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0章 算計

推薦閱讀:遇見剛好的愛情、帶著武館做農女、煞神策、山中田園記、藏謀、魔王比利姆、光之小鎮、鎏心、還有比你更廢的系統嗎、獸世悠然田居、

    春日的晚間仍有些微的涼意,云彥芷緊了緊云錦褙子的衣領,雪霽點著一盞明瓦宮燈走在她身前為她照著亮。手機飛庫小說網m.xcbookba.com
    繞過抱樸園的假山時,云彥芷卻見一個男子急匆匆的從另一頭走了過來,她定睛一看,果然是多日不見的何康輝。
    何康輝見到云彥芷走在前方,便是一愣,自打他和云彥茉的事情被人發現后,他已經很久沒有進云家的內院了,如今乍一見到二房的女眷,竟生出一種羞愧來。
    卻見云彥芷不慌不忙的走到他面前,微微向他一福身,行禮道:“何家表哥!
    何康輝著急著去見母親,只向她略微換了一禮,和她打了個招呼,便打算匆匆走開。
    他走的匆忙,身上的衣襟發出窸窣的聲音,卻聽得身后一片靜悄悄的,絲毫聽不到女子的腳步聲。
    突然,身后響起少女一句自言自語般的嘆息聲:“好好的耳房,為何突然會有人來尋東西呢?”
    何康輝聞言,竟是停下了腳步,呆愣在當場。
    壽山堂內,何氏因著生氣,便一意的打削何夫人的面子,連一般的寒暄都沒有,一上來便興師問罪起來:“你是如何管教兒子的?春闈這等時候還敢這般行事?”
    何夫人聽她沒有責怪何康輝與云彥茉勾搭成奸的事,反而是指責他在春闈之前不守規矩,心下便知自己兒子所言非虛,這個庶女雖然長在何氏膝下,但的確不受重視。
    況且,聽何氏這話,明顯是關心何康輝多于那個庶女,只要何氏站在她這邊,那邊好辦了。
    她賠笑道:“是侄媳婦沒有管教好他,這孩子還年輕,喜歡拈花惹草的……這次冒犯了您家里的小姐,也是我們對不住!
    何氏聽到她將這件事簡單的歸類為冒犯,頓時覺得前些天晚上的那一股邪火不打一處來:“什么叫做冒犯!這么簡單的一句話你便想著把事情抹平了嗎?”
    何夫人頓時變了臉色,她一直以為何氏對這個庶女沒什么感情,不會為她撐腰,于是便想著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將此事一筆帶過便罷了。
    這個庶女敢勾引自己姐姐與自己姐姐正在議親的表哥,這不僅僅是有失教養,可以說是人品性格上有極大的問題了。
    況且她想到兒子給她去的信,何康輝雖然喜愛拈花惹草,但卻是個百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的主。誰知他這次竟然生出了要收云彥茉進房的想法。
    那般品行不端的女子如何能進她們何家的家門?況且她不過是個失勢的庶女,根本帶不來一點的好處,甚至還會給何康輝的前途帶來麻煩!
    她心下氣氛,但畢竟云家占著理,只得忍氣吞聲道:“是侄媳婦說錯話了……”
    何氏見她吃癟,心頭那口惡氣出了些許,面色也稍微緩和了下來。
    卻聽得何夫人頓了頓,語氣變得不再那般恭順,又道:“但是一個巴掌拍不響,這事情說起來,實在是不能只怪康輝一個啊。三姑娘是個女孩子,卻勾引表哥。不顧我家康輝馬上就要春闈,竟做出這等的丑事……”
    “這般的女子,若是在我們江寧,定然是要一條繩子勒死完事的,否則,誰能保證她將來不會再生出什么事端,讓整個家族蒙羞!”
    何氏聽她這般耍賴的言語,將手上的茶杯重重的砸在手邊的小幾上,茶水從杯蓋中濺出,小幾上一派狼藉。
    外間的丫鬟們聽見何氏發怒,頓時都是一個激靈,唯有站在何氏身旁的牡丹面色平靜,甚至面容上依舊保持著一貫的笑容,道:“姑太太這話說的就不在理,奴婢少不得要幫我們老夫人分辨兩句!
    牡丹看了一眼一旁的何氏,見她面上滿是怒氣,卻是微微點了點頭,便又接著道:“您剛剛既然說了一個巴掌拍不響,那自然表少爺也是有錯的。就算我家三姑娘一意勾引,但表少爺難道不知自己將要春闈了嗎?我家三姑娘自幼養在閨中,對這些事情都是一概不知的,一時行差踏錯也是有的。但表少爺就不一樣了,表少爺自幼熟讀圣賢,難道不知與表妹通奸是多大的錯處嗎?”
    屋內頓時冷了場,何夫人的面色冷的嚇人。
    她原先只記得何氏極看重嫡庶,對這個沒有絲毫血緣關系的庶出孫女也不過是面子情。但是她卻忘了,何氏固然不待見庶出的,但卻護短的緊。此事一發生,何氏若是不為云彥茉爭取一番,只怕旁人便會覺得他們云家軟弱可欺了。
    看何氏這一番架勢,似是非要讓云彥茉進門不可了。
    何夫人咬緊牙關,腦子飛速衡量著得罪云家和云彥茉進門的利弊,終于,她服軟道:“親事畢竟是一輩子的事情……此事如今尚且無人知曉,叔祖母且讓我先想一想,待到康輝春闈之后,在做定奪吧!
    何氏看她面色不善,心下想此事絕不是一蹴而就的,不能將人逼迫的太緊了,便點了點頭,道:“那便等到春闈之后再說!彼謱δ档さ,“去二夫人那邊傳喚一聲,叫她給姑太太收拾個院子出來!
    何夫人早早就給何氏去了信,但她竟一直未曾放在心上,連院子都未曾給她收拾好,她面色緊繃道:“不必了,我早就叫人收拾了京中的別院,今晚我便帶著康輝到那邊去!
    何氏卻看了她一眼,道:“也好!
    何夫人剛從何氏所居的壽山堂出來,迎面便碰見了匆匆走來的何康輝,她心中氣惱,但又體諒著兒子將要春闈,不敢說什么重話,只迎了上去,問道:“上京晚上涼,你怎么也不多加件衣服?”
    何康輝面上陰晴不定,匆匆走到何夫人面前行了個禮,焦慮道:“母親剛剛可商量出結果了?”
    何夫人聽到他這句話,以為他是來打探和云彥茉的親事的,頓時氣得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但此時身邊還站著云府的人,她只得按捺著心頭不斷翻涌上來的怒氣,道:“等回了咱們家別院娘再告訴你!
    何康輝卻是一副等不及的樣子,揮手叫那個帶路的云家丫鬟下去之后,忙把母親拉到一邊道:“娘,此事太過蹊蹺,您先莫要輕易答應下來!
    何夫人心中疑惑于兒子態度突然的轉變,卻聽得何康輝又道:“您想想,深更半夜,怎么會有人去那么偏僻的一間耳房尋東西!”
    何夫人如同迎面被潑了一盆冷水一般,她抓住兒子的胳膊,急道:“難不成那個庶女敢設計你嗎?她哪有的那么大的膽子?”
    何康輝扶住自己的母親,輕聲道:“我也不清楚……母親還是派人在云府里打探一番吧!
    他的拳頭握的死死的,牙縫中擠出了一絲聲音:“她若是敢算計我,我定然讓她知道什么叫做死無葬身之地!”
    何夫人來的當天晚上,何康輝便與她一同搬到了城西的何家別院里。春日靡靡,氣候適宜的日子總是過得極快。一轉眼便到了春闈的時候,云家沒有男丁,對這件事倒是不甚關注。
    陳沁雪家中卻是如臨大敵一般,她的二哥今年下場。自打云彥芷的及笄宴之后,陳家便進入了三年一度的警備時刻。陳夫人日日帶著家中的幾個女孩子到廟中燒香拜佛,祈求兒子能夠進入前二甲,整個人都快神經質了,弄得陳沁雪整日提心吊膽,寫了信來和云彥芷抱怨。
    云彥芷坐在小軒窗前,就著晨光讀信,一邊讀一邊笑,從字里行間她便能看出陳沁雪此刻是多么的不耐煩,但下場的畢竟是自己的親哥哥,也只能忍著。
    幸好明日便是放榜的時候,再怎么折磨,也要到頭了。
    “及笄宴上曾告知于我,將于月末前去天津衛一游,歸期可定?盼告知!
    云彥芷的外家徐家正是在天津衛,去年九月外祖母來看望徐氏的時候,便告訴她三表哥的親事定了下來,讓她過了及笄宴后來天津衛觀禮。
    徐三表哥的婚事定在這個月的月底,如今還有半個月的時間,倒是尚且不急,云彥芷想了想,便喚來雪霽研墨,提筆給陳沁雪寫回信。正寫到一半,卻聽得外間一陣騷動,周媽媽匆匆走了進來,道:“二姑娘不好了,三姑娘不見了!”
    云彥芷聞言,手腕一抖,竟是在紙上劃出長長的一道墨痕來。
    她心中惡心的緊,這個云彥茉還真是有法子,何氏排了四個婆子去看管她,她竟還有本事逃出去。
    她穩住心神,問道:“母親可知道此事?”
    周媽媽著急道:“夫人和大夫人一大早便去了秦府,陪著秦家老夫人一同等秦公子的榜,如今不在府里!”
    那豈不是連一個主事的人都沒有了?
    云彥茉跑出去是為什么,她們都是一清二楚,無非是狗急跳墻,想要將這件事公之于眾,好借機嫁入何家。
    周媽媽似是急的失了分寸,問道:“姑娘,可要去秦府上請二位夫人回來?”
    云彥芷道:“等母親回來再處理此事,只怕早就來不及了!”她略一思索,道,“周媽媽,你帶上幾個可靠的家丁,兵分兩路,一路在狀元游街的那邊搜尋云彥;另一路,則去城西的別院里通知何家,讓他們去何家表哥時常去的地方找!”
    周媽媽立刻離開了,云彥芷也沒有坐下,只急急往何氏的壽山堂趕了過去。
    手機飛庫小說網m.xcbookba.com

本文網址:http://www.069228.buzz/xs/332/332699/81673970.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www.069228.buzz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网上gpk钱龙捕鱼怎么样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