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庫小說 > 都市小說 > 沒鉗,倔強 > 正文 第八章 黛兒的對手們

正文 第八章 黛兒的對手們

推薦閱讀:最后一個高手、穿書后她成了惡毒女配、高武紀元、被蝸牛追殺的武神、月光美少女的異界之旅、諸天降臨大逃殺、藥香農女有點田、今天三爺給夫人撐腰了嗎、神奇寶貝之傳奇降臨、超神感應、

    黛兒從不知原來失敗是這般的感受,讓她根本就提不起任何興致再做其他事,滿腦子只有心法心法和心法。手機飛庫小說網m.xcbookba.com
    頭頂的天色從白天過渡到漫天星辰。不知不覺間,又從滿天星辰過渡到了太陽初升。黛兒在槐樹下練紅了眼,不斷在腦海中回憶當初縉華示范的模樣,一招一式不斷重復打出劃過,可終究,還是失敗。
    她打出的東西只有形,只有神。不過是空洞的招式罷了。這并不是縉華所說的足以對抗水落白念和卞寧的索仙術。許是因為她終究只是一只最低等的仙寵,所以才會始終摸索不到索仙術的要領。
    眼看還有四天就是初七,黛兒急得不知如何是好,連續三天三夜不曾合眼的她,束手無措到只有坐在山頭愣愣地看著白云在自己身邊云卷云舒。
    今日的夕陽又斜斜灑在了她的身上,火燒云如此耀眼,讓她忍不住微闔雙眼。許久未曾閉目的雙眼變得銘感,紅光刺得她的眼睛忍不住流下淚來?伤齾s無心擦一擦,滿腦所想皆是自己無法成為縉華的徒弟,無法再看到縉華的悲切里。
    倒是此時,眼前終于出現一雙刺繡鳳紋登云靴。順著這雙鞋往上看去,便是身著滾金龍鱗長衫的帝君,正居高臨下看著自己。
    縉華依舊笑瞇瞇的,看上去心情甚是歡喜的模樣。
    黛兒終于狼狽地胡亂抹掉自己的眼淚,說出口的聲音異常沙。骸暗劬,我、我要讓您失望了!
    縉華道:“索仙術并非一朝一夕可成,你莫要太自責!
    黛兒忍不住哭了出來:“可練不成索仙術,我如何能成為帝君的徒弟?”
    縉華淺笑盈盈:“做不了我的徒弟,那便不做!
    黛兒瞬間從地上站起身,凝眉看著他,臉色嚴肅地一字一句道:“不,我一定,一定,要成為您的徒弟!”
    話音未落,黛兒竟就一溜煙地朝著樹林的方向跑遠了。
    縉華看著她很快消失在自己眼前的背影,愣了愣,許久,才唇角微挑,也慢悠悠地轉身走了。
    說也奇怪,黛兒這一跑,竟就直接消失了兩日。
    倒是等黛兒再出現時,已是第三日的傍晚。她穿著嶄新的淡粉色水袖鳳尾裙,梳著俏皮的百合髻,一邊哼著小曲兒一邊在廚房煮飯。
    縉華正卷著褲腳提著水桶從菜地剛出來,便一眼看到黛兒正在廚房內做膳。
    只是她周遭的氣息不太一樣,仙氣醇厚了不少,只是她的內丹卻若隱若現,讓他看不真切?N華微瞇眼,走近她。
    黛兒一轉頭便興奮道:“帝君!我煉成索仙術啦!”
    縉華淡淡看著她,說道:“哦?是嗎!
    黛兒連連點頭,眼眸亮若繁星:“正是正是!后日我定會加油,打敗其他人,做您的徒弟!”
    縉華面無表情道:“你的內丹被削弱了三分,誰下的手?”
    黛兒愣怔,隨即強顏歡笑:“怎么會呢。我的內丹好好的,怎會被人削弱……”
    縉華譏誚道:“本帝君的眼睛,可不會騙我!
    他眉眼之中的譏誚如此刺眼,讓她感到難受極了。她失落地解釋道:“可這是我心甘情愿的。帝君教的索仙術乃是上乘仙術,我卻不過是只妖界的螃蟹精,哪怕在體內強行中了仙緣,也不過是讓自己成了最下等的仙獸罷了。浮誅說,只要將我的內丹磨掉幾分,便能領悟索仙術了……”
    縉華臉色愈加淡漠:“浮誅?”
    黛兒連連點頭:“對,浮誅。當初我無意中救過浮誅一命,由此和他相識了。就是浮誅帶我去您的洞府前的呢!”
    縉華道:“所以浮誅磨了你的內丹!
    黛兒被縉華的嚴肅表情嚇壞了,急道:“帝君,您生氣了……您被生氣,浮誅待我極好,他亦一直為我考慮,我懇求他的事,他都能幫我做到。我現在已經練成索仙術了,可見浮誅所言不假——”
    可不等話音落下,縉華已重重截斷她的話,他總是淺笑的臉上第一次出現了冷色:“當初你從小妖變成仙寵,也是浮誅所做?”
    黛兒愣怔當場,早已忘了該做什么回應。
    可縉華已捏住黛兒的胳膊,便扯著她朝著外頭走去,一邊走一邊道:“帶我去見他!
    縉華的力氣甚大,讓她反抗不得。黛兒嚇得大叫:“帝君,帝君,可我答應過浮誅,不能向別人透露他的下落……”
    縉華停下腳步轉頭看向她,肅道:“浮誅,是世間唯一的魔。你不該和他過多接觸,他本性殘暴,嗜血易怒,你不該去找他,更不該和他產生交集!
    黛兒似懂非懂地看著他,半晌,才猶豫著點了點頭。
    縉華愈加嚴肅:“本帝君要你親口許諾,此生再不去見他!
    黛兒動了動嘴皮,直覺告訴她,她應該聽帝君的話,可,可她又想起浮誅痞痞的笑容,卻始終覺得,浮誅不像是壞人。他明明對她很好,為人仗義,從來不曾傷害她。
    縉華臉色徹底冷了:“你不愿意?”
    黛兒咬唇:“可,可浮誅帶我去大涼山尋您,將我變成仙寵,還有這次他磨了我的內丹,這些事,全都是我請求浮誅做的。并不是浮誅逼迫我,而是我逼迫浮誅,讓他幫我,他才會做這些事……”
    縉華突地就笑了。
    黛兒手足無措地看著他,她看不明白縉華的笑究竟是什么意思。
    縉華松開了她的手,面容又恢復了許久前的高冷樣子,仿若她和他之間又憑空出現了一條銀河?N華道:“你若不愿,便罷了!
    話音未落,縉華已大步走開,身影片刻便消失在了屋內。
    黛兒呆呆地站在原地,眼睜睜看著縉華一點點消失在自己眼前,她想追上去求縉華原諒,原來他并不喜歡自己改變自己,不喜歡自己變成仙寵,也不喜歡自己削弱自己的內丹?伤蛔鲞@些改變,又怎么能變得跟他更近一些呢?
    她和他之間,本就靠她苦苦追求,才終于有了一線交集啊。
    可他不喜歡她這樣,甚至還要她發誓,再也不準去見浮誅?墒歉≌D又有什么錯,他是她的朋友,他還幫了她這么多,她不能讓他來背鍋。
    這些事情,都不是浮誅的錯,是她懇求浮誅去做的,不關浮誅的事。
    黛兒垂著眼眸,失魂落魄得一步步挪回了自己的房間。
    等到傍晚,明月和繁星都已布滿星辰,黛兒這才敢握著晚膳來縉華的房門前?上н@門卻久敲不應。
    “帝君可是還在生我的氣?是我做錯了,帝君再氣,也得先用膳的!摈靸号e著飯盞在門口絮絮叨叨說了許多,可門內卻依舊沒有任何回應。
    倒是正好有陣山風吹過,將帝君房間的窗戶直接吹了開來。黛兒放眼望去,卻見房內早已空無一人,連伏案上的籍都已消失了。
    原來帝君已回大涼山了。黛兒自嘲地笑了,望著飯盞內放著的水晶包,里頭的蝦肉肥碩飽滿,晶瑩剔透,這是她花了一個時辰才在山溪內捉到的河蝦。
    這是帝君最歡喜的食物。
    房屋空曠,黛兒變得傷感起來。她眼角含淚得坐在石階上,一口一個水晶包,胡亂將水晶包吃下,只覺入口一片咸澀。
    ·
    縉華帝君向來獨來獨往,性格偏僻,誰的交情都不認,想做什么端看自己喜歡。這等怪異脾氣,在三界內都是出了名的。
    可說來奇怪,如此孤僻的縉華帝君,卻在幾月之前放出消息,說是要招關門弟子。說起來縉華帝君乃是四方大帝之一,雖說年紀大了些,可法術和皮囊,都是頂頂好,在三界之內鮮有對手。若是能做成縉華帝君的關門弟子,那必然是十分靠譜的。
    于是此消息一放出來,南極仙翁的外甥,鳳族凰族神獸族們的世子,還有無數仙人仙娥們,全都想要進來摻合一腳,前去大涼山參與招徒比試,萬一老天眷顧,就讓自己進了呢?這都是說不準的事。
    可直到三月之前,唯一一個和縉華帝君有些交情的太白金星,卻十分鄙視地放出話來,此次縉華帝君招徒弟,全是因王母娘娘的面子。名額十有八九已經內定,普通人根本沒機會。否則人縉華帝君每日日子如此悠閑,為何突然會要招個徒弟,這不是沒事找事嗎。
    眾人一聽,自是豎起耳朵聽八卦。
    多嘴的太白金星果然沒讓他們失望,當即說出了當初的一間往事。原來,在三千年前,縉華去靈山和觀音大士論道歸來,路過妖界龍虎山時,竟偶遇一只大虎叼著一名尚在襁褓的嬰兒。那嬰兒嚎啕大哭,這才引了縉華注目。
    帝君出手將那大虎擊成重傷,可誰想,那大虎倒地之時,眼中竟落下淚來。重傷的大虎將嬰兒放在地上,幾近掙扎卻依舊無法起身。后縉華才知,原來有強盜入附近山村行兇,嬰兒全家被強盜殘害,只有這嬰兒被大虎保護,才將將活了下來。
    帝君做了錯事,十分自責。將嬰兒尋了個去處,便帶著大虎去尋王母,借往生池一用。由此,縉華便欠了王母娘娘一個交情。雖說大虎終究還是死了,可這交情卻是要還。果然,前些日子王母尋上縉華,說她的遠親表外甥十分頑劣,已在河海之內闖下了諸多亂子,最是需要一介名師去教育引導。是以,縉華才會放出要比武招徒弟的風聲。
    眾人一聽太白此言,明白過來原來這內定的名額是王母娘娘的人,便全都紛紛散了,畢竟不該和王母娘娘作對。
    可大部分仙人是散了,可卻還有那么幾個,卻并沒有散。因此,此次來參加招徒比試的,除了王母娘娘的遠親表外甥,也就是流沙河龍王的幺子水落之外,還有鳳族的世子白念,和妖王之子卞寧。
    鳳王和妖王堅持認為,若縉華當真內定了徒弟名額,完全沒有必要召辦這次的招徒比試的嘛,帝君那么懶,能少一事肯定不愿多一事。所以既然他要舉辦比試,便是說明他并不愿收水落為徒,這才故意要以比試的方式,來選一個自己真正喜歡的徒弟。
    自然,他們的想法也確實是縉華的想法。他向來獨來獨往,卻愿意看在王母的面子上招徒,這對王母已是天大的客氣。至于最終究竟是否招了水落為徒,便全看水落造化,哪怕是王母,也不可多說什么。
    這段時日,水落,白念,還有卞寧,全都在各自埋頭苦練,甚至時不時地便湊在一起相互切磋。自然,三人都是天之驕子,切磋來切磋去,誰都不服誰。
    半月之前,又是這三人湊在一起打群架,太白金星在給觀音大士傳信的路上,整巧路過這群小蘿卜頭,便又停下腳步,笑瞇瞇道:“你們練得如何了?”
    水落是流沙河小霸王,一頭神氣又霸道的龍。他昂著胸脯撫著自己的龍須說道:“本龍出馬,自是無敵!”
    白念是只白鳳凰,模樣溫潤,氣質出眾,最是俊美。他一拱手,神情自信:“小生有把握!
    至于妖王之子卞寧,乃是一只牛妖。力大無窮,心眼也純,只是憨道:“小生也會努力的!”
    水落鄙視地白了卞寧一眼:“人家白念長得白白凈凈像個小白臉,他自稱‘小生’也就算了,你長得虎背熊腰的,也配自稱‘小生’?你自稱‘鄙人’還差不多!
    卞寧瞬間就漲紅了臉,不知所措得站在原地。
    白鳳凰連忙安慰卞寧,一邊對水落的粗俗愈加鄙視三分。
    見他們幾個又吵起來了,太白金星連忙勸架,說道:“哎呀呀,看到你們感情這么好,那小仙就放心了!闭,卻又想到什么似的笑了起來,補充道,“對了,還有一只螃蟹小妖,也要和你們一道參加比試!
    水落不屑道:“不過是區區螃蟹小妖,我可不會把這種貨色看在眼里!
    太白金星道:“小螃蟹雖不起眼,可帝君對她卻甚是喜歡!
    水落皺了皺眉,有些不高興了:“帝君再喜歡,也該遵守規則來。只有在比賽中獲勝的,才能成為他的徒弟!
    太白笑瞇瞇:“你說得在理。時辰不早,各位繼續,小仙就不叨擾了!闭f罷,這才笑瞇瞇地走了。
    太白走后,三人只繼續切磋了半晌,便各自散了。太白的話倒是宛若魔咒般圍繞著他們,讓他們頗是糾結,那螃蟹精討帝君的喜歡,也不知帝君究竟會不會偏心……
    三人各自糾結。糾結著糾結著,時間便不疾不徐地過渡到了比試這一日。八月初七,天晴有微風。大涼山頂,早已十分熱鬧。
    比試擂臺便建在半空處。而更遠處些的高臺上,乃是給縉華帝君的御座。
    此番比試的規矩正是,被打落擂臺者,便算是輸。兩兩對決,最終剩下的,便是縉華帝君的徒弟。
    第一個到大涼山的乃是白鳳凰。白鳳凰的爹娘親自陪著他來,鳳王同白鳳凰又交代了幾句,這才攜著自己的妻子走去客席入座了。
    這場賽事頗受三界關注,因著縉華仙邸的侍女侍童們十分體貼地設下了諸多座位,便是用來給好奇圍觀的仙人們專供的。
    果然,等白鳳凰全家之后,隨之而來的果然是各路神仙妖精,可見三界人都有個劣根性,就是喜歡湊熱鬧,看八卦。
    而等白鳳凰之后,隨之而來的便是白念和卞寧,三人各自打了個皮笑肉不笑的招呼后,便不再多說,各自養精蓄銳去了。一直等到最后一名傳說的螃蟹精,也便是黛兒,也終于騎著白云落在大涼山后,觀眾席的諸位,終于隱隱的沸騰了。
    早就聽太白說起,說這幾日在青弦山,縉華帝君日夜和一只螃蟹仙寵朝夕相處,日夜相對,如今看來,竟誠不欺我!
    一向獨來獨往的縉華帝君,竟然有了曖昧對象,這簡直就是足以震驚天界的大事。一直坐在觀眾席圍觀的電母最是爽快,當即低聲道:“我設賭盤,要壓下注的可趕緊了!”
    此言一出,眾人紛紛下注,有壓水落的,有壓白念的,壓卞寧的和黛兒的則是寥寥無幾。
    水落不單綜合實力強,且還有王母娘娘做后盾,他勝出的幾率,自是最大?伤膸茁蚀,賠率便低。倒是黛兒的賠率,竟驚人地達到了一比五千兩,讓人結舌。
    水德真君偷偷問太白:“不知仙君覺得,應該壓誰?”
    太白星君十分得意:“我自是壓黛兒的。在青弦山內,黛兒可親自得了帝君真傳,我相信帝君,定會收黛兒為徒!
    水德真君本還猶豫,見狀干脆也道:“既然仙君壓了黛兒,小仙便和仙君一齊。小仙雖俸祿卑微,生活費捉襟見肘,可也愿意信仙君一次!
    說罷,水德真君果真轉身就去尋電母,將身上僅有的十兩銀子全都壓在了黛兒的名字上。
    眼看黛兒也已落在了大涼山頭,太白金星趕緊閃身去了黛兒身旁,笑瞇瞇道:“黛兒小妖,你可終于來了。上次你脫我調查的事,小仙倒是調查妥了!
    黛兒見到太白,正要高興呢,便聽太白這么說。于是便讓黛兒愈加高興,她一時忘了規矩,竟忍不住伸手緊緊捏住太白的胳膊,急切道:“可是當真?您當真幫我查出那位凡人的下落了?”
    可說話間,遠處便一道純白色的身影,已閃身到了擂臺跟前。正是縉華帝君無疑。
    只是。他居高臨下看著黛兒捏著太白的胳膊,看著她激動的模樣,只覺得這一幕十分刺眼。前一刻尚且云淡風輕的臉色,此時已變得淡漠無比。
    手機飛庫小說網m.xcbookba.com

本文網址:http://www.069228.buzz/xs/332/332700/8167401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www.069228.buzz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网上gpk钱龙捕鱼怎么样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