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庫小說 > 都市小說 > 重生之寄心海上云 > 正文 第64章 意動 一

正文 第64章 意動 一

推薦閱讀:萬族之劫、夢幻西游之盛世龍吟、星空十二圣、策劃異世界、峽谷之巔、頂級棄少、南明第一狠人、穿越全能學霸、五代大梟雄、特工狂妃:殘王逆天寵、

    三人匆匆上了車,剛剛坐穩馬車便拼命的狂奔起來。手機飛庫小說網m.xcbookba.com那馬車原本極是穩當,但此刻卻與平常人家乘坐的車無異,顛簸搖晃的厲害。
    云彥芷的手抓緊了馬車壁上的木欄,指甲死死的陷進肉里。她聽到自己的心臟瘋狂跳動,那砰砰的聲音似乎響雷一般,但她顧不上去管,頭腦中飛速盤算著接下來的打算。
    那群賊人人多勢眾,而他們這邊不過區區五名護衛而已。
    她不由得責怪起自己,百密一疏,出門前自己想著,京城到天津衛不過二百多里地,馬車走快些不過一上午的功夫也就到了。
    誰知道竟能遇上這種事!
    徐冠橋功夫雖好,但也絕不是可以以一當十的,再加上又有她們三個拖油瓶,他又怎么能護著自己全身而退?
    云彥芷此刻才發現,自己所謂的淡定從容都是在深宅大院那一方窄窄的天地,遇上了這種硬碰硬的情況,除了一張嘴皮子有些用,她竟然什么忙都幫不上,只能坐以待斃。
    馬車跑的再快也終究不如馬匹,云彥芷眼看著與那群賊人的距離一點點被縮近,只得在心中祈禱,若是這些人只是單純求財,那她什么都能割舍。
    但她看著那伙人數眾多的賊人,一個個面上都掛著淫邪、躍躍欲試的笑容,便知道自己的祈求實在太自欺欺人了些。
    馬車被團團圍住,逼迫著停了下來,云彥芷心慌到極點,反而平靜下來。
    老天待自己何其不公!前世她丈夫背棄、女兒離異,活生生燒死在火海之中。這一世好不容易重新來過,一切方才走上自己所期翼的軌道,卻又要落個被賊人擄走的結局嗎?
    她不甘心!她剛解決了仇人,救活了自己的母親,連婚事都有了起色。一切的一切都像她所想的那樣越來越好,難道她便要折在這里嗎?
    身邊的雨晴不住的顫抖著,唇齒間發出咯咯的響聲,云彥芷卻只是死死的抓住了她的手。
    雪霽的手搭在云彥芷的肩頭,她一向冷靜,但此刻眼底分明有淚,云彥芷不語,反手將她的手亦是握住,三人浸透了冷汗的手交疊在一起,似是傳遞了某種令人安定下來的力量一般。
    馬車外一陣喧鬧,有馬的嘶鳴,亦有男人流里流氣的穢語,突然傳來一聲男人的長喝,整個場面一片死寂。
    云彥芷透過馬車的紗簾向外觀察著,只見一個粗壯的漢子騎著馬走到了人群前面,他穿著短打,頭發削的極短,露出肌肉虬結的臂膀。
    那臂膀之上,一道疤痕從他的手腕處直直延伸到手肘,那人身上帶著一種濃濃的戾氣,仿佛傳說中的惡鬼一般。
    徐冠橋的雙眼瞇了瞇,策馬走到馬車前面,形成一種保護者的姿態,他拿著馬鞭的手一拱,問道:“好漢可是磐山狂風寨的姜大當家?在下乃是前去天津衛參加親友婚宴,身上帶了些許財物,若您不棄,在下可雙手奉上,只盼您能讓我等平安離去!
    云彥芷突然想到,從前徐家做生意時,徐冠橋曾經跟著跑過鏢,故而遇上了倒也極為鎮定。
    那領頭的姜大當家嘿嘿笑了兩聲,粗啞的聲音再次響起:“好說好說,小兄弟果然上道!”
    徐冠橋聞言,握著韁繩的手頓時一松,卻見姜大當家拿起馬鞭指著半透的輕紗轎簾□□道:“你叫轎子上的那幾個小娘皮把她們的肚兜脫了扔出來,我們就放你走!”
    那一伙賊人爆發出一陣色瞇瞇的笑聲,云彥芷發現自己的手竟然在忍不住的顫抖。
    她兩世為人,從未聽過這般粗鄙的言語,而且那調笑的對象竟然還是她自己!
    徐冠橋被他的話氣的雙眼赤紅,但他知道此刻絕不能輕舉妄動,否則依他們這邊的情況定然討不得半點好。
    他朗聲道:“在下任在五軍都督府的督事,乃是天津衛徐家的第四子,車中坐著的姑娘乃是當今禮部侍郎的千金!閣下雖然在磐山一手遮天,但與官府和徐家相爭,這生意不知劃不劃得來?”
    那群賊人頓時一凝,徐冠橋以為是自己的話起作用震懾到了這些人,誰知道那姜大當家卻道:“那就更好了!聽說你們徐家已經出閣的姑奶奶做了永昌伯府的侯夫人,這侯門小姐的滋味咱們還沒嘗過哪!”
    他的聲音陡然抬高,吼道:“兄弟們!是不是!”
    賊子們的聲音如一團亂麻,耳邊充斥著男人淫邪的笑聲。
    徐冠橋再不能忍,從馬上躍起,與那姜大當家打成一團,馬車周圍護著的侍衛們紛紛拔劍,與那群賊子廝打在一起。
    云彥芷聽著外面刀劍相擊之聲,唇間上下牙顫栗起來,發出輕輕響聲。
    她死死盯著轎簾,似乎下一刻就會有一只大手伸進來將她糾走一般。
    忽然,她聽到一聲慘叫,轎簾上飛濺起一叢血跡。
    雨晴似是被嚇到了,忍不住驚聲尖叫起來,云彥芷卻是從頭上拔下一根金簪,將那簪頭握在手中,露出尖利的簪柄來,她聽到自己的聲音顫抖著,卻帶上了一種陌生的狠厲。
    “慌什么!大不了還有一死!”
    雨晴似是被她言語中那股戾氣駭住了,只愣愣拔下自己頭頂的簪子。
    雪霽亦是如此,將簪子抵在自己脖頸一側,道:“不管姑娘如何,我們總是陪著您的!”
    云彥芷被她這句話逼出了眼角的淚花,前世不也是如此嗎?她落魄到那般田地,雨晴因為替她辯解而胡亂打發了出去,而雪霽更是留在自己身邊陪她度過了那五年如枯井一般的時光。
    她抹了抹眼角的淚,將手中的簪子亦是抵在頸側,尖利的簪子與血管隔著一層薄薄的皮膚,她笑道:“好,咱們一起!”
    外面的打斗聲漸漸停了下來,云彥芷聽到徐冠橋的叫罵聲響起,隨即便是一聲悶響,再也聽不到他的言語了。
    男人的腳步聲越來越近,云彥芷死死盯著轎簾,轎簾掀起的時候,雨晴忽的一下推開了云彥芷,將她護在自己身后。
    “大當家您瞧,那是個細皮嫩肉的丫鬟哪!”
    “看上去倒是不錯,就是不知道那處的皮肉是不是和她臉上的一樣細!”
    男人們發出陣陣□□,只聽那姜大當家道:“做丫頭的都這么!做主子的還不知道什么模樣呢!”
    “大當家看看不就知道了!”周圍男人起哄道。
    姜大當家的手探入車內,獰笑著直伸向雨晴的肩頭。
    云彥芷被雨晴和雪霽聯手壓在身下,不管自己如何掙扎,她們似是一塊巨石一般,死死的將她護住。
    云彥芷看著姜大當家那只指甲縫中滿是泥垢的手越來越近,眼淚頓時淌了出來。
    雨晴與雪霽,前世她就欠她們良多,今生沒想到還要再次拖累她們。
    她握緊手中的簪子,鋒利的金箔刺入她的皮膚?磥磉@些債她只能來世再還了。
    人群嘈雜中,似有一道聲音破空劃過,姜大當家的手忽的停住,他的雙目一下子瞪得渾圓,猙獰的嚇人,隨機便咚的一聲,向著三人的方向倒了下來。
    云彥芷看到他的后背,正正插著一只白羽箭,箭神沒入了近一半,正中背心。
    那群賊人慌亂起來,頓時無人再去理睬被圍在中間的小小的馬車。
    周圍馬蹄奔騰之聲響起,隨即又是一片刀劍相擊之聲,云彥芷坐起身子,只見轎簾外有血跡不斷濺出,耳邊時不時傳來人臨死前的□□痛呼之聲。
    雨晴見狀,不由得掀開轎簾偷看,只見外間血肉橫飛,但那新來的一伙人穿著兵士的藤甲,極是有速的與那伙山賊打斗著。
    雨晴雖然看見那翻飛的血跡,面色一白,但見占上風的乃是來救他們的軍士們,不由得喜極而泣:“得救了!姑娘我們得救了!”
    馬車外暴風驟雨一般的打斗聲漸漸消止,又一次,男人的腳步聲離著馬車越來越近。
    輕紗制成的簾子上染了血跡,簾子被一只手輕輕撩起。
    云彥芷怔怔的盯著馬車簾子,陽光略微有些刺眼,弄得她眼前一陣恍惚。
    男子的輪廓高大頎長,逆著光線,她突然有些看不清楚,只聽見一個極為熟悉的聲音響起:“沒事了,云姑娘,莫要再怕!
    云彥芷瞇了瞇眼睛,似是要看清他是誰,那男子的手突然伸到她面前,劈手將她死死摁在頸邊的簪子奪過。
    那人將染了血的金簪丟在一旁,他的面容如水墨點就一般,,一剎那在她的眼前明晰起來。
    鬢如刀裁,眉如墨染,她怔怔看著他的臉,心中想到,這人明明是個武將,不知為何,卻總是透著一種令人安心的氣質。
    明澤效向她伸過一只手,他的盔甲上沾上了血跡,有些污濁,而他的眼睛卻是亮的驚人:“莫怕!
    云彥芷看著他的雙銀,愣愣的將自己的手搭在他的手心之上,明澤效略微用力一拽,便將她從馬車中抱了出來。
    她穿著一身鵝黃的衣裙,仿若春日里一只翩飛的蝶,落在他的懷里。
    手機飛庫小說網m.xcbookba.com

本文網址:http://www.069228.buzz/xs/332/332699/81673974.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www.069228.buzz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网上gpk钱龙捕鱼怎么样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