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78章 條件

推薦閱讀:明朝大奸臣、征天策、我在異界假裝召喚師、我的生活能開掛、我家夫人惹不得、這個刺客有毛病、書生的悠閑生活、六界主宰弒神劍帝、我是神話創世主、毀滅世界的小怪獸、

    云彥芷站在他面前,低著頭,默不作聲。手機飛庫小說網m.xcbookba.com
    一旁的徐氏聞言,卻是對著丈夫急道:“為何不行?大嫂這輩子命那般的苦,為什么不行?”
    云昌衡看著妻女,嘆了一口氣,道:“我不是因為怕大嫂再嫁耽誤我的仕途,而是為了大嫂好。你們可曾想過,大嫂她是劉閣老的嫡長女,清流世家出身的女兒,若是她再嫁,便等于是往這一眾自詡香門第的人家臉上狠狠的扇了一巴掌!到那時,整個上京的世家圈子都會容不下她這么個再嫁女。且不說世家的看法,世人又會如何議論她?眾口鑠金,積毀銷骨,人言可畏,你們還不知道嗎?”
    徐氏沉默了下來,良久,云昌衡道:“此事莫要再提了,洛娘,你若是真的對大嫂好,便多多關照她些,待那位——”云昌衡指了指壽山堂所在的方向,聲音低了下去,“我們再將大嫂接回來好好供養著!
    徐氏嘆了一口氣,眉頭緊鎖,卻突然聽見站在一旁的云彥芷默默開了口,道:“爹爹,若是女兒說,有辦法令整個上京的世家不再議論大伯母呢?”
    云昌衡眉頭一皺,問道:“你有何法?”
    翌日,何氏這一晚因著劉氏的事情,成宿未眠。用早膳的時候,聽聞婆子回稟說劉氏昨夜因著大雨未能離開,不由大怒。她將手中的青花調羹狠狠的摔在地上,怒道:“去叫徐氏過來!她眼中還有沒有我這個婆母了!怎敢這般陰奉陽違!”
    牡丹嚇得忙起身往外走去,還未出門,卻見一個婆子極慌亂的跑了進來,口中不住的喊道:“老夫人,不好了,英國公府的太夫人上門提親來了!”
    何氏聞言,心中雖然疑惑,但仍是口中怒斥那婆子道:“慌什么!左不過是替哪家的公子來府上給二姑娘提親罷了!”
    那婆子伏在地上,神色慌亂,身子更是抖得仿若篩糠一般:“不……不是給二姑娘提親,是……英國公夫人是替太子詹事秦大人來向大夫人提親的!”
    何氏聞言,竟是驚得險些打翻了手中乘著米粥的瓷碗,她心中慌亂,卻聽得屋外一陣逢迎之聲,卻是明老夫人走到門外了,她頓時大驚失色。
    明老夫人笑呵呵的走進屋子,笑著和坐在桌邊的何氏打了招呼,又客套了幾句,方才進入了正題:“我今日前來,是因著太子詹事秦晉遠大人托我上門,向蕙行提親的!
    蕙行便是劉氏的閨名,何氏聞言,不由得大怒,但礙于明老夫人的身份,她不好發火,但她的語氣中卻帶上了隱隱的怒意,道:“國公夫人可知道?她劉蕙行是我云家婦?他秦晉遠是昏了頭么?竟然敢來提親?”
    明老夫人面上笑意不減,從寬大的袖子中拿出一封泛黃的信箋來,道:“老妹妹你有所不知,這兩個孩子在蕙行原本沒出門的時候曾經有過一紙婚約,后來因著那時小秦大人外放去了蜀地,你可還記得?那一年蜀地地龍翻身,好多人都沒了,劉老大人是以為女婿沒了,方才將蕙行這孩子許給了你家昌泰的。誰知昌泰和蕙行剛剛完婚不到一個月,小秦大人便從蜀地回來了!
    何氏聞言,不由得大怒,這事情都過去這么多年了,明老夫人為何突然提起?
    何氏本就是唯我獨尊的性子,正待發怒,卻聽得明老夫人對屋子里的下人們道:“你們都下去,讓我們老姐妹單獨說說話!
    下人走后,何氏方才怒道:“老姐姐這是什么意思!”
    明老夫人和何氏相識近五十年,又怎會不知道她的性子?她望著何氏,嘆了一口氣道:“這么多年了,你怎么還看不透呢?當年你托我去劉家提親,我推辭不過,方才厚著臉皮上門去了,誰知,竟害得蕙行孤苦至此。蕙行都為了昌泰受了這么多年的苦了,如今阿菁都出嫁了,你還不能讓她過自己的日子嗎?”
    何氏怒道:“她進了我云家的門,生是我云家的人,死了,便是我云家的鬼!”
    明老夫人看著多年的老姐妹,嘆了口氣,不再是勸告的語氣,道:“你莫要忘了,本朝武帝的母親圣安皇后便是再嫁之身,婦人改嫁,夫家不可強留,這是寫進了大周律之中的!
    何氏聞言,聲音變得又尖又高,喊道:“你莫要拿大周律來壓我!自古以來,禮教大過律法!她劉蕙行出身清流世家,難道竟不懂為夫守節的道理?”
    明老夫人聽到她這句話,不由得亦是有些生氣:“昌泰生前,何曾做過一件值得讓蕙行為他守節的事?他日日留戀煙花之地,連你身邊的丫鬟都敢染指!蕙行的嫁妝,更是盡數給他填補了賭債的虧空!她為了你云家已經是仁至義盡了!她已經守了這么些年,難道還不夠嗎!你難道非要讓她將自己的一省都搭進去才肯罷休嗎!”
    何氏聞言,竟是氣的發起了抖,她將桌子上的碗盤盡數掃落在地上,道:“此事休要再提!我是絕對不會放那個賤人改嫁的!”
    明老夫人看了她一眼,將那信箋默默放回衣袖中,道:“這門親事,本就是你云家中途截胡,蕙行才成了你云家婦。若是對薄公堂,蕙行和秦晉遠的婚事在前,怎么都是他秦家勝。我礙于往日的情分,提醒你一句,你若不放人,便等著狀紙罷。到時候鬧得滿城風雨,牽扯出來昌泰當年的荒唐事,讓他在地下不得安寧,你便如意了嗎!”
    明老夫人提到了云昌泰,何氏這才茫然無措起來,她這一生,只這一個兒子,卻不料,死后還要讓他遭人恥笑。
    明老夫人的聲音并不嚴厲,但她的話語卻好像最鋒利的刀,將一切膿瘡都挑了開來:“還有阿菁,她剛剛嫁做人婦。自己的母親和祖母鬧成這副模樣,你叫她在王家如何做人!”
    提到云彥菁的名字,何氏才仿若崩潰了一般,掩面哭泣。
    明老夫人看了她一眼,終是不忍,用手為她順了順背心:“我知你是擔心阿菁,怕你百年之后,阿菁沒了娘家。但小秦大人向我保證了,從今往后,他便是阿菁的生父,絕不會放著她不管!
    明老夫人一再軟語相勸,何氏的哭泣聲漸漸停了下來,卻仍是言語鋒利地道:“讓她出門,可以,但是我有條件!
    明老夫人點了點頭,讓她說下去。
    “第一,她劉氏從我云家的族譜上永遠除名,云家再無此人!”
    “這個自然!泵骼戏蛉舜鸬,劉氏若要再嫁,定不能算是云家人了。
    “第二,她需得在秦家供上我兒昌泰的排位,晨昏日夜供奉,絕不可有一日耽擱!”
    這個要求雖然過分了些,但也不是不能接受,明老夫人暫且應承了下來。
    卻聽得何氏的聲音陡然變得怨毒起來:“第三!她劉蕙行終生不可再見阿菁,也不許以阿菁的母親自稱!阿菁沒有她這般丟臉的母親!我死之后,阿菁的娘家便是何家!與她劉蕙行和秦家毫無瓜葛!”
    明老夫人聽了最后一條,不由得怒上心頭:“這般狠毒的條件,你如何說的出口!骨肉至親,血濃于水,阿菁若是這般做,日后她縱然做了一品夫人,也會被人詬!”
    何氏仍是直直地挺著脖子,固執道:“她劉蕙行不是想做秦家婦嗎?索性我便幫她將云家的身份拜托的一干二凈!我倒要看看,她這般毫無廉恥的女人,拋棄了自己的親生女兒,又要如何過活!”
    明老夫人只覺得她偏執的不可理喻,她一甩袖子,站起身來,怒道:“你這一生,從未真正為阿菁和昌泰著想過!你溺愛昌泰,將他養的那般不成器!你寵溺阿菁,卻將她的性子教的和你一般霸道!你可曾想過!阿菁這般驕矜的性子,若是在王家出了事,何家有什么理由去幫她!閣老不過是她的叔外祖父,本就不喜歡她的性子,不過是礙于你這個妹妹,才幫扶著她!你若走了,她沒有母親撐腰,豈不是任人欺辱!何家憑什么幫她一個外姓女!”
    何氏被她的話氣的胸口血氣上涌,她死死的盯著明老夫人,形容有些可怖。
    明老夫人最后看了她一眼,道:“我言盡于此,你若是不收回最后一個條件便等著訴狀吧!”
    明老夫人看也不看她一眼,走出門去。
    何氏死死盯著她的背影,渾濁的眼珠仿若死魚眼睛一般猙獰可怖,她突然感覺身子不守控制的往后倒了過去,昏厥之前,她開口喚道:“來人……”
    屋外守著的牡丹聽到一聲似是重物墜地的巨響,嚇得忙推門進屋,只見何氏倒在地上,口中吐著白沫,卻仍死死盯著明老夫人離開的方向。
    她心中著急,忙哭喊道:“老夫人!快來人哪!”
    手機飛庫小說網m.xcbookba.com

本文網址:http://www.069228.buzz/xs/332/332699/81673988.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www.069228.buzz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网上gpk钱龙捕鱼怎么样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