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庫小說 > 都市小說 > 沒鉗,倔強 > 正文 第十三章 偷盜鳳凰蛋

正文 第十三章 偷盜鳳凰蛋

推薦閱讀:幻影飛碟、變身游戲開發女神、法寶是公交車、聯盟之AD必須死、三國爭鼎、覆殷商、星際修煉狂潮、第九次靈氣復蘇、超神列兵、白骨入侵、

    且說自從章若被白念毒打了一頓又連挨了二十道天雷之后,當真是元氣大傷,緩了許久都不曾緩過來。手機飛庫小說網m.xcbookba.com最終還是在床上將養了足足將近三個月,才終于讓自己的身體恢復了大半。
    而與此同時,又聽說就在他們趕著去九重天領天雷劈的那一天,天帝天后們正在蟠桃宴,而更可氣的是天帝竟然還賞了鳳王三只蟠桃,其中有一只就是給白念的,這就讓他更加氣難平,只覺得自己真是倒霉,處處都被白念壓一頭也就罷了,可明明他被白念打了,反而他還得了蟠桃。
    嫉妒使章若質壁分離。他心中突然就閃過一個陰狠的念頭,想要好好報復報復他。
    而就在章若還躺在病床上痛苦不堪的時候,此事的一手策劃人賀蘭倒是找上門來了,看到章若一身的傷痕時,還愣了許久。
    賀蘭有些不敢置信地問他:“這當真是被我表哥打的?”
    章若怒道:“這還能有假不成?你那好表哥在小龍宮外頭,當著千萬海民的面將我打得滿地找牙,害得老子顏面盡失,可恨我法不及人,否則我定然要找他報仇!”
    賀蘭連忙安慰:“章若別氣,你好好想想,此事能是我表哥的錯嗎?我表哥也是受害者呢!真正的罪魁禍首可不該是那個賤婢嗎,她非但勾引了你,還勾引了我表哥,將你們都耍得團團轉,讓你們沖冠一怒為紅顏。呵,她倒是長臉了,可你的臉,和我表哥的臉,卻全都被她丟盡了!
    章若一聽,覺得賀蘭十分在理。當即目光冷冷地說道:“你說的不錯。這一切確實是那賤蹄子惹出來的。若非她故意在我面前搔首弄姿,我如何會一時昏了頭,將她綁到我小西海來。對,這一切都是她的錯,就是她的錯!”
    說到后面,章若情緒十分激動,竟直接大聲咆哮了出來。仿佛全然忘記了是自己用迷香將她迷暈,再將她扛到龍宮來的。這個道理,倒是和人間的某些奸詐男子,有異曲同工之妙。之前黛兒就聽說過,在人間相當多的地方,但凡男子了某位弱女子,其他人便先反咬一口,說是這位弱女子自己不檢點,才害得男人要來她,總歸是‘蒼蠅不叮無縫蛋’。女子但凡反駁一句,都是要被旁人罵死的。否則這男人為何偏偏你,卻不去其他女人?
    同樣的,就跟章若當初一樣,為何章若偏偏是將黛兒綁回來了,而不是綁其他女人回來?所以錯都是在黛兒身上,就是黛兒自己放蕩,才引他犯下錯事。
    章若一想到這些,便覺得自己愈加占理了。反正自己沒錯,錯的都是別人;反正自己這個男人沒錯,錯的都是那些女人。
    賀蘭也幫腔:“對對,錯的都是那只小妖精。所以,不如將那小妖精想法子除了,也算是能讓你出口氣!
    章若冷笑起來:“此話甚有理!笨尚χχ,又皺眉,“可你表哥的世子府,家兵甚多,且還有一層厚結界。我怕是連闖都難闖得。此事自是該你去做!
    賀蘭哪里不想自己親手滅了那只小妖?伤耙呀浫堑帽砀绮挥淇,若是讓表哥知道是自己殺了黛兒,他豈不是更要恨死自己了?想及此,賀蘭連連搖頭:“此事萬萬不可!
    章若不高興了:“哪里不可?”
    賀蘭笑著解釋道:“你想想。我如今還能當當臥底,和你做個接應?晌胰羰菤⒘索靸,皆時我表哥肯定是要追究的。若是一著不慎,將我給供出來了,我表哥這般寵愛那小妖精,必然不會再讓我接近他。那你不就少了個眼線了?”
    章若心中暗自思忖,這個賀蘭小賤貨也不過是嘴上說的好聽。實際上呢,還不是怕事情敗露,牽連到她自己身上。章若對這種陳府太深的心機女并不喜歡,當下也只是冷笑兩聲,不做回應。
    賀蘭見他不說話,連忙嘆息道:“唉,也不知究竟如何是好。表哥被那小妖精如此迷惑,怕是一時半會也無法清醒的了。難道真的只有眼睜睜看著那小妖精登堂入室,成了我表哥的妾室嗎……”
    章若卻突然之間腦海之中似抓到了什么,讓他忍不住皺了皺眉。
    賀蘭見他這副模樣,好奇道:“章若,你這是怎么了?”
    章若緩緩道:“那妖精并不是鳳侖的,所以她來鳳侖,究竟是為了什么?”
    賀蘭道:“自然是為了接近我表哥。否則還能是為了什么!
    章若心中終于有了想法,他冷笑起來:“我卻覺得,她來鳳侖的目的,并沒有那么簡單!
    ·
    轉眼又過月余。黛兒也逐漸開始習慣了在世子府做點心當個小廚娘的生活。只是她臉上的笑意卻越來越少,反而時常做噩夢。她又夢到帝君一臉冷漠得看著自己,讓自己想法子讓山雞生出鳳凰蛋來。
    她在夢境中一次又一次得哭著求他,求帝君不要對自己這般冰冷無情,可帝君終究還是沒有多看她一眼,每一次都是徑直甩袖離去。
    又一次被夢境驚醒,黛兒滿頭是汗地呆坐在床上,愣怔地回想著帝君在夢境中的那張冷酷的臉。
    她陷入了夢魘,也已不記得自己究竟已經多久沒有睡過一個好覺?芍灰婚]上眼睛,帝君的臉頰帝君的身形,甚至是帝君的喜怒哀樂舉手投足,都反復在她腦海中閃現,讓她感到喘不過氣。
    她難過地想,自己竟又害了相思病。明明自己都已經打算忘記他了,可他卻這般淘氣,每夜每夜都要跑到她的夢境中來。
    不,不行。黛兒咬緊牙關,忿忿得想,既然帝君總是跑到自己的夢中來,那她便盡快想法子去見他。哪怕她到了最后真的要放棄了,那也是要見他最后一面,親自和他告別的。
    她追著他跑了這么多年,她總得親口和他說一聲再見,來為這段痛苦又悲傷的暗戀做個告別。
    第二日一大早,黛兒便跑去尋白念,對白念說,自己需要盡快離開。并打算和白念打個商量,能不能提前讓她離開。
    初升的日光打在她的臉上,襯得她的小臉紅撲撲,就像個方才熟透的小蘋果。白念放下手中的,柔聲道::“你想要離開,去哪里?”
    黛兒輕聲道:“我要去尋帝君。我要親口和他告別。我……我沒能讓山雞孵出鳳凰蛋,是我失敗了。我做不成他的徒弟了!
    白念心中一顫,嘴唇微微緊抿:“黛兒,不要再去找他!
    黛兒不解:“為什么?我都不曾和他道別,難道我不該親口和他說再見嗎?”
    白念道:“有些時候,見不如不見。見了,也不過是徒增傷感,徒增不舍罷了!
    黛兒只是愣愣地看著他。
    白念道:“你當真是為了和他說再見,還是說,你只是想趁機,再多看他一眼而已?”
    黛兒臉色難看之極,說話帶著微顫:“不,不是這樣的。我,我真的只是想和他告別!
    白念的雙眸卻仿佛能看透一切,他一眼不眨地看著她,不再說話。黛兒只覺得白念這樣的眼神,讓她覺得羞愧無比。她不由別開眼去,不敢再對著他的目光。
    直到許久,白念才柔聲道:“好,我放你離開!
    黛兒這才重新看向他,雙眸卻帶上了亮光:“真的?”
    白念心下一嘆,面上又柔柔地看著她:“自然是真的!
    白念又問:“你可還會回來?”
    黛兒略一遲疑,才緩緩點頭:“等我忙完了事,我、我定會回來的!
    白念笑道:“好,那我便在鳳侖等你!
    黛兒十分歡喜,又甜甜地謝過了白念,這才開心地轉身跑了出去。
    白念在房內看著黛兒跑走的樣子,雙眸微黯,輕聲自言自語:“黛兒,你當真還會回來嗎!
    自然,這話黛兒是聽不到的了。
    等到黛兒收拾好了東西,便獨自上路。白念尚且念她不知出去的路口,特意叫了手下小五陪她,黛兒起先不愿麻煩白念,可白念卻非要讓小五陪著她。
    黛兒這才跟著小五一前一后地走了。
    二人騰著云,不過半個多時辰,就到了鳳侖的結界出入口處。
    小五嘴中不知念了個什么,便見前方的結界開始閃著微光,緊接著,便慢慢地開始列出一道空隙出來。黛兒瞧著神奇,對小五說道:“原來是這般,我還想再從你們結界的小破洞飛出去呢!
    小五道:“破洞?什么破洞?”
    黛兒便將自己進來鳳侖時看到的那個破洞口,和小五說了一遍,這才打算閃身走了?删驮诖藭r,突聽小五‘哎喲’了一聲,緊接著竟就直接昏迷在地,倒地不起了。嚇得黛兒臉色都變了變,急忙沖到他面前去伸手扶住他一邊走沖他喊道:“小五,小五?你怎么了??”
    可小五依舊緊閉雙眼,神情安詳,仿若只是睡著了。任由黛兒如何搖晃,他都沒有任何反應。
    她面前已經開啟的結界已被重新緩緩關上了。黛兒自然不可能撇下小五直接走掉。而就在此時,耳邊突然傳來一道耳熟的笑聲。黛兒放眼望去,便見此時此刻章若已經站在了自己身邊,穿著黑色玄衣,居高臨下看著自己。
    黛兒怒目而視:“你對小五做了什么?”
    章若笑道:“我對他做了什么,你猜!
    黛兒更怒了:“章若,你好不要臉!竟還敢來尋我!”
    章若卻道:“我始終記得你說你要鳳凰蛋。黛兒,我可以讓你取到鳳凰蛋,只要你答應我一個條件!
    黛兒愣了一愣,她看著他,半晌,才撇過頭,冷聲道:“我才不要什么鳳凰蛋,你是不是瘋了?”
    章若道:“你當真不要鳳凰蛋?可你來到鳳侖,不就是為了偷鳳凰蛋嗎?”
    黛兒臉上不由露出些震驚,雖然很快就被掩去,可還是被章若看了個正著。他心中冷笑,原本他也只是試著詐她一詐,可沒想到,還真有其事。
    章若繼續蠱惑:“來啊,只要你跟我來,我定能讓你拿到鳳凰蛋。只要你答應我一個條件!
    黛兒生氣道:“我才不要什么鳳凰蛋,你休要迷惑我!
    章若道:“當真不要?普天之下,除了鳳王和世子,便只有我能拿到鳳凰蛋了,你最好想好了再跟我說話,否則,過了這個村,可就沒有這個店了!
    黛兒目光冷然看著他,一眼不發。
    章若道:“好好好,既然你不要,那我走就是了。這侍從身上中的是嗜睡訣,只要睡個幾個時辰,自然就醒了,無礙的!痹挳,章若竟然果真要走。
    黛兒有些猶豫起來。若是她當真拿到了鳳凰蛋,便,便真的能做縉華的關門弟子了。她也保證,并不會傷害到蛋內的小鳳凰,她只是稍微借用幾個時辰,只要讓帝君看到山雞下出鳳凰蛋了,她便將這鳳凰蛋給送回來。她發誓!
    鬼使神差的,黛兒突然就叫住了章若:“慢著!
    章若轉過頭,笑瞇瞇地看著黛兒。
    黛兒咬牙:“你真能取到鳳凰蛋?”
    章若笑道:“黛兒姑娘早些應我,不就不用浪費我這么多口舌了不是?既然黛兒姑娘果真是要鳳凰蛋的,那便聽我的,我保證你能取到蛋!
    黛兒道:“你說的條件,是什么?”
    章若揮揮手:“現在可不說這個。我先帶你取到了鳳凰蛋再說。待事成之后,再說我的條件!笨闯鲼靸旱莫q豫,章若補充道:“你放心,我只是想讓你給我一樣東西,可不會再逼迫你做你不愿意做的事!
    黛兒這才稍稍安心:“你說,該去如何取鳳凰蛋?”
    章若道:“三日后乃是鳳族的祭祀大典,所有鳳凰全都要去小西海的西海島祭祀,皆是所有兵力都會集中向那邊,看守鳳凰蛋的士兵也會減少到只有兩人。介時你在里頭偷蛋,我在山腳接應你,你我里應外合,自然就能讓你順利地把鳳凰蛋拿到手!
    黛兒心口砰砰亂跳,慌亂得厲害:“真,真的能順利嗎?”
    章若道:“你信我便是,我還能坑你不成?”
    黛兒依舊十分緊張。她一下子想著對自己如此貼心的白念,一下子卻又想到自己想了這么久的縉華帝君。二人身影不斷在她腦中交替,讓她的腦子亂成一團。
    小五身上的嗜睡訣醒了之后,見身邊沒有黛兒了,便當黛兒已經離開鳳侖,回去向白念匯報去了。而黛兒在這三日之中,還是回到了蛋守所旁邊的那條山澗內,潛伏在那一心一意得觀察。
    到了第三日上,黛兒一瞧,果真就看到蛋守所門前的士兵只留下區區兩個。黛兒暗中朝著他們也扔了一道嗜睡訣過去,很快的,那兩個士兵就睡暈了過去。
    黛兒趁著此時間,快速恢復人形朝著山洞內沖去。直接用最大力的術法沖破門口的結界,黛兒直接沖到了最里頭,便要伸手去抓距離自己最近的那只鳳凰蛋。
    可就在此時,就聽身后快速傳來好幾道腳步聲,也沖到了山洞內來。黛兒慌忙轉過身看去,就見身后竟是足足一組士兵,此時正將自己盡數包圍。
    而站在這群士兵最中間的,正是賀蘭。
    賀蘭身上穿著扎眼的明黃色絲紗裙,看著黛兒的目光挑釁又得意。賀蘭一步一步走近黛兒,冷呵道:“我就說有妖孽想要偷鳳凰蛋,幸好我早早稟明姑媽,做了準備,這才不至于讓鳳凰蛋落入賊人之手。還不快將這賊人拿下,壓她去見鳳后!”
    眾將士連聲應是,一下子就將黛兒給禁錮住。而黛兒也終究沒了聲音,只是沉默不語得看著地面,任由眾人將她押下。此事她直到現在才明白過來?蛇@事,該怪章若和賀蘭嗎?是她自己要偷鳳凰蛋的,也是她自己起了偷盜之念,才會這般輕易地爬入他們設計的陷阱啊。
    黛兒覺得心底難受極了。阿爹說過,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此話誠不欺她。若是這種丑事,傳到了阿爹和縉華帝君的耳中,她甚至根本無法想象他們會有多失望,又會用怎樣的目光看待自己。
    光是想想,黛兒都覺得胸口沉得喘不過氣來。她真的是又傻又蠢,心腸又壞,她再也不是個好姑娘了。
    這群士兵很快就將她壓到了鳳宮主殿。
    鳳宮氣派莊嚴,樓臺閣宇,無比大氣。主殿之中,四根紅木粗柱立在其中,支撐起寬闊的鳳宮主殿。士兵們將黛兒一路押到了高座之下,便朝著頭頂的鳳王鳳后一齊半跪下去。
    賀蘭乃是鳳后最歡喜的甥女,自然不用在乎這些虛禮。賀蘭直接走到高座旁,對鳳后說道:“姑父姑媽,這便是我說的偷蛋賊!這偷蛋賊十分可惡,為了偷鳳凰蛋,竟還蟄伏在表哥身邊做婢女,表哥竟都十分相信她,還始終幫她說話,不信她是個壞女人!
    鳳王鳳后瞇著眼睛看著黛兒半晌,總覺得黛兒有些眼熟。還是鳳王突然說道:“這小仙正是那日和念兒比試之人!
    鳳后再仔細一瞧,還真是。當初比試的時候,自己的念兒不知中了什么邪,竟將好不容易得到的冠軍位置白白讓給了這個小丫頭,可沒少讓她氣上個好幾日。畢竟能做縉華帝君的徒弟,可是怎么求也求不來的榮耀!
    眼下看到這個小丫頭又出現在自己面前,鳳后便氣不打一處來,對著黛兒冷笑道:“原來是你!
    手機飛庫小說網m.xcbookba.com

本文網址:http://www.069228.buzz/xs/332/332700/81674018.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www.069228.buzz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网上gpk钱龙捕鱼怎么样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