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庫小說 > 都市小說 > 沒鉗,倔強 > 正文 第六章 閉關的帝君

正文 第六章 閉關的帝君

推薦閱讀:超神感應、巨富從擺地攤開始、重生八零福氣包、海賊之狂獸、炮灰女配重修仙、證道在諸天萬界、一拳轟出通天路、穿越醒了搞事情沒有錯、黑淵獵人、清鴻道君、

    黛兒再接再厲:“如今人間正值中秋節,這些大閘蟹正是肥美的時候,再過幾日可就老了,不好吃了。手機飛庫小說網m.xcbookba.com一般人我都舍不得送哩!
    土地公一聽,又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只是事出有因,他皺眉道:“你說你是帝君的老婆?”
    黛兒連連點頭:“正是正是!
    土地公道:“可我怎么沒聽說帝君已成親了……”
    黛兒笑瞇瞇:“未婚妻,吾乃帝君的未婚妻!
    土地公道:“可有訂婚?”
    黛兒從手中變幻出人參果的果核來:“出來匆忙,并不曾帶?晌页鲩T時順手摘了帝君種在后院的人參果一枚,方才被我給吃了,留了個果核。若我不是他的未婚妻,豈敢采摘他的人參果?”
    帝君是出了名的寶貝他那幾棵人參果樹。人參果幾千年才結出果子,哪怕是王母娘娘來討要,怕是帝君都不會給上一枚。這女子卻可隨意摘來吃,可見此女和帝君的關系確實不一般。
    暗搓搓得想及此,土地公已信了黛兒七分,只是依舊有些掙扎。
    黛兒再接再厲,說道:“土地不必如此糾結,若是你與我放行之后,但凡帝君有何生氣之處,由我全權擔下責任,定不會連累你分毫!
    土地看著黛兒真誠無比的小臉蛋,自覺自己太過謹慎,對這么一個單純的小丫頭如此苛刻。便高高興興接下了黛兒手中的陽澄湖大閘蟹,帶著黛兒鉆入土地,走地道去了。
    土地公對黛兒笑瞇瞇道:“帝君在青弦山閉關了整整十年,雖說帝君下令,誰都不準叨擾他休眠,可實際上也總會有仙君來尋他。帝君若是高興見,便見;若是不愿見,便拒了!
    黛兒道:“比如經常紫薇帝君,司命星君都會經常來尋他下棋!
    土地公連連點頭:“正是如此,正是如此!
    土地帶著黛兒走地道,不一會兒便又扯著黛兒的衣角,帶著她重新回到地面上。而此時此刻,他們赫然已經站在了青弦山的山頂之上。
    黛兒俯瞰望去,只見除了青弦山腳的那一道厚結界之外,整個青弦山上都遍布了雷鳴閃電,混雜在醇厚的靈氣里,暗藏殺機。
    難道縉華帝君還要用這種手段,來對付紫微帝君司命星君嗎?紫薇和司命都是上仙,這等小把戲根本傷不了他們分毫?梢娺@些機關,并不是為他們布置的。
    那么,既然不是為他們布置的,還能是為了誰呢。
    黛兒出神地望著這些埋在靈氣里的機關,只覺得胸口鈍鈍地疼。
    土地公見黛兒出神,伸手在她面前晃了晃,說道:“帝君此時去了隔壁的紫竹林摘蘑菇,尚未回來。你且在此處等一等,等帝君回了,容我去通稟一聲,再帶你去見帝君!
    黛兒臉上擠出一道笑意:“有勞土地了!
    土地從手中變幻出幾枚果子給黛兒,算是招待她,便領著黛兒坐在一株大槐樹下,一邊啃果子一邊等著縉華回來。
    約莫過了半個時辰,遠處空中便有一道月白色身影在青弦山落下。土地連忙站起身來,朝著前方沖了過去,一邊吩咐黛兒在此等自己回來。
    可等土地走后,黛兒直接念了個隱身訣,跟在了土地身后,隨著他一齊朝著縉華的住處而去。
    縉華的住處正是在青弦山的山頂最深處。是一處相當平凡的三間式農屋,用籬笆圍成的小院子,院子內還有幾只仙雞在啄米。而院子外,是幾畝田地,地里的大白菜和小青菜十分茂盛,長勢喜人。
    而縉華帝君,此時此刻正光著腳板,站在田里給這些菜澆著水,如此隨性。
    純凈的日光灑在他身上,仿若將他整個人都鍍上了一層淡淡的金光色。他的面容籠罩在日光里,看上去圣潔又高大,讓人不敢造次。
    盡管黛兒身上夾著隱身訣,可她還是下意識躲在了一旁的樹后,只露出一雙眼睛呆呆地看著他。
    這個人無數次出現在她的夢里,讓她夜不能寐,飽受相思。她其實也不懂,為何當初只是在妖界界河看了他一眼,竟就能如此深刻地把他印在自己腦海里揮之不去,宛若中了魔障一般。
    黛兒自嘲地笑了,對,魔障。她確實是中了魔障,才會對他如此執念。
    前方稻田里,土地公已和縉華稟告了有個小丫頭要來看望他,說及此,土地公想了想,又補充道,“對了,這姑娘自稱是帝君您的未婚妻,還吃著您種的人參果。小仙這才來叨擾帝君,不知帝君可要見一見這位……額,未婚妻?”
    縉華放下手中的灑水壺,雙手抱胸看著土地公,似笑非笑道:“我的未婚妻?”
    說話間,縉華的目光似無意地瞥了眼黛兒藏身的方向。
    土地公額頭冒出汗來:“是、是她這么自稱的,小仙也十分懷疑……”
    縉華道:“罷了,你且退下!
    土地公猶豫道:“那這姑娘,不知帝君見是不見?”
    縉華拎起水壺走向農屋,聲音遠遠飄來:“你盡管退下,不用理會她!
    土地公額頭冒出些急汗,他還收了人家的禮物呢,沒想到帝君卻根本不像理她,唉罷了罷了,還是將那大閘蟹退給她。
    可等土地公回頭去找黛兒時,原處哪里還有黛兒的蹤影。倒是青弦山山腰突然爆發出一陣電閃雷鳴,土地公急急閃身去看,就看一只已經看不出原型的生物,已經被閃電給劈成了焦炭。如果他沒猜錯,這只生物應該就是剛才那位脆生生的小姑娘。
    土地十分傷心,將這只化作焦炭的生物親自挖了個坑埋了起來,還給它豎立了一塊墓碑,上刻‘閘蟹姑娘之墓’。忙完這一切,土地這才十分悲傷地回洞府燒大閘蟹吃去了。
    而另一邊,黛兒依舊躲在那棵樹下,偷眼看帝君。
    只是不出稍時,縉華的聲音遠遠傳來:“還要在樹下偷看我到幾時?”
    黛兒:“……”
    慢悠悠地挪入縉華的農屋內,黛兒站在院子里,捏著自己的衣角,難過又倔強地看著他。
    縉華依舊卷著褲腿光著腳,站在廚房內正在烹飪晚膳。慢慢的,便有十分濃郁的香氣從廚房蔓延出來,飄入黛兒的口鼻之中。
    不過半晌,桌子上便擺了四道菜,一葷兩素一湯,香氣撲鼻,讓人垂涎三尺。
    縉華坐在桌前,看向黛兒:“可用膳了?”
    黛兒這才抿著嘴巴走到桌子前入座,一眼不?粗N華:“我想知道為什么!
    縉華為黛兒盛飯,將白米飯推到她面前,靜靜看著她。
    黛兒有些想哭,可驕傲卻不允許。她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緒,可聲音還是帶著一抹顫抖:“那畫像是假的,也沒有玄清上仙這個仙人。所有一切都是你誆騙我的。你騙我在人間走了這么多年,若不是我遇到一位好心的土地公,怕是我直到現在都還被蒙在鼓里!
    縉華的目光,在飯菜香氣中顯得如此幽深。他看著黛兒許久,才道:“你尋了十年?”
    黛兒雙手緊握拳,啞聲道:“是,我尋了十年!
    縉華皺了皺眉。
    黛兒道:“帝君,你能告訴我,為什么要對我如此嗎?你若不歡喜我,直接拒絕我,總比戲耍我,要讓我舒服些。您戲弄了我十年,便沒有什么想對我說嗎?”
    縉華看著黛兒的眸子,竟覺得無言相對。許久,才說道:“我不過是想讓你明白,對皮囊的喜歡,不過是最膚淺的喜歡。我的皮囊不過是偽裝的假象。黛兒,你不該再執著于我身上!
    黛兒有些生氣了:“哪怕帝君覺得我對你的喜歡是膚淺,也不該如此戲弄我!
    縉華看著她的目光,淡淡道:“所以,你不該再喜歡我了,黛兒!
    黛兒愣怔。哽在心頭的千言萬語,全都在縉華此時冷漠的目光之中悄然消散。直到許久,她默默別開眼,低頭扒著碗中的飯:“不,我喜歡帝君。哪怕你在戲弄我,我亦無悔!
    先喜歡上的,便是輸了。
    她本是輸家,卻要求得那么多。阿娘早就勸告過自己,不可太執著情愛,到頭來只有自己會受傷。于別人眼中,也不過是只知情愛的跳梁小丑罷了。
    縉華許久都沒有回應她。她亦不敢抬頭看縉華的表情。只一味吃著面前的這盤小青菜,脆生生嫩油油,可入口卻是苦澀的。
    直到黛兒快要將碗中的飯菜吃完,才聽對面飄來一句‘隨你!
    黛兒下意識抬頭看去,可縉華已閃身到了屋門口,她只看到縉華的一道背影,月白色的衣袂,在夜色中漾出一道淡漠的痕跡。
    黛兒放在筷子,終于淚流滿面。
    ·
    縉華不愿和自己多說話,黛兒便還是發揮自己的超強粘人特性,在接下去的相當長一段時間內,皆是縉華走到哪,她便跟到哪。
    縉華去河里捕魚,她便潛到河里去,化作一只大閘蟹,專門往縉華的竹簍里跳;
    縉華去摘果子,她便打下手,幫他拎果籃;
    縉華去如廁,自然,仙人并不需如廁,只是這幾日一直吃凡塵五谷,便也需要如廁?N華去如廁,黛兒也寸步不離跟著,大抵是忍無可忍,縉華終是停下腳步,面無表情看著黛兒。
    黛兒昂著腦袋,笑呵呵看著他。
    縉華道:“你想跟我到幾時?”
    黛兒認真道:“一直跟著你。你若回大涼山,我便跟你回大涼山;你若一直留在青弦山,我便跟著在此常住!
    縉華笑了起來。
    黛兒道:“青弦山上靈物亦是眾多,你不能強制趕我走!
    縉華道:“你我之間并無緣分,強求不會有善果!
    黛兒愈加認真:“我未曾強求。當初是你親自許諾,若我能種出仙緣,便留我在府上做侍女。后來又誆騙我去尋玄清上仙,如今我回來了,再怎么樣,你也該讓我繼續做個侍女,留在你身旁端茶倒水的!
    縉華抿緊嘴。他看著黛兒,那雙眼睛如此清澈,可偏偏被執念蒙了理智。須臾,縉華緩緩說道:“你說得對,你我之間的羈絆,確實早已產生了!
    黛兒連連點頭:“正是如此!
    青弦山的晚霞如此漂亮,傍晚的燒云將整個青弦山都彌漫上了一層熱烈的火紅,似驕火燒。黛兒昂著腦袋看著他,眼中是的火紅,和淡漠的他。
    縉華看著她半晌,不知怎的,他突然就覺得,自己的世界似乎有些不同了。似乎多了一抹繽紛色,而他并不覺得很討厭。
    傍晚的涼風吹拂過,吹亂黛兒耳畔的亂發。
    縉華看著她隨風飄動的長發,淡淡道:“這幾年府上又新招了許多侍從,早已不缺侍女了!
    黛兒眼中的亮光,便在這句話里一點一點暗淡了下去。
    縉華繼續道:“不過三月之前,我就已放出風聲,要在三界之內招收一位徒弟,下個月初七大涼山比試,我會親自從報名者中選出一名慧根好的,做我的關門弟子!
    于是黛兒眼中的光芒又慢慢漾開,宛若天邊的斑斕彩霞。
    縉華的語氣不自覺得帶上了一層柔意:“你若是愿意,姑且一試!
    “愿意愿意,我自然是愿意的!”黛兒下意識抓緊縉華的衣袖,眼巴巴道,“那,帝君可否先透露一些訊息給我,你究竟喜歡怎樣的徒弟?”
    縉華捏著下巴:“懂事聽話,少吃多做,勤奮好學,如此便很好!
    黛兒眼角抽了抽:“能做到這些的,怕是三界之內都寥寥無幾!
    縉華負手大笑:“我縉華的徒弟,自是三界之珠!闭f及此,又大步轉身,去田里種水稻去了。
    黛兒對著縉華的背影吐了吐舌頭,可想了想,又忍不住偷偷笑了起來。帝君給了她參與比試的機會,那是不是說明,縉華也不是那么討厭她!
    越想越歡喜,黛兒一蹦一跳地去了小溪邊抓魚去了。帝君燒的魚湯三界一流,今兒晚上必須加餐!
    ·
    七日后,黛兒正在小溪內抓龍蝦,帝君在院子內喂雞,倒是土地公又鉆了出來,像帝君稟告說是太白星君來了。
    一刻鐘后,太白和帝君在木屋內的棋桌上對弈,黛兒則繼續在院子內替帝君喂雞。嬌小的身影,影子卻被夕陽拉得極長。
    太白在棋盤上落下一子,詫異道:“哎喲,竟然又是這只小妖精!”
    縉華瞥他一眼,不答,繼續下棋。
    太白用一種八卦又曖昧的目光在縉華和黛兒之間來回移動,說道:“所以,現在究竟發展到哪一步了?”
    手機飛庫小說網m.xcbookba.com

本文網址:http://www.069228.buzz/xs/332/332700/8167401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www.069228.buzz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网上gpk钱龙捕鱼怎么样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