沈老夫人笑道:“老姐姐看看,這匾上的字提的當真是好!
    云彥芷聞言,卻是微微一笑,云彥芙卻是心直口快地笑道:“這可是我們二姐姐提的匾呢!
    眾人聽聞,皆是大吃一驚,一是驚嘆于云彥芷小小年紀竟然寫得一手好字,而是疑惑于云家竟然將提匾這么重要的事交給一個尚未及笄的女兒家去做。
    云彥蕖便笑著解釋道:“本來這處因為種的花卻是秋天的花,所以喚作秋容院,但后來父親覺得這名字不好,便說要換個名字!
    云彥芙面上帶著笑,容色中帶上了一絲調皮:“二姐姐當時說我們這里地處園子正北,依稀可見南邊的葳山,讓她想起陶淵明的悠然見南山來,便改名叫了南山堂!
    眾人皆是驚嘆于云彥芷在家中的地位,給妹妹的院子改了名,家中長輩還允許她來提匾,不是極看重的女兒,絕對是做不到這一點的。
    家中有適齡子侄的夫人們不由得又掂量了一番,卻聽得云彥芷笑道:“本來父親是打算親自來為此處起名提匾的,但奈何我占了先。爹爹便道,‘既然你起了名字,這匾便由你來提吧’,我本是趕鴨子上架的,便只能硬著頭皮寫了這四個字。爹爹看了,許是覺得也還算貼切,便沒再親自提匾!
    眾人看著那字,古樸蒼勁,斷續處又露了一絲風流蘊藉,不是從小的童子功,是定然寫不出這么好的。
    云侍郎只怕不是覺得貼切所以沒再提匾,恐怕是因為云彥芷這字寫的太好,他沒法子提吧。
    眾人感嘆云彥芷的法之外,不禁又感嘆了一番她的家教,剛剛游園一路行來,這位云家二姑娘將兩位老太太照顧的不偏不倚,懂分寸,雖寡言了些,但行事卻是極為穩重大氣的。不由更在心中贊了一句云彥芷好家教。
    明老夫笑著對沈老夫人道:“從前蘇東坡與蘇子由探討法時曾說過,字中上品應當是‘端莊雜流麗,剛健含婀娜1’,這孩子的字,端莊中又帶著一絲婀娜之意,的確是得了精髓了!
    沈老夫人雖然已經年邁,但最是風趣,便笑著攬過云彥芷,夸道:“可不是,我們不如老妹妹學識廣博,若是看到了這句詩,不知出處,說不定便要說這詩是寫給她的了!
    眾位夫人聽了,皆是哈哈一笑,云彥芷亦是笑著道:“老夫人過譽了,阿芷年紀尚青,還是要再練的!
    邊上又有人湊趣,笑道:“看來永昌伯府可是要出個衛夫人了!
    沈老夫人拉來了站在云彥芷身邊的陳沁雪,將兩人的手放在一處,笑著責備道:“日后多和你彥芷妹妹在一處讀寫字,也沾沾她身上的卷氣!
    眾人笑鬧了一番,見為首的兩個老太太都夸了云彥芷,更是在心中高看了她幾分。
    眾人在南山堂中歇了歇腳,便接著逛了下去。
    時值九月,正是秋高氣爽的時候,抱樸園的景致又好,幾個年輕的小姐們便貪玩了些。從南山堂出來,攀過了園中的葳山,云彥芷見幾位年長的夫人眉梢間帶上了一絲倦意,便道:“咱們走了這么久也乏了,不如尋個地方歇歇腳,喝上幾口茶潤一潤喉嚨!
    云彥蕖便笑道:“這處離二姐姐的綠猗堂是最近的,不如便去那邊歇歇!
    云彥芷笑著答應了下來,又叫來雨晴雪霽囑咐了兩句,兩個丫頭便先行抄小道去了綠猗堂。
    眾人沿著小路,緩緩行至綠猗堂外,院子里栽著三顆極高的海棠樹,如今早過了海棠花開的季節,只見得那樹亭亭如蓋,顯得院子格外靜逸,屋子外面的走廊邊上疏疏落落的種了幾從芭蕉,卻是綠的一派盎然。
    眾人進了堂內,只見屋子內干干凈凈,陳設著一整套的紫檀木祥云紋的家具,那紫檀烏得有些發黑,顏色做工皆是上乘。
    堂上懸了一幅潑墨山水畫,極為素淡的顏色,但粗粗的打眼一看,卻是極有氣勢。
    手機飛庫小說網m.xcbookba.com

本文網址:http://www.069228.buzz/xs/332/332699/81673952.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www.069228.buzz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网上gpk钱龙捕鱼怎么样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