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庫小說 > 都市小說 > 沒鉗,倔強 > 正文 第二十七章 私奔

正文 第二十七章 私奔

推薦閱讀:軍長立正:服從最強軍嫂!、迷蹤諜影、山河盛宴、穿成贅婿文男主的前妻、漢闕、田園嬌醫:山里漢子,不經撩、快穿之炮灰女配有劇毒、狂兵贅婿、皇上非要為我廢除六宮、說好離婚你別慫、

    周氏痛哭厲喝:“召兒,你為何會被這妖孽迷惑得如此徹底?就連二王爺都說了這女子乃是妖,你睜大你的眼睛好好看清楚,看看這個女子到底是個什么,你莫要再執迷不悟!”
    晉召依舊面無表情得看著自己的母親。手機飛庫小說網m.xcbookba.com
    而此時此刻,二王爺這才瞇著眼睛,對晉召似笑非笑道:“晉召,你是個好孩子。功名利祿,未來可期,何必非要將執念放在這個女子身上呢。還是說,你果然是中了這妖孽的迷魂咒,所以才會如此糊涂,就連黑白都分不清了?”
    站在二王爺身邊的清虛道長,亦緩緩說道:“王爺,這女子確實乃是只妖精。還是只,修煉了近千年的狐貍精!
    清虛道長嘴中對二王爺說話,可一雙陰鷙的眼睛卻一眼不眨得看著黛兒,仿佛已經對黛兒的內丹勢在必得?慎靸簠s只覺得可笑。臭道士為了得到她的內丹,不惜睜眼說瞎話,竟說她是狐貍精。她如今將近萬年的修為,小小凡夫俗子竟也敢在她面前如此放肆。
    聽及此,黛兒終是忍不住開口,嗤笑道:“你說我是狐貍精,我還覺得,你是個騙人的神棍呢!
    清虛道長陰冷道:“神棍?哼,若不給你些教訓,你便認不清自己的處境!”說話間,他已直接飛身而起,對著黛兒就直接劈下了一道術法。
    黛兒暗中推晉召離開自己幾步,便笑瞇瞇得站在原處,將清虛道長的這道術法全都承擔了下來。閃爍著紅光的術法眼睜睜打在黛兒的身上,嚇得晉召臉色大變,想沖到黛兒身邊來,可黛兒卻用眼神制止了他,不閃不躲。等到紅光散去,黛兒依舊好端端得站在那,連發絲都不曾斷了一根。
    黛兒歪著腦袋對清虛道長笑道:“這便是你的術法嗎?”說及此,她張開雙手在原地轉了一圈,笑瞇瞇道,“你的術法卻傷不了我分毫,竟也敢自稱是茅山掌門嗎?”
    在場所有人都震驚了。疑惑地看了看清虛,又疑惑地看了看黛兒。
    黛兒伸手指向清虛:“這人就是個神棍騙子罷了。打著捉妖的名號,干盡了齷蹉事。你草菅性命,罔顧天地綱常,遲早會得到報應!
    清虛臉色無比難看,陰沉道:“哼,你這妖孽休想顛倒黑白!”說及此,清虛將一道術法直接扔到了一旁的一顆桃樹上,瞬間,那桃樹就被清虛的術法劈成了焦炭色。
    清虛這才恢復些得色:“看到了嗎,我的術法威力無比,能瞬間將桃樹劈成兩半。我的術法對你無用,不過是因為你有妖術護體罷了。這倒是恰恰證明了,你,就是一只妖精!”
    黛兒笑道:“清虛道長不過是用了障眼法罷了。就憑這種下三濫的小伎倆,就想騙倒英明神武的二王爺嗎?”說話間,黛兒對著這株被劈焦的桃樹揮了揮袖子,不過瞬間,這桃樹竟就恢復了原樣。
    晉召父母全都發懵了,不知到底該聽誰的。便全都下意識看向二王爺。二王爺乃是皇上的親弟弟,聽他的總沒錯。二王爺看著黛兒和自己的這個師父斗法,他心中卻也生了疑。清虛道長乃是茅山派的掌門,放眼整個大周,比清虛道長還要德高望重的修道之人,怕也是寥寥無幾的?裳巯,清虛道長竟連這么一個小小的丫頭都比不過……
    清虛道長一口咬定這女子定是妖孽,可二王爺自己卻根本沒有從這女子的身上聞出任何妖氣,反而這女子的周身氣質十分清純透徹,便是說她是九天之上仙子,怕也挑不出什么不同。
    二王爺凝眉細細思索,半晌,才慢慢道:“師父,這女子當真是妖?”
    清虛怒道:“自然!你們都看到了吧,這女子用妖術將這桃樹恢復成了原樣,若她是普通女子,怎會這等妖法?”
    黛兒無辜道:“清虛道長實在是歪理一套。若按清虛道長所言,你能將桃樹劈成這焦灼模樣,難道你使用的,也是妖法?”
    清虛忍不住上前一步:“你——”
    黛兒又傷心道:“我,我三年前便例假出走。后來好心遇到了一位賣藝師父。師父教了我些許障眼法,都是養家糊口的手段。沒想到,卻被清虛道長一口咬定說我是妖怪!
    說及此,黛兒張開手,手指纏繞間便冒出了一朵嬌艷欲滴的百合花來。她舉起百合花呈現給大家看:“吶,便是如此!
    清虛急了,連忙沖到二王爺身邊,忍怒道:“二王爺,這女子決計是妖孽無疑,且她的術法精進,道行高深。便是我,怕是都奈何不了她。二王爺若是不信,待我召集蜀山派和崆峒派的修仙弟子,對這妖女進攻討伐,定能讓她乖乖現出原形!”
    二王爺微愣:“這……”
    黛兒更是一副受驚的模樣:“你,你欺負我便罷了,竟還要聯合那么多人一齊欺負我。這又是什么道理?”黛兒十分適當得紅了眼窩,難過道,“清虛道長,你若當真不喜歡我,要殺了我,何必取那么多的由頭,不如直接給我個痛快!
    清虛冷冷道:“妖孽都是奸詐狡猾的,二王爺,你一定要擦亮眼睛看清楚,千萬別被這妖孽的皮相給蒙蔽了!
    晉召走到清虛面前,阻斷了清虛看向黛兒的目光。晉召淡淡道:“不知這位道長要如何才肯放過秦珠?”
    清虛冷笑道:“她是妖,我自然不能隨便放過她!
    晉召道:“道長究竟是想如何?”
    清虛道:“你若愿意讓我帶她走,本道絕不會再貴府多耽誤一分鐘!
    晉召譏誚道:“原來,你是想帶珠兒走!彼哪抗舛溉蛔兊眉怃J,“若我不愿呢?”
    清虛的面容現出戾氣:“不愿?你若不愿,那就別怪貧道不客氣了!
    晉召又看向二王爺:“王爺,今夜可是一定要帶秦珠走?”
    二王爺猶豫道:“讓清虛帶走,也不是什么壞事。倘若秦珠姑娘果真乃是妖孽,便可讓清虛道長渡她?扇羲⒎茄,清虛道長自然不會為難她,定會將她完璧歸還!
    晉召忍不住低低笑了起來?呻p眸中的溫度卻越來越冰冷:“是嗎。我若不答應呢?”
    父親晉升在一旁附和道:“我,我卻覺得二王爺說得在理。不管秦珠究竟是不是妖孽,讓清虛道長帶她修行,總不是什么壞處……”
    周氏亦道:“正是如此。正是如此。召兒,眼看科考在即,你如今該努力準備考試,而非將精力耽誤在兒女情長上!
    晉召深深地看了眼父親,又看了眼母親,轉身走到黛兒身邊,緊緊牽住她的手。便要往院門口方向走去。只是在路過父母身邊時,晉召淡漠道:“我考功名,只為了保護我想保護的人。如今我卻等不到考功名了,兒子別過,雙親珍重!
    語畢,便要朝著院門口走去。
    晉升急忙攔住他:“晉召,你知道你在說什么大逆不道的話嗎?難不成為了這個妖女,你連父母親都不要了?”
    晉召一字一句道:“秦珠,不是妖!
    周氏在一旁摸著眼淚:“天爺啊,我親親苦苦將我兒撫養長大,我兒卻要跟一個妖怪一走了之……”
    晉召愈緊地捏住黛兒的手,仿佛天地之間只有她能成為他的依靠。他的掌心如此灼熱,從她的手掌一路灼燒到了她的心扉。她看著他倔強的側臉,只覺得胸腔內的心臟跳得越來越急,越來越劇烈。
    黛兒便也用力得回握住他的手。她想讓他感覺到,自己一直都在她身邊。
    晉召對著晉升和周氏作揖鞠躬三次,便徑直繞過他們,想要離開晉府?缮砗蟮那逄摵蜌q之又沖了出來,攔在他們面前。清虛站在前頭,歲之則站在清虛的身后處,這二人手中變幻出了茅山長劍,直指向黛兒和晉召。
    清虛道:“既然晉公子已被這妖孽迷惑得失去了神智,那就由我來收妖,讓他看看自己喜歡的,到底是只什么玩意!
    說話間,清虛已揮舞著手中長劍,對著晉召直直刺去。晉升和周氏在旁尖叫出聲,黛兒哪里顧得上他們到底說了什么,當即就閃身到了晉召面前,化掉了清虛的攻勢。
    清虛臉上露出瘋狂的笑:“看到了嗎,看到了嗎,這妖孽使用出了妖術,她果然不是人!”
    說話間,清虛和歲之二人不斷運起術法,且全都朝著晉召攻去,晉召不過是個凡人,若是被打中,自是免不了皮開肉綻。幸得他們的術法道行尚淺,黛兒帶著晉召,躲避他們的進攻亦是十分容易。
    眼看清虛和歲之二人快要精疲力盡,卻依舊傷不到黛兒分毫,等他們喘著粗氣喘息時,黛兒對著他們極快揮出一道迷幻咒,不過瞬間,他們便消失在了這晉府之中。
    黛兒帶著晉召坐在祥云之中。這朵祥云飄得極慢,晃晃悠悠,帶著二人坐在夜色的半空中。晉召睜大眼睛看著似乎近在咫尺的星辰,又看著身邊一朵朵白云被自己的身體穿過,這一切都讓他覺得新奇極了。
    晉召看著夜色,黛兒則看著晉召。她輕聲道:“為了我,你要離開你的父親母親,怕是連科舉,都要放棄了!
    可晉召的雙眼卻明亮如啟明星,他目光火燙地看著黛兒:“可我從未像現在這般開心!
    黛兒道:“可顛沛流離不是你該過的生活。你該努力讀,考取功名,安居樂業的日子,而不是跟在我身邊,陪我浪跡天涯!
    晉召將黛兒摟在懷中:“不,我該過的從來不是按部就班。若連愛人都無法保護,功名又有什么意義!
    黛兒抬頭看他:“不后悔?”
    晉召對她露出笑意:“為何要悔?”
    她不想再去思考等帝君重歸天庭后,究竟會發生什么。他會不會打她,罵她,又或者將她逐出師門。眼下這份愛情如此灼熱和真摯,讓她迷了心智,只想沉淪。
    她看著晉召滿是情愫的眼睛,她猛地扎到了他懷中。低聲囁囁:“那,說好了,哪怕你發現是我毀掉了你這一生的生活,讓你這一生變得一團糟,你也不能罵我,不能打我,更……更不能不要我!
    晉召將她抱緊,輕聲道:“這是我自己的選擇。黛兒,你沒有毀掉我的生活,更沒有讓我的人生變得一團糟。相反的,正是因為你,才讓我覺得人生如此圓滿,比滿月時的月亮還要璀璨!
    夜色變得愈加溫柔。迎面的風夾帶著春夏時節的花香,頭頂的圓月泛著瑩潤又溫柔的光。晉召和黛兒四目相對間,是無限的愛意在緩緩流淌。
    晉召將她緊緊摟在懷中,他的嘴唇亦輕輕觸碰到她的,唇瓣交替間,是溫柔的滾燙,旖旎的體香。祥云越飄越低,最終停在附近山頭的一處山洞之中。晉召和黛兒緊緊相擁,身上的衣衫不知何時被褪去,身軀交疊,纏綿一夜。
    東方魚肚白已將朦朧的日光灑向山洞之內。晉召半夢半醒間,似乎聽到黛兒斜倚在他身邊,在他耳邊輕聲說道:“帝君,我多怕你會責罰我呀?墒,我不后悔,真的不后悔!
    黛兒又輕笑起來:“我追隨您這幾年,于您不過是滄海一粟,可對我而言,卻是所有的全部了!
    晉召側過身,讓自己的臉頰隱藏在黑暗里。他睜開眼,面無表情地看著前方。又是‘帝君’。這個人,到底是誰。能讓黛兒對他如此念念不忘,想必,是對她而言異常重要的人。
    身后的黛兒依舊在說話,只是她的聲音越來越輕,仿若呢喃一般:“帝君,若這一夜的人是你,該有多好呢!
    晉召的雙眸猛得睜大。仿若突然之間有一把匕首了他的胸腔,讓他的心猛得劇烈疼痛起來。為什么黛兒要這樣說,倘若她真的不喜歡自己,只喜歡那個叫帝君的男子,她方才又……又為何要和自己行肌膚之親。晉召掩在袖下的手忍不住緊攥,他想讓黛兒和自己說真心話,若她想走,他定放她離開;若自己不過是個替身,他……愿意只做個影子,哪怕一輩子。
    黑暗里,晉召雙眸泛紅。半晌,他終究只是閉上眼睛,又轉過身去,重新將黛兒摟在懷中。
    黛兒已熟睡,晉召低頭掃過她的睡顏,半晌,在她額間輕輕印下一吻,這才沉沉睡去。
    亦由這日起,晉召便和黛兒過起了風餐露宿的生活。黛兒帶著他在山間捉野兔和肥雞,她總能將兔肉和雞肉烤出油滋滋的濃香氣。她亦每日帶著他做祥云在高空看晚霞。晚霞色彩濃郁,她最喜歡看著晚霞一點點消失在夜色里,每每便是她大笑著看晚霞,而他淡笑著看她。
    他們在一個個山頭過神仙日子,外世則早已張貼滿了緝捕黛兒的緝捕令。
    妖女秦珠,拐走翰林院侍從晉升晉大人之子,罪不可恕,若有能提供秦珠線索者,高價鼓勵。
    除了緝捕令,茅山掌門清虛道長果真集合了蜀山和崆峒的道士,在整個大周范圍內搜捕黛兒。這群神棍的搜捕力度甚大,這個月已有四五次搜到了黛兒和晉召所在的這座山頭。
    只是黛兒不過是伸手揮了個結界,便輕而易舉地將自己和晉召隱藏起來。晉召就眼睜睜地看著這些修道人在自己面前走過,卻根本發現不了他們。
    等到他們走過了,黛兒再和晉召手拉手去捉野味,采果子,繼續過他們的瀟灑日子。
    等天黑了,他們便倚山洞而眠,做著親昵之事,末了,再緊擁而眠。晉召總是緊緊抱住她,不舍得放開。只是又一日夜,晉召撫過黛兒平坦的小腹,對黛兒柔聲道:“黛兒,替我生個孩子!
    黛兒臉上的笑意微停:“可我卻不是人,怕是……難懷!
    晉召摟過她瘦削的肩膀:“為夫繼續努力,定會功夫不負有心人!
    手機飛庫小說網m.xcbookba.com

本文網址:http://www.069228.buzz/xs/332/332700/81674032.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www.069228.buzz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网上gpk钱龙捕鱼怎么样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