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庫小說 > 都市小說 > 重生之寄心海上云 > 正文 第54章 月老廟

正文 第54章 月老廟

推薦閱讀:都市超級高手、機械殺戮主宰、穿越不正經世界、一劍獨尊、從原始人世界歸來、超級醫生在都市、穿書后我成了反派的心頭寶、修羅丹帝、狂兵贅婿、差一步茍到最后、

    從明家回來的馬車上,云彥芙向云彥芷抱怨,說在明家玩的沒意思極了。手機飛庫小說網m.xcbookba.com
    云彥芷卻是不做聲,只捧著手爐,安安靜靜坐著聽她抱怨。明家沒有適齡的女孩子,她們只能坐著陪長輩說話,難免覺得拘束。
    云彥蕖卻是瞥了自己孿生姐姐一眼,道:“四姐姐就想著玩!
    云彥芙面上一紅,犟嘴道:“我是擔心我走了,沒人喂墨雪!”
    墨雪就是云彥芙養的那只小貓,因為背上的毛是墨色的,故而叫做這么個名字。
    云彥芷見她們兩個似又有拌起嘴的前兆,連忙找了個話題,道:“昨兒沁雪給我來信了,約咱們上元一起出去!
    兩個人的注意力果然被她這句話吸引了來,云彥蕖便笑著道:“上次七夕的時候,咱們爽約了,這次可一定要去才好,不然沁雪姐姐可真要生氣了!
    三姐妹又聊了幾句關于上元節那日安排的事,馬車到了云府,便下車各自回了院子。
    這一年的上元較之去年要蕭條一些,邊關正到了緊要關頭,雖然北突厥與大周時常有摩擦,但云彥芷卻知道,這一次的戰事卻是與往年的小打小鬧不同的。
    前世,這一場仗打了近三年,直到她被關起來,還沒有分出個勝負。
    盡管邊關戰事正酣,但京城仍是一片繁華,處處張燈結彩,上京的家家戶戶皆是盛裝出游。若說哪里不如往年,大約也只是神木廠大街街頭的九曲黃河燈陣的占地稍微小了些。
    大周畢竟正值國力昌盛,四海來朝之事,這場戰事,大約連皇帝都沒怎么放在眼里。
    云家的姑娘們這一年仍是井水不犯河水的分成了兩撥,一撥是云彥菁與云彥茉,另一撥則是二房剩下的幾個姑娘。
    云彥芷帶著幾個妹妹乘車到了神木廠大街的牌坊下面,剛剛停下車,便見到陳沁雪掀開了馬車簾子,向她們招手。
    云彥芷笑了笑,帶著妹妹們走了過去,陳沁雪笑著對她們招手道:“快!趕緊上車!再過一會就來不及了!”
    云彥芷有些納悶,正待問她什么來不及的時候,卻看機自己的幾個妹妹已經利索的爬上了馬車。神木廠大街是燈會最熱鬧的地方,設有巡查的官兵,等閑的馬車都是不敢停在這里的。
    此時恰好有一對官兵向她們走了過來,陳沁雪看到后便拼了命的催促起了云彥芷,云彥芷被她催的有些頭暈,也沒多想,就爬了上去。
    其實倒也不用多想,陳沁雪又不可能把她給賣了。
    此時天剛剛黑了下來,神木廠大街兩旁的花燈次第點亮,當真是火樹銀花,直將整條街道照亮的若白晝一般。云彥芙掀起了馬車簾子一角,三個年級小的女孩們便笑著指點評判起了街邊的花燈。
    馬車走動了起來,云彥芷見車并非向人群密集的九曲黃河燈陣那邊走去,便問陳沁雪道:“這是要去哪里?”
    陳沁雪卻是滿面的揶揄之意:“去一個你想去但沒去過的地方!
    云彥芷聞言,卻是“哦”了一聲,便不再理睬她了,似是完全沒注意到她在賣關子一般。
    陳沁雪急的跺了跺腳,拉了拉云彥芷的衣袖,道:“罷了罷了,你這丫頭就知道故意吊著人!”
    云彥芷卻是被逗樂了:“咱們兩個到底是誰在吊著誰?你這人,真是沒道理!
    陳沁雪略帶尷尬的扶了扶自己頭上的簪子,自動的忽略了她這句話,笑道:“我們去城東的月老祠求一求簽如何?”
    城東月老廟的姻緣簽最是靈驗,更何況,上京早有習俗說,上元這天,未成親的女兒家在此處求完了簽,將姻緣繩拴在殿前的梧桐樹上后,從主殿的右側走出月老祠,便能碰見自己今生的良人。
    故而上元這一天,月老廟可謂是人山人海。
    關于這個傳說,云彥芷自然是不信的,她畢竟是再世為人了,怎么也不可能像個懷春少女般去祈求姻緣。
    可惜,她身邊卻有個正當年齡的懷春少女。
    陳沁雪滿面笑容的和云彥芷姐妹幾個講完了這個傳說,除了云彥芙表現出了濃厚興趣之外,其他幾個女孩子都是興趣乏乏。
    云彥茵、云彥蕖年齡尚小便算了,但云彥芷如今也是要及笄的人了,卻對這種事情一點也不好奇。
    還不如云彥芙這個剛剛十一歲的呢。
    云彥芷沉吟了一下,潑了陳沁雪一盆冷水:“我聽說,每年上元的時候,月老祠人都極多,前些年還出過踩死人的事情……”
    若是別的什么求姻緣的寺廟,她陪陳沁雪去便去了,但這一處人實在是太多了些,她們還帶著三個年級尚小的孩子,云彥芷實在是不放心她們三個一起去。
    然而,少女懷春的心思豈是那么容易被澆滅的。
    三個年級小的姑娘聞言,都搖頭說不去了,但陳沁雪仍是一臉急切的搖著云彥芷的胳膊:“去吧,好阿芷,你就不想知道你未來夫婿是個什么樣的嗎?”
    這輩子若無意外,她大約便是定給秦通橋了。
    但是她轉念想到上一世兩家作廢的婚約,心里又覺得不安的很。
    陳沁雪見她面色略有松動,又道:“而且,據說月老祠住持的師弟,也就是匯通大師,如今人在廟中呢,那一位據說可是有天眼的!這等奇人異士,你不想去看看嗎?”
    云彥芷這才一驚,前世的時候,她是聽說這位匯通大師的名頭的。
    她剛剛嫁給明靖珩的那年,宮中出了邪祟,皇上請了多位知名的大師日夜誦經,又做了雨多的水陸道場,都無法將那邪祟去除。
    還是這位匯通大師,也不知用了什么法子,竟是根除了邪祟,后來更是被皇家奉為上賓,做了相國寺史上最年輕的住持。
    她記得,明靖珩最不信鬼神的,但看了這位匯通大師驅邪后,兩人出游時,逢廟必拜。
    云彥芷這才動了去的念頭,她看到一旁的三個妹妹,卻仍是有些猶豫:“阿芙她們……”
    陳沁雪連忙道:“阿芙幾個就留在馬車上吧,留下雪霽照顧她們,定然沒事的!
    云彥芷便點了點頭。
    縱然是知道此時月老祠人多,但當馬車到月老祠門口時,眾人還是一驚。
    月老祠門口的那一條棋盤街,方圓幾里近一里的地方都被擠的水泄不通,不光是有馬車停在此處,更有軟抬小轎,甚至還有牛車停在此處。
    街道兩邊,甚至還有挑著元宵販賣的小販。不少富貴人家的馬車停在此處,許多車夫一邊等著主人,一邊便叫了一碗元宵,坐在馬車梁上,囫圇的吃了。
    云彥芷倒是一副淡定的樣子,畢竟前世的時候,她也是在上元節的時候與明靖珩一同來過此處,對這種陣仗也是見過的。
    陳沁雪卻是嚇了一大跳,饒是如此,她依舊興致勃勃的拉著云彥芷下了車。
    此處離著月老廟有將近一里的距離,路上幾乎是摩肩接踵,人挨著人一般。
    這種情況下若是走散了,便再難找到對方了,云彥芷與陳沁雪便牽起了手,兩人一同向前擠著前行。
    云彥芷一路上只注意著自己腳下,生怕踩到他人,突然陳沁雪的手卻是一松,從她的手中脫了出去。
    云彥芷扭頭看著陳沁雪,卻見她揮著手臂向路的另一旁打著招呼。她不由得向那個方向看去,卻見三個少年站在路的另一邊。
    他們生的高大,比身邊的人高出不少,人群之中,云彥芷一眼便認出了穿著石青大氅的明靖珩。
    許是因陳沁雪的動作有些大,明靖珩亦是招了招手,便拖著他身邊的兩個少年艱難的向她們這邊擠了過來。
    看著明靖珩拉著一臉無奈的謝知頤和明澤效,一點一點艱難的靠近,云彥芷突然有種轉身回馬車上的沖動。
    幾人終于艱難的匯合了,陳沁雪笑著問明靖珩道:“怎么,你不一直說鬼神之說都是荒謬嗎?怎么你也來這邊!”
    明靖珩和陳沁雪也算是青梅竹馬,兩個人顯然極為熟悉,早就習慣了這種互懟的相處模式,他挑了挑眉,道:“我是不在意,奈何有人心中著急,想要問一問月老,只得陪著他過來了!
    陳沁雪知道他說的是謝知頤,她裝作不經意的瞟了一眼明靖珩身旁的少年,強忍著嘴角的笑意道:“總比某些人連問的都沒有的強!”
    明澤效聽到她這句話,卻是覺得有些耳熟,不禁想起去年上元節時,謝知頤懟明靖珩的那一句“有些人連想贏花燈的人都沒有!
    謝知頤也是一改往日懶洋洋的樣子,聽見陳沁雪言語中的維護,滿面的笑意,看著她。
    明澤效見這兩個人有擴大吵架范圍的趨勢,只得出來調停,問陳沁雪道:“陳姑娘,怎么,你一個人嗎?”
    陳沁雪扭頭,卻發現身邊的云彥芷被人群擠到了前面,忙高聲喊了一句:“阿芷!”
    云彥芷不愿見明靖珩,故而剛剛陳沁雪松手時,人群擁擠,她也沒多做掙扎,便任由身后的人把她擠到前面去了。
    這不過是她一時逃避的想法,待陳沁雪將她叫住后,她才發現,自己剛剛這個決定到底有多蠢。
    兩個人坐著同一輛馬車來的,自然要一道回去的。她此刻不見明靖珩,一會也是要見的。
    再說了,她突然被擠走了,陳沁雪難道不會去找她嗎?
    云彥芷的身材在女子中算是高挑的,但此刻人群擁擠,有男有女,倒是絲毫顯不出她來了。明靖珩剛剛只顧著和謝知頤調侃,并未聽清陳沁雪叫的是什么,他順著陳沁雪的目光向前看去,卻是沒找到自己認識的人。
    一旁的明澤效卻是聽得極清楚,陳沁雪與他們從小是一起玩大的,故而與她關系好的世家貴女,明澤效心中也是有些數的。
    名字中帶個芷的,大約也就只有永昌伯府的二姑娘了。
    手機飛庫小說網m.xcbookba.com

本文網址:http://www.069228.buzz/xs/332/332699/8167396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www.069228.buzz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网上gpk钱龙捕鱼怎么样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