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庫小說 > 都市小說 > 沒鉗,倔強 > 正文 第十章 尋找鳳凰蛋

正文 第十章 尋找鳳凰蛋

推薦閱讀:軍長立正:服從最強軍嫂!、田園嬌醫:山里漢子,不經撩、快穿之炮灰女配有劇毒、狂兵贅婿、皇上非要為我廢除六宮、說好離婚你別慫、我的附靈系統、火影之木葉錦鯉、最后一個高手、穿書后她成了惡毒女配、

    水落咬牙,看著白念的目光變得陰狠無比。手機飛庫小說網m.xcbookba.com可終究還是什么都沒說,只伸手重重擦了擦唇,便沉著臉轉身離開。
    白念獨自一人站在比試臺上,臺下眾仙紛紛向鳳王鳳后道喜,鳳王亦是美滋滋,覺得自己的兒子確實爭氣。站在帝君旁邊的侍女亦上前一步,高聲宣布:“如今勝負已出,帝君之徒正是鳳族三殿下——”
    可不等這侍女唱喝完,白念已站出一步,輕笑著打斷了她的話:“且慢!
    在場眾仙瞬間又將目光掃到他的身上。
    白念對著縉華帝君作揖鞠了一躬,繼續朗聲道:“不,比賽并未結束!
    聞言,眾人紛紛詫異,不明白白念葫蘆里賣的什么藥,明明他已將水落都打落臺了,卻還這樣說。
    白念伸手指了指漂浮在半空祥云上的黛兒:“我還未曾和黛兒比出高下,待我等比出高下了,再宣布不遲!
    說罷,白念徑直飛到黛兒身邊,將黛兒重新帶到了臺面上,緊接著,白念對著黛兒眨了眨眼,低聲對她道:“別忘了我們之間的約定!
    話音未落,白念已徑直飛身下了比試臺,只留黛兒一人愣怔地看著空白的比試臺,腦袋有些轉不過彎來。
    在場眾人全都被白念的騷操作給驚呆了。直到半晌,鳳王鳳后全都站起身來,先是一臉仇視得看著臺上的黛兒,緊接著便忍怒地看著朝著自己走來的白念,一齊質問他為何要這樣做。
    特別是鳳后,十分生氣,亦無法理解,包養得當的風韻女子,此時竟生生被逼出了兩道眼尾紋。她急道:“念兒,成為帝君的徒弟,不正是你一直期待的事嗎?為何明明已經成功了卻又臨時放棄?”還是用一種如此可笑的做法,主動放棄。
    白念看著自己的雙親,依舊淺笑吟吟。他溫柔地彎著雙眼,笑道:“因為,我發現了更值得我去做的事!
    鳳王氣炸了:“你這是將這場比試視作兒戲!”
    白念不疾不徐:“父王,我很清楚我在做什么。更清楚自己想要什么,不想要什么!
    鳳王不想再和白念再說下去,他只覺得自己的老臉都被這個臭小子給丟光了。當下猛甩袖子,轉身走了。鳳后也冷著臉不再說話,跟著鳳王離開。白念則還轉頭看了黛兒一眼,這才慢悠悠得也走了。
    就這樣,堂堂縉華帝君的關門弟子,竟然被螃蟹精黛兒給撿漏了。
    而此時間,帝君也站起身,淡漠道:“螃蟹精黛兒贏得了比試,今日比試就此結束!闭f罷,他竟然也轉身走了。
    只留下一眾吃瓜群眾面面相覷,摸不清楚帝君這話是什么意思。
    帝君說黛兒是勝出者,卻沒有當場宣布就要收黛兒為徒,這是不是說明這其中還有懸念?
    黛兒抿著嘴,心酸得看著帝君離去的背景,心中難受得厲害,哪里還顧得上和還在圍觀的太白金星告辭,一個閃身便朝著帝君沖了過去。
    縉華帝君步伐走得大步且疾,黛兒一邊追一邊沖著他的背影追了許久,才終于堪堪攔身在他面前。
    黛兒一眼不眨地看著他,聲音微顫:“帝君,你可是生氣了?”
    縉華帝君只是面無表情地看著她,雙眸幽深,黛兒根本看不清楚他的情緒。黛兒忍不住走近他一步,又說:“帝君,你說話!
    帝君看著她,半晌,才緩緩道:“你答應了他什么!
    黛兒有些沒反應過來,微張嘴唇看著他。
    帝君道:“什么條件!
    黛兒這下有些明白了:“你是說,白念嗎?”她連忙又說,“我只是和白念說好了,他若是能讓我成為你的徒弟,便答應他一件事!
    帝君瞇了瞇眼:“什么事?”
    黛兒茫然道:“他還未曾對我說呢!
    帝君應了聲,便穿過黛兒要朝著前頭走去。黛兒連忙又快走幾步攔在他面前,忐忑道:“可我終究還是贏了比賽了……按照比賽規則,帝君得要招我為徒弟才行!
    帝君譏誚道:“你能舞弊,我便不能嗎?”
    黛兒哀嚎一聲,傷心道:“帝君怎么可以這樣!”
    帝君伸手指向很遠處,黛兒隨著他的手指放眼看去,只見此時此刻的遠處,有一堆山雞正在啄野梅吃。
    帝君道:“看到那堆山雞了?”
    黛兒木訥地點頭。
    帝君道:“你若是能讓那堆山雞生出鳳凰蛋,我便正式收你為徒!
    黛兒:“……”
    帝君的臉上終于又浮現出了笑意,看上去就像是溫柔可親的大哥哥。帝君拍了拍黛兒的肩膀:“精誠所至,金石為開。加油,我看好你!
    扔下這句話,帝君這才心情愉快地走了。只留黛兒臉色鐵青地站在遠處,望著遠處那群山雞發呆!
    等黛兒雄赳赳氣昂昂朝著山雞們走過去的時候,那群山雞依舊在啄野梅。黛兒抿著嘴,一下子就抓起了其中一只最為肥碩的山雞,陰測測道:“我問你,你能生出鳳凰蛋嗎?”
    這只山雞被黛兒身上的殺氣給嚇壞了,連說話聲音都不利索了:“我我我,我是公雞,咋咋咋會下蛋!”
    黛兒道:“哪只是母雞?!”
    山雞立馬伸著雞翅膀指了指附近的一只蘆花雞。
    黛兒瞬間放開手中的公雞,一個猛撲就把那只蘆花雞抓在了懷里。這只蘆花雞嚇得直哆嗦,看著黛兒的目光帶著一層懼怕。
    黛兒繼續陰測測道:“我問你,你能生出鳳凰蛋嗎?”
    蘆花雞渾身顫抖:“俺俺俺只是只雞,只只只會生雞蛋!”
    黛兒不死心,依舊一眼不眨地盯著它。嚇得這只蘆花雞身體一陣猛顫,突然之間黛兒就感覺這雞屁股的地方多了一個什么東西。
    放眼一看,這雞竟然下了個蛋。
    這蛋白白凈凈,就是個雞蛋。
    蘆花雞小心翼翼道:“俺說了俺只會下雞蛋的嘛!”
    黛兒:“……”
    和山雞作對終究是無用功。它們只是一群在大涼山上生活了多年的雞,又懂什么呢。別說是生出鳳凰蛋,它們約莫連鳳凰長啥樣都沒見過。
    黛兒垂下眼簾,又捏了朵祥云,任由自己漂浮在大涼山的云端,看著漫天星辰發著呆。
    她不明白為何帝君要提出如此刁難的要求。他實在不喜歡自己,為何還要讓自己來參加這個比試呢。黛兒想不通。
    他讓自己來參加這個比試,轉頭又故意刁難自己,不讓自己成為他的徒弟。除了故意羞辱之外,黛兒真的想不出帝君還有什么理由要這樣做。
    可是,他是堂堂的四方大帝之一,為何對誰都是一副客氣有禮的模樣,卻非要對她如此刁難。是不是就因為她喜歡他,所以他才會這樣對待自己。
    黛兒覺得自己又變得傷心起來,傷心帝君對自己的針對,傷心全世界都能得到帝君的溫和有禮,卻只有自己收獲他的為難。
    頭頂天空滿布星辰,看上去漂亮極了。各個星宿和星座都在盡職盡責,點綴著三界的夜空。天地明明如此寬闊,卻只有自己仿若無處可去,無依無靠。
    迎面吹來一陣夜風,還夾著沁人心脾的溫柔花香。世界這般美妙,可她卻還在發愁,自從她認識帝君開始,她竟然都快忘了開心是一種什么感覺。
    莫名的,她突得便從心中蔓延出一股不服來。讓她參加比試的是他,故意刁難不讓她當徒弟的也是他,自己竟只有任他擺布的嗎。不,她才不要這樣!
    既然帝君非要山雞下出鳳凰蛋,那她便想法子,努力讓山雞生個鳳凰蛋!
    想及此,黛兒眼中猛的爆發出一陣執念來,她從云端站起身,駕著云朝著北方方向便沖了出去。
    ·
    鳳族地界正是在仙界以北的鳳侖境內。
    鳳侖占地寬廣,靈氣逼人,又有無數靈山在其境內,最是適合鳳族的修煉不過。
    只是鳳侖距離縉華帝君的大涼山相去甚遠,因此等到黛兒好不容易到了鳳侖之后,已是三日后光景。只是黛兒愈接近鳳侖,便越能感受到從鳳侖內傳來的灼熱。鳳浴火,因此鳳侖內的環境熱度十足,艷陽普照,最適合鳳鳥生存。
    等到黛兒好不容易終于來到鳳侖入口,天色已是始黃昏。成片成片的艷紅色火燒云將這一片天空染成了紅色。鳳侖入口乃是兩座尖峰之中的狹窄甬道,只要通過甬道,便算是入了鳳族境內。
    兩座尖峰靠得甚近,崖壁上遍布各種五顏六色的艷麗花朵,在黃昏照射下,煞是好看。黛兒看得新奇,忍不住伸手碰了碰身邊的一朵小紅花。
    可誰知她的手指才剛觸碰到那花朵,那花朵竟一下子就包裹住了黛兒的手指,刺痛隨之傳來。黛兒立馬將自己的手指挪了回來,只見自己的指腹已經多了一個針扎似的小窟窿,正在朝外冒著血珠。還記得娘親曾對她說過,越好看的東西都是有毒的,看來娘親誠不欺她。黛兒瞪了這朵小紅花一眼,這才大步朝著甬道的前方走去。
    等黛兒走到甬道中心的位置,便見前方空氣中涌動著一層漣漪。伸手一碰,果然,這一處竟是被加了結界的,怕是無法輕易入內。
    黛兒暗自卯足力氣,提著周身修行努力朝著這結界撞去,可也只是把自己撞了個狗吃屎,這結界如此深厚,無人引路,她根本進不去!
    在又反復嘗試數次未果,黛兒頂多只把這道結界撞出了點痕跡,過不了片刻它也就自行恢復了。
    眼看頭頂的天色已由黃昏過渡到了夜晚,黛兒蹲在結界前,抱緊雙腿,望著結界出神。半晌,黛兒慢慢站了起來,捏了朵浮云,便沿著結界一路往上飛。
    可沒想到這結界竟然也一路直通云霄,約莫在穿過第二層云時,才緩緩往前延伸,將整個鳳侖包裹覆蓋。
    黛兒跟著結界一直往前飛去,一邊透過結界看鳳侖內的夜景,只見鳳侖內部鳥語花香,草木覆蓋,花朵濃郁,美不勝收。螢火和泛光的鳳凰齊飛,美得讓人心動。
    黛兒漂浮在結界上行走,一邊用力踩踩腳下的結界。自然,結界根本不為所動,依舊堅強如磐石。黛兒干脆在結界上又滾又爬,倒是玩得歡樂無比。半晌,黛兒玩得累了,趴在結界上連什么時候睡著了都沒了印象。
    第二日,黛兒在清晨的日光照耀中醒來,揉了揉眼,正打算去附近山頭洗漱洗漱,可不知怎的,她突然就看到前方的結界有塊凹陷,仿若被人破壞了。
    試探著走過去,蹲下身,伸手摸了摸,黛兒發現這一處的結界果然不對勁,竟是被人修補了的。且修補的并不好,坑坑洼洼,一看就是豆腐渣工程。黛兒干脆捏了個術法,奮力打在這塊被人修補的結界上,半晌,這結界竟然真的松動了!黛兒喜出望外,愈加用力地打擊著這塊結界碎片,終于聽到‘嘭’的一聲,結界破了。
    雖說只有小小一塊的結界破洞,可對黛兒而言已是綽綽有余。她搖身一變變成小螃蟹,八只蟹腳便急急地朝著這結界破洞爬了進去。
    由此,黛兒正式入了鳳侖。
    鳳侖境內,山清水秀,亦十分繁華。鳳鳥族群們在此境地內安居樂業,過著平凡而樸實的生活。
    為了更像鳥類,黛兒還特意往發髻上插了幾根艷麗的長毛,這才心安理得地走在鳳侖的街道上,一邊看著大街上的客棧酒肆,一邊好奇地打量。
    鳥類們在鳳侖內自成一個國度,民風淳樸,最是善良。
    黛兒入了一家包子店,點了兩只樹蟲肉包吃。雖然味道怪怪的,但她還是勉強笑著把包子給吃下去了……店家娘子見黛兒長得可人,還十分好心情得說道:“這位小娘子,你長得這樣漂亮,一定是只孔雀吧?”
    黛兒干笑著連連道:“啊,正是正是。我正是一只孔雀。店家真是聰慧呀!
    店家娘子道:“既然是孔雀,那就再嘗嘗我店里的蚯蚓包和蟋蟀包吧?都是剛出爐的,可香可香了!”
    黛兒臉色都變了:“啊,不用,真不用。我……我最近在減肥,我已經吃飽啦!”
    店家娘子很失望:“是嗎,那真是太遺憾了!
    黛兒干咳一聲,便嘆了口氣,憂心忡忡道:“店家,實不相瞞,我已有孕,馬上便要產蛋了?晌覅s是剛來鳳侖不久,人生地不熟的,你可知這蛋,產在何處更為安全?”
    店家娘子一聽,便熱心腸地圍了過來,正色道:“原來小娘子已有身孕。既然已有身孕,怎能減肥呢,來來,我去端包子給你吃,小娘子盡管放心吃便是,若是銀子不夠,我可收你少些!闭f話間,店家娘子又轉身去端包子去了,黛兒根本來不及把阻止的話說出口……
    于是須臾之后,黛兒的面前便多了足足八個蚯蚓包和蟋蟀包,黛兒生無可戀地看著這堆包子,心情異常沉重!
    店家娘子還當黛兒在跟自己客氣,干脆將包子又往黛兒面前帶了帶,正色道:“小娘子先吃,吃了我再和你說!
    黛兒:“……”她咬咬牙,閉閉眼,努力不讓自己回味這包子的味道,便狼吞虎咽得將這八個包子大口大口地吃了下去。
    她吃得如此狼狽,不由讓店家娘子十分觸動,頻頻哀嘆:“小娘子,你看你都餓成什么樣了,卻還跟我客氣,實在是天可憐見!
    “……”黛兒忍不住雙眸含淚,委屈巴巴!——不!不是這樣的!真的是這些包子的味道,太……太詭異了!她長這么大,都沒吃過蚯蚓和蟋蟀做成的包子啊嗚嗚嗚……
    自然,這些都是黛兒內心的咆哮和吶喊,店家娘子是根本聽不見的。
    好不容易八個包子都入了黛兒的腹,店家娘子這才道:“在鳳侖啊,我們族鳥都是在北山群脈孵蛋的,那兒的氣溫和環境最適合養蛋,也最是容易孵化出健康的寶寶。只是你要注意了,北山群脈中最高的尖峰山莫要闖入,尖峰山是專供鳳凰蛋的,有重兵把守,可萬萬不得擅闖!
    黛兒心中一動,面上則絲毫不顯地連連點頭:“謝過店家,小女記住了!
    又問了北山的位置后,黛兒終于付錢走人。只是她才剛走出包子鋪不久,便急忙閃身到了隱蔽處,伸手扣著喉嚨,將方才吃下去的包子全都引吐了出來。
    只是……黛兒看著地上自己吐出來的這一堆,忍不住又吐了……嘔!
    ·
    北山的距離并不算遠,黛兒不過飛了約莫一個多時辰,便來到了北山群脈。
    這一片的溫度確實比之鳳侖城內,要溫涼許多。鳳侖城內的溫度甚是炎熱,并不適合孵化蛋寶寶。而北山這一片山脈,大大小小足足有十幾個山頭,其中最大最陡峭的,則是被群山圍繞著的最中央的山峰,看來這便是尖峰山無疑。
    黛兒飛身到尖峰山附近的一條山泉邊,立馬化作原型,一頭扎進了泉水之中。又沿著泉水一路逆流而上,通過泉道進入尖峰山去,一切竟也是神不知鬼不覺。
    尖峰山的山腳,山腰,以及山頂,確實都有重兵把守。特別是在山腰的蛋守所,門口更是警衛森嚴!不斷有士兵隊列沿著山腰環繞巡邏,蛋守所的門口也至少站著左右各五位的站崗士兵,手握兵器一動不動得站在原地。
    潛伏在一旁山泉底的黛兒有些發怵,不知自己究竟該如何才能靠近山洞,然后偷取里頭的鳳凰蛋。
    好在黛兒十分有耐心,竟一連在泉底潛伏了整整三天。而慢慢的,她也終于摸索出了一些頭緒,這些站崗士兵兩日一換,于當日的午時,準時交接工作。
    而交接了工作之后,新交換的士兵們總會懈怠片刻,才正式進入工作。黛兒暗搓搓地想,她可以趁著下次交接的時候,見縫插針得溜進蛋守所,否則一直在水中這樣等下去,可不是什么好法子。
    于是做了決定的黛兒便睜著一雙大眼睛,日日在河水里盯著這群士兵們,總是盼望著他們能夠多偷懶一會兒,好給自己這個偷蛋賊一個發揮的機會。
    可惜黛兒在河水里一連盯了五天,眼睛都快熬成斗雞眼了,竟也不見他們再偷懶。眼看第六日的陽光馬上就要照耀大地,這一刻,螃蟹精黛兒,終于忍不住流下了痛苦的淚水。沒錯,這淚水就是熬夜熬的。
    而很快的,一轉眼之間,時間竟已過了足足半月有余。黛兒便一直泡在泉水中,餓了吃點小蝦米,渴了喝點兒山泉水,依舊時不時地注意著那頭情況。
    她已經想通了,此事能不能成,端看老天爺給不給自己機會。若是上天注定自己和縉華帝君沒有緣分,她自然是拿不到鳳凰蛋的。
    而就在黛兒打算放棄的時候,事情卻出現了轉機。
    這一日,就在黛兒一如往常得在待在山泉底吐泡泡時,卻聽著耳邊傳來一道十分耳熟的聲音:“你們都下去吧,讓我獨自待會!
    “是,太子!彪S即傳來的,便是一眾士兵退場的腳步聲。
    黛兒一個哆嗦,瞬間探出腦袋瞥了眼前方情況。卻見前方蛋守所的門口,一位身著月白刺繡龍鳳圖襟衫的男子,正負手而立站在那處。而原本那幾個風雨無阻的士兵們,已經不在原地!
    而這個男子,可不正是將縉華帝君徒弟之位白白讓給自己的白念白鳳凰嗎?
    竟能在此處他鄉遇故知,黛兒十分激動,正要和他打招呼呢,可話到嘴邊,便被她硬生生地吞了下去!趺唇o忘了,她現在是要來偷他們鳳族的蛋,他若是知道了,怕是只會一刀把自己砍死,她現在豈能暴露自己?!
    手機飛庫小說網m.xcbookba.com

本文網址:http://www.069228.buzz/xs/332/332700/81674015.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www.069228.buzz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网上gpk钱龙捕鱼怎么样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