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7章 啞謎

推薦閱讀:高齡巨星、神魂丹帝、超凡俱樂部、寂靜狂想、反刺、罪點之異己、異世界的大懶人、最后一個守望者、至強的心、精靈之幻影主宰、

    因著云彥芷來的那日受了驚嚇,徐老太太心疼外孫女,故而連舅舅傍晚回家時,都沒有讓她前去探訪,只吩咐廚房燉了銀耳蓮子羹,將那銀耳燉的糯糯的,直到銀耳的形狀都看不到了,才親自送了過去。手機飛庫小說網m.xcbookba.com
    探望完外孫女徐老太太又忙不迭的回屋寫信給女兒,信中措辭十分嚴厲,將已經三十多歲的徐氏訓斥了又訓斥,最后又添上一筆,讓女兒收到信后趕快過來安撫外孫女,免得孩子受委屈。
    站在一邊伺候筆墨的劉媽媽不由得嘖舌,老太太一生為人剛硬,對自己的幾個子女也是嚴厲的緊,在嚴母教導下,徐氏和她幾個哥哥都算是成才了。但誰知人至暮年,竟然在這個外孫女身上,頭一次的展現出了一分慈愛,劉媽媽不由得感慨,老話里說的隔輩親,大概就是這個意思了。
    徐老太太將信寫完后交給劉媽媽,她看著劉媽媽糊信,突然冷不丁的問道:“請帖可給那位明公子送去了?”
    劉媽媽笑道:“明公子聽說是咱們府上送的信,還撂下手頭的事來見了奴婢,一直問了咱們表小姐如今怎樣呢!
    徐老太太面上露出絲滿意的笑,她手上攏著迦南木的長佛珠,淡黃色的珠子在手腕上一匝一匝的繞著,她的手指撥弄著珠子,又笑著問道:“他可說了來不來?”
    劉媽媽道:“奴婢說明了來意,明公子當時就和奴婢說他早就想來觀禮了,可是奈何他們明家與表小姐家中關系雖好,但和咱們卻是不怎么來往的,他怕貿然上門會顯得唐突。既然老太太邀請了,他說一定會到,只是知道的倉促,怕備不了大禮!
    徐老太太十分滿意,面上笑出一朵花來:“看來這位明公子說話處事都甚是得體,明日再看一看,若是人品相貌都好的話,倒真真是芷丫頭的良配!
    劉媽媽笑著道:“人品老奴只見了那位一面,不敢隨便說,但這長相的確是絲毫挑不出毛病來,跟咱們表姑娘可以說的上是金童玉女,單就這點而言,奴婢敢打包票,絕對是配得上表姑娘的!
    人都是視覺動物,徐老太太也不例外,再說他們家阿芷生的那副模樣,想要尋個俊俏郎君也不是什么過分的事。
    她滿意的笑了笑,一切且待后日。忙完了孫兒的婚事,再操勞一番外孫女的婚事,雖然勞累,但也是值得的。
    且說京城那邊,徐氏接了徐老太太的信,被信上的內容嚇得面色都白了,生怕女兒心里過不去,也不顧生病的小兒子,連夜就趕往天津衛。
    天蒙蒙亮的時候,到了娘家,徐氏見了女兒,又是好一通的自責安慰,生怕云彥芷受到什么驚嚇。
    云彥芷的確是受了驚,但她好歹也是經過一番風浪的人了,故而還算平靜。雖然如今想起來仍是忍不住后怕,但到底明白是過去的事了,徐家上上下下口風又嚴,定然鬧不出什么涉及到她閨譽的閑話。
    徐氏這么大的反應,倒弄得她有些無奈,只得勸了又勸,徐氏方才止住了。
    第三日上頭,正是四月廿九,易婚喪嫁娶的好日子,徐家的三少爺徐冠梁成親。
    徐氏是天津衛有名的大戶人家,雖然從商,但因是靠行醫發的家,也算是行善積德的富商,在天津衛聲譽極好。
    新娘子家里亦是寶坻的富商,可謂是門當戶對,兩家都是有頭有臉的大戶,排場鋪設的極是華貴講究。
    新郎官徐家的三少爺徐冠梁有些緊張,手上拉著紅綢,紅綢的另一頭牽著的是他的新婚妻子。爆竹聲嗶啵作響,震得他有些耳鳴。
    云彥芷看了,便覺得有些好笑,她這位三表哥,好歹也是掌管著徐家漕運生意的少東家,平日里運籌帷幄,酒桌上飯局里絲毫不見慌亂。此刻倒是和癡了一般,看著身邊的新娘子一個勁的傻樂。
    云彥芷想到前世這兩個人的結局,徐冠梁前世與舅舅一并出海,死在了海難里。得知他逝世的消息時,高氏已經是懷胎十月,一時急火攻心,孩子險些沒有保住。
    這一世徐家再沒有參與海運的事,這種事情自然不會再發生了。云彥芷有些欣慰,她這一生只盼望自己的親人能夠好好地,不再受苦。
    看到他們這樣,也就值了。
    賓客們陸陸續續的走進徐家的正廳觀禮,云彥芷隨著徐家幾位女眷站在一處,徐家陰盛陽衰,與她年齡相當的女子只有一個二少奶奶李氏。
    李氏是典型的天津女子,做事麻利爽快,接人待物大氣,為人又風趣,故而和她聊也是極為投機?吹叫旃诹捍舸舻臉幼,她笑道:“表妹瞧瞧你三表哥,跟換了個人似的,想看新娘子以后一輩子看個夠不行嗎,非要現在隔著那么個紅蓋頭看個影兒,這有什么意思?”
    云彥芷被她的話逗的一樂,兩個人站在一旁,言笑晏晏的。
    明澤效隨著人流走到廳里,一打眼便看到她站在徐家女眷之中,滿臉都是笑容。
    他這才注意到,原來她的左面頰上有一個淺淺的酒窩,往日她雖然笑著,但那般公式化的淺笑卻是顯不出她這個酒窩。只有當她真正的開懷時,那個淺淺的梨渦方才會綻放開。
    似是感受到了他的目光,云彥芷朝他這邊看了過來。隔著那么多的人,她亦是一眼便看到了他,整個人仿佛被一束光剎那間點亮一般,一瞬間便有了奪目的光彩,直教他移不開自己的視線。
    看到他,云彥芷有一瞬間的驚訝,隨后便是一種突如其來的喜悅涌上心頭。他站在人群那頭,眉眼含笑,向她點了點頭,她亦是笑著還了個禮。
    也許是前一日他救了她開始,或許是更久以前,他們在月老祠門口的棋盤街,他扶起她的時候;或許還要久,那一次在明家的角門上,他紅著臉將自己的披風遞給她的時候,她的心里便有了他的影子。
    她回想起自己前世那一次失敗的感情,明靖珩與他不同,那時的她循規蹈矩,不肯多說一句話、多做一件事,生怕出了錯,讓旁人看輕自己。
    明靖珩卻那般突兀的闖進了她無趣的人生,帶著少年的鮮活和一往無前的沖勁,仿佛天大的事不過是過眼煙云,只要縱馬談笑一場便過去了一般。
    兩人的關系也如同走鋼絲一般,悠悠蕩蕩,一切都是鮮活的,卻總給她一種不穩定的感覺。而明澤效則不同,他沉穩,甚至說有些老成持重,但是和他在一起她卻是舒心的,不用擔心漫長的未來。
    云彥芷偷偷給他打了個手勢,問他可是吃完飯再走。明澤效卻是看不大明白,只能無奈著笑著和她搖搖頭,她只得向他比了口型。
    兩個人就這么隔著人群,言笑晏晏的打著啞謎,明明都是沉穩莊重的人,此刻卻仿若兩個孩子一樣,玩著最幼稚的游戲,也絲毫不覺得煩膩。
    徐老太太坐在廳上,接受著新人行禮,但眼珠子早粘到了那兩個人身上。她不由得覺得有些好笑,云彥芷行事一向沉穩,她這個做外祖母何曾見過她這么孩子氣的一面?
    再看另一頭的少年人,的確是挺拔英俊,到底是上過沙場的勛貴子弟,身上帶著種淵渟岳峙般的氣質。但此刻卻是滿臉笑容,手上比劃著不知是什么的手勢。
    明明云彥芷無奈的搖了搖頭,但他仍是不耐煩的接著比劃著什么,面上掛著微笑,似是一點不覺得厭煩。
    徐老太太笑著收回了目光。
    兩情相悅,真是好啊。
    手機飛庫小說網m.xcbookba.com

本文網址:http://www.069228.buzz/xs/332/332699/81673977.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www.069228.buzz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网上gpk钱龙捕鱼怎么样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