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3章 細水

推薦閱讀:快穿之紅塵道、兔仙的自我養殖、萬象之地、我的人族、此界修真不正常、絕不做舔狗、封神之我穿越成了妲己、詭異降臨到我身邊、從文野開始做交易、靈感太多怎么辦、

    回京之后,沒過兩天便入了夏。手機飛庫小說網m.xcbookba.com這一年京城的天氣格外的炎熱,鬧得一眾的夫人小姐們都失了出外游玩的興致,連最愛鬧騰的陳沁雪都日日悶在家中,抱著冰塊避暑。
    云府卻是閑不下來,云彥菁的親事定在六月,婚事定的太急,兩家大人只能加速籌備一切事宜;槭聦⒔,云彥菁被關在家里拘性子,每日早上要聽何氏講一講上京間的世家關系,下午又要和劉氏對一對嫁妝,商量陪嫁的人選。雖然被關著,但也整日不得閑。
    這些時日最清閑的莫過于云彥芷了,云彥菁是她的姐姐,親事自然不用她幫忙,也因著這門親事,家中一切繁雜的庶務都要往后推。這些時日倒是令她清閑了下來,每日只是練字,偶爾抱著琵琶彈一彈。
    徐冠橋在天津衛將傷勢養的差不多了之后,便又回了京。他在五軍都督府任職,明澤效在三大營,兩人在公事上有些交叉。也不知明澤效使了什么法子,倒讓徐冠橋心甘情愿的為他傳起了信。
    這一日徐冠橋來了云府,徐氏正與他說著話,便聽見內室的棠哥兒一陣吵鬧,她無奈地站起身,對云彥芷道:“你陪著你表哥先坐一坐,棠哥兒醒了,娘去看看!
    徐氏剛走進內室,徐冠橋便從懷里摸出一封信,塞給云彥芷,云彥芷臉一紅,做賊似的收下了。
    徐冠橋看著她小心翼翼的動作,“嘖”了一聲:“我這算什么?傳的鴻雁?”
    云彥芷被他這句話逗得一樂:“你至多也就是只呆雁罷了!”
    兩人玩笑了幾句,徐冠橋忽的似想起了什么,又道:“你這信傳的真是不易,鴻雁可還不止我一只!
    云彥芷心中便是一緊,問道:“怎么?”
    徐冠橋看她呆愣愣的樣子,有些無奈地道:“你想想,我在五軍都督府,他在三大營,縱然公事上有交集,也不可能日日見面吧,肯定是有人帶到五軍都督府,交給我的!
    云彥芷突然生出種極荒謬的想法,還沒待她細想,便聽得徐冠橋道:“你猜給我帶信的那個人是誰?就是他家的明五公子!”
    云彥芷悚然一驚,自己前世的丈夫幫著侄子傳信給自己,饒是她這一世從未想過再嫁給明靖珩,也覺得太過荒謬了些。
    她穩了穩心神,問出了那個最關鍵的問題:“明五公子可知道這信是給誰的?他可曾拆看過?”
    徐冠橋被她這話逗得一樂:“明五雖然有些不著調,但還算是個正人君子,每次把信給我的時候,信封都是完完整整的,定然是沒拆開過的!
    云彥芷的心定了定,卻聽得徐冠橋又道:“只是,他一直以為明兄是傳信給我的,傳了幾日信后,竟隱約的刺探起我有沒有那分桃斷袖之癖來……也不知他是怎么想的,竟然猜到我身上!”
    饒是云彥芷兩世的定力,聞言也不由得目瞪口呆。
    雖然徐冠橋負責給他們傳了信,但他終究是云彥芷的表哥,對幫著表妹私通外男這件事還是有些難以接受的。
    傳信是為了盡兄弟之誼,但為了云彥芷的閨譽,最好還是不要傳信。徐冠橋日日夾在這兩頭之間,受著良心譴責,十分為難。
    某一日,他突然幡然醒悟,找出了一個折中的法子,從此之后,明澤效寫給云彥芷的信都是被拆封過得。
    索性兩個人都不是黏黏糊糊的性子,雖然正值熱戀,卻從不寫那些酸詩來互相刨白心跡。明澤效時常在各地跑來跑去,倒是經常寫一些各地的風土人情等物。他雖是武將出身,但寫起這些東西卻并不是一板一眼的,寥寥幾句話,便將那些趣事躍然紙上。
    徐冠橋讀著,也是心向往之。
    信的末尾,明澤效卻會寫上一句“靜待來日,攜手同游”。
    徐冠橋看到這一句時,只覺得剛剛讀信時積累下的好心情全都敗光了。
    云彥芷亦是偶有回信,寫的也是一些閨中的瑣事,比如昨日看了什么,拓了什么貼。兩個人就這么不咸不淡的來往著,很少寫些你儂我儂的東西。明明正是熱戀的時候,相處的模式卻彷如多年的夫妻一般,沒有濃烈的感情,只是淡淡的,但紙筆間,卻帶著相思。
    云彥芷倒是極享受這般的狀態,細水長流,一切都向前推進著,有條不紊,不徐不緩。
    六月廿八,何氏與王家老太太一同算出的宜嫁娶的好日子。經歷了不少坎坷之后,云彥菁終于功德圓滿,到了出嫁的日子。
    大孫女終于嫁了個得意的人家,何氏心中高興,大筆一揮,從自己的私產中左挑右挑,撥了幾個上好的鋪子出來,給孫女添做嫁妝。
    何氏補貼了這么多,二房幾個姑娘只得咬咬牙,在原有的添妝基礎上,又添了好些東西。
    因著這一日云彥菁要出嫁,云家幾個姑娘都早早的起了床,云家人口少,幾個姑娘家只能頂上去,幫著徐氏劉氏去接待客人。
    直到傍晚快出嫁的時候,幾人方才閑下來,云彥芙是個閑不下來的性子,稍作歇息后便拉著云彥芷她們去瞧云彥菁。
    云彥菁院子里大大小小的東西已經搬空,一向富麗堂皇的屋此刻卻是空蕩蕩的,菱歌等大丫鬟也先行一步,早早到了王家去歸置箱籠。
    縱然從前姐妹之間有些齟齬,但想到日后她們都要嫁離云家,跟著各自的夫家天南海北的過活,云彥芷也是有些傷感的。
    看著三個妹妹一團和氣的給云彥菁送上添妝,她腦子里走馬燈一般過起了前世幾個人的姻緣。
    云彥菁和前世一般,嫁到了王家,后來王公子外放到江南,云彥菁跟了過去,兩人過得也算是相敬如賓。
    后來云昌衡出了事,被貶謫到了潯陽,那時恰好是云彥芙姐妹幾個說親的時候。沒了母親,父親又剛剛遭到貶謫,云彥芙匆匆嫁給了潯陽知州的兒子。云彥蕖卻因為素有才名,被繼母早早定給了壽康伯的小兒子,但壽康伯府早就只?諝ぷ佣蚜,婚后云彥蕖與夫婿性格又不合,云彥蕖過得極是抑郁,后來更是如劉氏一般,常年待在莊子上。
    云彥茵卻是幾個姐妹中過得最順的一個,雖然是庶出,但性子柔和,恰巧當時延平侯家的世子夫人去世了,云彥茵便嫁給他做了續弦。
    姐妹六人,最后留在京中的,也只有云彥芷和云彥茵二人而已。
    云彥芷突然生出些許感傷。
    不管云彥芷如何,屋子里卻是聊得熱火朝天的。自打定親之后,云彥菁與二房的幾個姑娘來往頗多,雖談不上親厚,但好歹是自家姐妹,關系也算親近。
    她這門親事定的匆忙,雖然是人人艷羨的好親事,但滿打滿算,那王公子她也只見了一面而已。
    她不過是個十六歲的少女,與一個完全陌生的人成親,饒是云彥菁那般驕矜的性子,也不由得心下忐忑。
    二房的幾個姑娘剛照例說了幾句吉利話,云彥菁便唰唰的落下眼淚來。她心中怕到了極點,嫁人是一輩子的事情,正如一場豪賭,哪個女孩子不怕自己所托非人?
    云彥芷明白她的感受,畢竟她也是嫁過一次的人了,忙上前去勸慰。誰知云彥菁竟然一頭靠在她的身上,嚎啕大哭起來。
    云彥芷只得尷尬的笑了笑,給三個目瞪口呆的妹妹比了手勢,叫她們去請劉氏過來。
    誰知,正在此時,喜娘從外間繞了進來,看到云彥菁抹淚的動作,忙竄了過來,按住云彥菁眼下,焦急道:“啊呦,新娘子可不能哭!哭了妝就花了!”
    屋子里鬧成一團,端水的端水,請夫人的跑出院子請夫人。云彥菁好不容易止住了淚,喜娘又嘀嘀咕咕的拿起胭脂往云彥菁臉上擦。
    一切好不容易回歸了正軌,卻聽見外面丫頭磕磕巴巴的傳話:“三……不,何表少爺的如夫人到了!”
    手機飛庫小說網m.xcbookba.com

本文網址:http://www.069228.buzz/xs/332/332699/8167398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www.069228.buzz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网上gpk钱龙捕鱼怎么样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