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庫小說 > 都市小說 > 沒鉗,倔強 > 正文 第十五章 拜師入師門

正文 第十五章 拜師入師門

推薦閱讀:世上最后一個女人、殘血玩家、從九龍奪嫡開始、洪荒之玄源造化天尊、游戲世界里的愿望師、全能大佬又被拆馬甲了、漫威之無限人格、諸天之從國漫開始、貞觀皇儲李承乾、變成狼妖怎么辦、

    她曾經設想過很多可能性。手機飛庫小說網m.xcbookba.com也許恩公是九天之上的仙君,又或許是三界之內哪戶仙家的貴子,又或者是什么犯了錯的仙友,被罰下凡去遭罪走一遭……可她唯獨沒有想過,恩公會是白念。
    白念已經給了自己這么多的恩情,他將觸手可得的帝君徒弟之位讓給了自己,在鳳侖有意保全隱瞞自己的偷盜鳳凰蛋之事,可自己卻轉眼又去偷盜鳳凰蛋去了……黛兒越想越難過,自己欠了白念這么多的恩情,可為什么到頭來,連自己那個在凡間舍身救自己的恩公竟然也是他?難道她欠白念的,真的要這輩子都還不清了嗎?
    黛兒越想越難受,就連太白又在她眼前對她打招呼,她都沒心思顧及了。太白倒也不生氣,只是笑呵呵得對黛兒說道:“是不是傻了?其實我也有些傻眼,沒想到你們二人這般有緣分。好了,小仙可不叨擾黛兒小友,這就走了,黛兒小友告辭!
    說罷,太白轉身就走。
    等到黛兒回過神來,身邊早已沒有太白蹤影。黛兒丟了魂似的用了晚膳,又修煉了帝君交代給自己的功課,左思右想間,心中依舊忐忑難平。
    適逢縉華帝君走來看她,見黛兒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樣,問道:“在想什么?”
    黛兒終于從魔障中稍稍擺脫。她看向帝君,雙眸便泛了紅,啞聲說道:“帝君,我可真真是遇到難題了!
    縉華走到她跟前坐下,伸手指著腦袋,靜靜看她:“何等難題?”
    黛兒將自己當初在人間遇到恩公的事一五一十跟縉華說了一遍,這才雙眸水汪汪地看著縉華,嗚咽道:“這可如何是好,竟然偏偏又是白念公子。我可該如何才能還清欠他的恩情!”
    縉華道:“你想還清恩情,是不是?”
    黛兒用力點頭:“正是如此!”
    縉華淡淡道:“為師后院有人參果。你若先想做報答,不如送兩個人參果過去!
    黛兒無比吃驚得看著帝君。畢竟帝君的人參果如此寶貝,別說是他一下就說送兩個出去,平常時候,能讓帝君送一個人參果,都已是天大的顏面了。
    縉華道:“人參果難得。三界之內除了萬壽山有一株,剩下的都在我處。萬壽山的那一株近來也不大好了,結不出什么好果子。你送人參果去,可不算是虧待他!
    黛兒訥訥道:“可,可帝君您如此歡喜人參果,怎會輕易給我兩枚……”
    縉華道:“用來給你還債,算不得輕易。你早些將恩情都還清了,才好安心跟我一齊修煉!
    黛兒連忙道:“可徒兒心中卻用之有愧……畢竟,這是師父的心愛之物!
    縉華道:“你若當真有愧,便好生修煉。早些出師,也算是對得起我!
    黛兒十分感動,只覺得縉華帝君這個師父實在是太好太好了,竟然愿意給自己兩只人參果用來還債?蛇@樣一來,她欠帝君的也欠了許多,可她卻根本不知該如何報答師父。
    倒是見帝君身上的深色袍子,她不由暗搓搓地劃算,一定要給帝君紋一件長袍,算是自己給帝君的一種報答。
    ·
    帝君的意思是讓黛兒快些將人參果送到鳳侖去,早日還清恩情,早日斷了念想,以免夜長夢多?煽N華帝君這般催的急,黛兒卻想著,自己才剛從鳳侖脫身回來。偷鳳凰蛋的風波還沒有完全平靜呢,還是等過些日子再把人參果給白念送過去,也是不遲。
    想及此,黛兒近日便還是專心跟著帝君一齊修行最基礎的仙法口訣。修煉,從基礎開始。
    而隨著日子一日日過去,黛兒拜師禮的日子便這般不知不覺得到了。按照原則上來說,只有行過拜師禮,黛兒和縉華帝君才算是稱得上是師徒。
    按照天界規矩,拜師禮應是非常盛大的?煽N華帝君一向都是一個低調的人,所以這次的拜師禮,也只是請了元始天尊和司命二仙,算是給他們的師徒禮做個見證。
    縉華規矩簡單,拜師禮的禮數也設定得簡單。僅僅只是元始天尊和司命二人站在高位后,縉華坐在高座上,再由黛兒給縉華倒茶,等縉華喝了茶,這禮數也就算是成了。
    黛兒手中捧著茶,仰頭看著縉華時的目光亮晶晶的,比之天界的繁星還要璀璨三分。她雙眸含笑,對縉華恭敬地舉手遞茶,說道:“師父喝茶。從此以后,師父便是徒兒的尊長,是徒兒余生一心一意侍奉的人。徒兒定會努力修行,不負師父所望!”
    縉華從黛兒手中接過了茶,放在嘴邊輕啜兩口。由此,便算是禮成了。
    只是在縉華喝完茶后,還從衣袖中掏出一個小小的圓環來,遞給黛兒。
    黛兒好奇接下,低著頭不斷打量。
    縉華道:“此乃乾坤圈。在危急時刻,可保你一命。你隨身攜帶在手腕上就好!
    黛兒點點頭,依言將這銀圈子戴在了自己的手腕上,又對著縉華跪拜三次,這才起身了。
    縉華示意黛兒退下去練口訣,又和元始天尊和司命點了點頭,讓司命先留下,便送別了元始天尊。
    等到元始天尊也走后,整個房間便只有司命和縉華帝君二人。
    司命頗為鄭重地說道:“帝君可是想好了?”
    縉華笑道:“我和小徒弟的拜師禮都已完成,你說呢?”
    司命嘆道:“就在不久前,帝君您這小徒弟的命盤,便變了!
    縉華道:“愿聞其詳!
    司命小心翼翼道:“比武招親前,帝君您就找小仙算過一次,小仙也和您說了,小仙查到黛兒的姻緣正是鳳族的世子白念小公子?墒遣恢醯,就在前幾日,黛兒的姻緣宮便變了……”
    縉華淡淡道:“變得如何了?”
    司命猶豫半晌,才道:“變得飄渺不定,忽明忽暗!
    縉華看向司命:“如此說,我這徒兒未來究竟有沒有姻緣,都已成了未知數!
    司命想了想:“正是如此!
    縉華道:“我知道了!
    司命道:“可姻緣宮一變,黛兒的命宮也變了。亦變得灰暗晦澀,看不清具體相位!
    縉華沉默不語。
    司命還當縉華生氣了,連忙躬著身子笑道:“自然,也有可能是小仙一時眼花?倸w這幾日小仙再繼續研究研究。若是有新進展,自會第一時間稟告帝君!
    縉華瞥他一眼:“你抖什么?”
    司命連忙站直身體:“是帝君看錯了,小仙沒有抖!
    縉華又瞥了眼司命身上還在微微顫抖的衣袍,想了想,還是打算裝作沒看到,給司命留個面子。
    ·
    拜師禮后,黛兒在縉華門下,終于開始了修行生涯。
    能和帝君朝夕相對,黛兒已是很歡喜。所以哪怕修行生涯十分苦楚,可黛兒卻并不覺得苦,反而再苦再累都覺得美滋滋的。
    帝君先是將黛兒扔到靈山腳下吸了些靈氣,靈氣灼人,灼得黛兒臉色泛紅似血,可黛兒也不喊一句難受;幸得帝君憐憫,眼看黛兒臉色都快要從血紅色變成紅紫色,這才又拎著她的衣袖,將她帶回了大涼山。
    而回到大涼山后,帝君讓黛兒將在靈山吸收到的靈氣好生消化,一直等到黛兒終于消化完了,臉色也重新變回了紅潤色,這才又笑瞇瞇地出現在黛兒面前,檢查黛兒的身體。
    確定黛兒身體無礙,便又扔了她兩套心法,讓黛兒在兩個月內消化完畢。黛兒接過心法一看,但見這心法籍字體密密麻麻,看得她腦殼疼?傻劬绱顺錆M期待地看著她,她大手一揮便將心法緊緊捏在了手中,笑瞇瞇得和帝君保證定能按時完成任務。
    這心法如此復雜,晦澀難懂,黛兒哪里能在短短兩月時間內就將這種心法學會。她不過是不想讓帝君對自己失望,這才先一口應下,哄帝君高興了再說。
    可到了夜晚,黛兒看著手中的心法犯了難。她怎么好意思和帝君說自己根本就看不懂呢。明明每個字都認識,可組合在一起,她就懵了,完全弄不清楚究竟是什么意思。
    倒是一直等到天黑之后,黛兒這才小心翼翼地偷偷溜出了自己的院子,在角落捏了朵云,就跳上云朵,朝著蓬萊快速飛去。
    起先她倒沒覺得自己的術法有了進步,直到此時她駕著云竟只花了一個多時辰就到了蓬萊,這才讓她十分驚喜得回過神來。原先她到蓬萊,可是要足足三個時辰左右的路程呢,現在竟快了好幾倍。
    一直等到蓬萊之后,黛兒駕輕就熟得一路去了魔王洞。只是她這一次,洞內竟沒有浮誅的身影。直到半晌,她坐在山洞里,才聽到洞口傳來腳步聲,和隱隱的說話聲音。
    黛兒十分歡喜地站起身轉過身去,可誰知一眼就看到,身后的浮誅正摟著一只十分清純的仙子,情況曖昧。
    浮誅和仙女看到黛兒后,臉色都變了。只是浮誅是皺眉,仙女是驚詫。
    場面一度有些尷尬。黛兒小心翼翼地喊道:“浮誅……”
    可黛兒的這種小心翼翼,在這位小仙女眼中看來簡直就是一種極度的撒嬌。小仙女十分生氣地瞪了黛兒一眼,便對浮誅怒道:“浮誅!這個小妖精又是誰?”
    黛兒急了,走出兩步解釋道:“不不,我不是小妖精。我可是入了仙籍的,雖說我現下的靈力還低了些,可我也不是小妖精呢!”
    小仙女只當黛兒這是在挑釁,愈加生氣:“浮誅!她到底是誰?”
    浮誅不耐道:“她就是個二貨,你這是吃的哪門子醋!
    小仙女更傷心:“你這是在兇我嗎?浮誅,你竟然敢兇我!”
    浮誅道:“好好,我不兇,我不兇行了沒?這丫頭真的是只二貨,你這么在意干什么?”
    小仙女留下了委屈的眼淚:“那她怎么會在你家?她連你的結界都能進的來!”
    浮誅愈加不耐煩。黛兒道:“因為我是浮誅的老朋友,所以……”
    小仙女抹眼淚:“我知道了,你一定是他的女閨蜜!既然浮誅都有這么好的女閨蜜了,那一定不需要女朋友了。我走,我現在就走,嚶嚶……”
    小仙女還沒‘嚶’完,就掩面淚奔走了。
    黛兒和浮誅面面相覷,半晌,黛兒才小心翼翼道:“你是不是該去追一追?”
    浮誅哼道:“追個屁。這種女人太麻煩,跑了也就罷了?倸w我和她也只是逢場作戲!
    黛兒有些八卦地看著他:“逢什么場,作什么戲?”
    浮誅道:“內丹尚未恢復,想摘顆萬年靈芝!
    黛兒挑眉。
    浮誅道:“那女人是靈芝山的保護仙!
    黛兒恍然。同時在心中也愈加佩服起浮誅起來。這位魔王為了靈芝竟能使出美人計,可見是個能屈能伸的?赏瑫r又覺得不妥,便勸道:“你對她逢場作戲,可她卻似是對你用了真心的。否則豈會看到我在你洞府,就這樣生氣!
    見浮誅面無表情,黛兒繼續勸道:“好好待人家!
    浮誅不愿在這話題多說,便嘖嘖道:“你許久未曾來了。這次又有什么事需要叨擾我?”
    黛兒有些不好意思地從手中變幻出那兩本帝君交給自己的心法,說道:“這是師父給我的心法,叫我兩月之內學會掌握?晌覅s連看都看不懂,便只有來找你!
    浮誅哼道:“你救了我一次,倒是黏上我不走了。你這只螃蟹精皮也忒厚!
    黛兒笑瞇瞇:“浮誅最好了!”
    伸手不打笑臉人。浮誅見黛兒一副沒皮沒臉的樣子,也只有耐著性子教黛兒該如何慢慢啃心法。同時又捏了本給黛兒,正是幫助修仙基本術法的鉆研之道。
    待將方式都交給黛兒了,便讓黛兒趕緊滾蛋,莫要耽誤小爺他休息。
    黛兒拿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十分歡喜,趕緊便笑瞇瞇地走了。
    只是就在黛兒坐在云層上,往大涼山的方向飛去時,卻突然之間,就見半空中站著一道倚長的身影。
    這道身影筆挺清冷,衣擺在夜色中隨風輕擺。卻讓黛兒心驚肉跳得猛地站起身來。
    縉華踏著祥云,一步一步朝著黛兒走來。黛兒則站在原地,臉色漲得通紅,手足無措地看著他。
    半晌,縉華終于走到她面前,似笑非笑地看著她?傻劬@種表情,卻讓黛兒愈加忐忑。她還未曾見過帝君露出這般模樣。他這一定是生氣了,一定是!
    上次自己為了索仙術,也偷偷找過浮誅一次。后來被縉華發現了,便氣得直接離開了青弦山,和自己冷戰了這么久才終于恢復如初。
    黛兒心中害怕,連忙捏上縉華的衣袖,顫巍巍道:“師父,你,你別氣。我只是……我只是來尋浮誅問問,這個心法應如何修煉——”
    可不等黛兒說完,縉華已截斷了她的話:“這一次,他又削了你的內丹?”
    黛兒連連搖頭:“不曾不曾,他只是教我如何修煉心法!
    縉華笑道:“浮誅問得,為師便問不得,是否?”
    黛兒羞愧又難過:“徒弟只是不想麻煩您!
    縉華面無表情道:“不麻煩我,便去麻煩別人了,還逼走了喜歡浮誅的小仙女!
    黛兒:“……”沒想到帝君連那個小仙女的離開都看到了。他定然是十分生氣了。
    縉華冷笑:“你便是這般做我的徒弟的?既然入了我門,自該修身養性,清心寡欲;厝ズ蟪椤督饎偨洝!
    黛兒臉色苦楚:“三十遍?師父,這也忒多!”
    縉華:“那就五十遍!
    黛兒臉色漲紅:“師父——”
    縉華笑道:“或者八十遍?”
    “……”黛兒閉眼認命,難過香菇,“三十遍就三十遍!”
    縉華這才轉身,走到了前頭去。黛兒垂著腦袋,苦哈哈得跟在縉華屁股后面。
    只是走了沒幾步,縉華又停下。黛兒一時不備,一頭撞到了縉華的背上。
    縉華的聲音從前方傳來:“日后不可獨自出夜門,更不得獨自會男子。男女有別,仍需設防!
    黛兒吶吶地應了一聲,可很快的又覺得有些不對勁。她的雙眸慢慢泛出明亮的星光來,突然聲音歡喜說道:“師父,您……這是在吃醋嗎?”
    手機飛庫小說網m.xcbookba.com

本文網址:http://www.069228.buzz/xs/332/332700/81674020.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www.069228.buzz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网上gpk钱龙捕鱼怎么样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