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庫小說 > 都市小說 > 沒鉗,倔強 > 正文 第三十二章 答應相親

正文 第三十二章 答應相親

推薦閱讀:此界修真不正常、從文野開始做交易、靈感太多怎么辦、我真沒想當救世主啊、我已經不是人了、諸天最強女主、我的超時空假期、大明鎮海王、反派成長血淚史、千百夢、

    這老婦人說,鳳族世子名為白念,乃是一只根正苗紅的白鳳凰,家族對他極其看中,就等著等老鳳王年高退位后,能讓他頂上。手機飛庫小說網m.xcbookba.com可誰知前些日子,白念卻對一只螃蟹精一見鐘情,甚至為了她,到了非卿不娶的地步。而她這般拼命,換來的便是鳳王鳳后的一頓好罵。甚至還將白念給軟禁在了鳳侖境內。
    說及此,這老婦人重重一聲嘆,語氣中帶上了憐憫和惋惜,繼續說道,鳳后將鳳侖鏡的結界注入了火,白念事先不知,竟不管不顧地強行突破了那結界,于是那結界中的火將白念的眼睛給灼傷了,至今還躺在病床上,雙目暫盲。別提有多可憐。
    螃蟹娘聽得心中直嘀咕,一邊繼續數著耳朵聽田螺老婦說下去。
    田螺老婦道:“便是因為如此,世子他被那結界中的火術灼傷了眼睛,卻依舊對那只螃蟹精念念不忘,可鳳族的人早已打聽過了,那螃蟹精早已不知去哪了。鳳后心疼世子,這才松口了他的婚事。老身便想著,來貴府向大公主說說此門親事,若是能成,也是一樁好事!
    螃蟹娘送走田螺老婦后,便揣著心事去到后院。她在后花園躊躇許久,眼看夕陽將后花園這片牡丹花都曬得映襯上了一層淡淡的金色,她這才終于定了決心,朝著黛兒的院子走了去。
    此時已是晚膳時辰。丫鬟給黛兒端了四菜一湯到房內去,全都是黛兒最歡喜的菜式?慎靸褐皇请S意吃了幾口便放下了筷子。螃蟹娘來時整好看到這一幕,連連急忙走上房內去,對黛兒急聲說道:“哎喲我的寶貝女兒,你只吃這么點點,你的身體怎么受不了呢!”
    一邊說一邊又逼著黛兒捏緊筷子,讓她再吃些。
    黛兒拗不過螃蟹娘,只好苦著臉繼續握緊筷子。只是黛兒才剛喝了口湯,就聽螃蟹娘猶猶豫豫地說道:“黛兒,今日田螺族的來說親了!
    黛兒嘴中的冬瓜湯險些噴出來。
    好不容易順過氣來,黛兒這才有些震驚地看著自己的娘親,說道:“娘親想將我嫁去田螺族嗎?”
    可隨即一想,卻又覺得這也沒什么不應該的。她垂下眼眸,嘆氣:“不過雖說田螺族位階較低,可也是大族。且我如今沒了鉗子和內丹,已不是一只完整蟹。若是田螺族的哪位公子愿意娶我,倒也算是我的福分了!
    螃蟹娘十分心疼:“我的女兒,你在說些什么呢。今日那田螺族的老婦人上門來,卻不是為他們田螺族的田螺精說親的!
    黛兒疑惑了:“那是替誰說親?”
    螃蟹娘干咳兩聲,才道:“竟是為了鳳族的世子呢!
    黛兒愣了。
    螃蟹娘道:“別說你不信,我也是不信的?赡翘锫堇蠇D乃是那鳳族世子的遠親,她說那鳳族世子喜歡著一只螃蟹精,還為了那螃蟹精灼瞎了眼睛……”說及此,螃蟹娘的聲音越來越輕,“那鳳族世子為了別的女人做到這般,倒也算是個癡情種了。當時鳳后不同意這門婚事,這才讓鳳族世子到了如此地步,F如今那鳳后后悔了,打算再不管他的婚事?梢娛雷邮冀K對那只螃蟹精念念不忘,這才想要在三界內再尋一只螃蟹精,好嫁給世子呢!
    聽螃蟹娘說完這些,黛兒竟是呆若木雞,面色怔怔。
    螃蟹娘只當是黛兒不開心了,連忙解釋道:“為娘不是想讓你高攀鳳族,只是、只是這么多日了,卻只有這一位上門說親的,為娘的也只是來和你說來聽聽?刹皇嵌ㄒ屇慵薜。畢竟那鳳族世子對那只螃蟹精如此深情,怕是就算你嫁過去了,也不會對你太體貼……做替身可不行!
    可黛兒依舊怔怔地看著前方。再細細看去,竟都能看到她的雙眸些微濕潤。
    螃蟹娘急了,連忙握住她的手?伤氖謪s如此冰涼,直叫螃蟹娘心驚。她連忙捏住她的手,難過道:“女兒,咱的婚事不急,為娘再為你繼續物色便是。你可千萬別多想……”
    黛兒亦緊緊回握住螃蟹娘的手,啞聲道:“娘,你去和那田螺老婦說,就說,就說我……愿意嫁!
    螃蟹娘不敢置信道:“我的女兒,你知道你在說什么嗎?”
    黛兒垂下眼眸,不想讓母親看到自己眼中的難過。她低聲道:“娘,我愿意嫁。真的。我……我曾經見過鳳族的世子,他長得可好看了,人也很好。我若能嫁給他,才是我的福氣呢!
    螃蟹娘不明白為什么黛兒竟會愿意嫁給那個鳳族世子。且見黛兒的神色好似不太對勁,好似在隱忍悲傷似的。她道:“可他現在喜歡的卻是另外一個女子。雖說那女子如今不知去向,可鳳族世子卻對她如此念念不忘。你確定你要嫁過去?!”
    黛兒堅定點頭:“對,我愿意。母親,我真的愿意!
    螃蟹娘反復問了黛兒好幾遍,可每一次黛兒都同意得無比堅決。堅決到讓螃蟹娘懷疑人生。
    她實在是不明白為什么黛兒一聽到鳳族世子,就露出那般悲切的神情,甚至才剛聽到這親事的消息呢,就急著要嫁給他。帶著疑惑的螃蟹娘憂心忡忡地回了自己的寢房,兀自唉聲嘆氣去了。
    直到天氣更暗些,螃蟹王終于處理完公事回府了。螃蟹王才剛入門就破口大罵:“那群老不死的長老,屁本事沒有,凈會給我出餿主意。蟹族雖說依舊繁衍依舊尚少,可比起一百年前已算是蓬勃發展了。他們竟然又想著向妖王進貢蟹族少女,想用美人賄賂妖王!
    螃蟹娘一聽,也十分生氣,一齊插嘴罵道:“當初要不是他們逼著要將如玉送去給妖王作小妾,如玉她會離家出走還被天雷劈到人間去嗎?怎么?他們害了如玉還不夠,還想著禍害其他少女呢?”
    螃蟹王這才走到螃蟹娘身邊,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好了好了,此提議已被我攔下了。且本王還狠狠地罵了他們一頓。以后再也沒有哪個老不死的再敢提這等狗屎建議。夫人莫氣!
    螃蟹娘這才嘆氣:“但愿如此!
    見螃蟹娘依舊愁眉苦臉,螃蟹王不由道:“夫人為何依舊悶悶不樂?”
    螃蟹娘這才將今日和黛兒說的話都復述了一遍。末了,螃蟹娘擔憂道:“可我間黛兒的模樣,就算她當真嫁給了這個鳳族世子,可她好像還是……還是不開心。你說她這幾年在外面到底經歷了什么?”
    螃蟹王聽罷,沉思半晌,說道:“可她若定要嫁給這個鳳族的世子,也許她對這鳳族世子一見鐘情了也未可知啊!
    螃蟹娘疑惑:“是嗎?可看她的模樣卻十分悲切,不像是很高興呢!
    螃蟹王道:“夫人你想想,倘若你的愛人心中卻裝著另外一個女子,你會高興嗎?”
    螃蟹娘叉腰:“那必然是不行的!”
    螃蟹王一幅必是如此的表情看著她:“這就對了。那世子心中裝著另外一只螃蟹精,還為了那只小妖精弄傷了眼睛,黛兒她自然悲傷!”
    螃蟹娘一聽,覺得甚有道理?偹慊腥淮笪。
    既是如此,螃蟹娘暗暗地想,那這樁婚事,她必然是無論如何都要促成的。女兒歡喜那什勞子世子,就算世子不喜歡她,但是俗話說日久生情。只要他們婚后多接觸接觸,慢慢地也便會有感情了。
    想及此,行動十分迅速的螃蟹娘,在第二日的一大早,便親自給那田螺老婦傳了葉子信。信上說道此事可談,讓她田螺老婦從中牽線,做個媒人。
    田螺婦人當日傍晚時收到了螃蟹娘的信件。十分歡喜,連夜便讓自己的親信,一只活潑的海螺精,去鳳侖傳送此消息。
    那只海螺精接受此命,任重道遠,肩負重擔,便連夜頂著夜色星辰一路朝著西邊趕路而去。海螺精用最快的速度趕到大西海,又采用迂回戰術,一路從大西海借著海草的力量盡快將自己傳送到了小西海去。
    而一直等到五日之后,他終于到了鳳侖境小西海的結界前。拿出入境牒給海兵,放行之后又讓士兵將自己引路到鳳宮去。
    將田螺夫人的親筆信遞給鳳王和鳳后,海螺精的使命終于完成了。
    海螺精被派遣回小西海。而收到信后的鳳王和鳳后相互討論了半晌,最終還是決定去問問白念的想法。
    鳳宮內的氣氛嚴肅得可怕,特別是鳳王,看著鳳后的目光仿佛在看一個罪孽深重的巫婆。鳳王心中忍不住,又第一百零一次問她:“為何你要往結界內注入火術?你將事做至如此,到底是為了什么?難道就是為了害你的親生兒子雙目失明嗎?”
    鳳后忍不住又紅了眼眶:“當初我只是為了殺雞儆猴,想讓全鳳侖的精靈都看看,擅自闖出鳳侖會有什么樣的下場?晌腋揪汀
    鳳王已忍無可忍得截斷了她的話,怒吼道:“夠了!所以你將念兒當做是雞還是猴?你心中怕是只有自己的權勢,卻從未真真正正地為念兒設身處地想一想。他喜歡那只螃蟹精,你卻非要斬斷他的緣線。說到底,你不過是控制欲太強,所以不允許任何人忤逆你罷了!
    鳳后臉色慘白,愣怔地看著自己的夫君。許久,她才恍恍然地低聲重復:“不,不是這樣,不是這樣……”
    鳳王卻懶得再和他說下去,兀自甩袖,大步離開。
    白念正是在世子府內養傷。他的眼睛被鳳凰真火灼傷,十分難治。
    鳳凰真火乃是出了名的業火,難以澆熄,被灼傷后,更是難以治愈。但凡傷口養得稍微不妥當,傷口便又要腐爛起來。幸得鳳王發現及時,第一時間控制住了白念的傷勢,又親自去了天山,從天山老母那求取了一朵萬年雪蓮,用雪蓮的寒驅除傷口的烈。
    可白念的眼珠子終究是被灼傷了,如今只有用西天靈山的舍利子暫時潤著他的眼珠,等鳳王尋到合適的眼珠,再幫白念替換掉。
    鳳王入門來時,白念的眼睛被白布蒙起,正坐在窗邊用手輕撥古箏。箏聲斷斷續續,清脆溫柔,而他的手正在弦上緩緩試探。鳳王強壓住心中的心酸,走到白念身邊去,柔聲道:“念兒,今日覺得如何?傷口可痛嗎?”
    白念露出笑意,對著鳳王方向微微頷首:“父親!
    白念又說:“孩兒已好些了!
    鳳王看著白念臉上的疏離,心中愈加難過。他伸手拍了拍白念的肩膀,說道:“念兒,既然縉華之徒已離開了大涼山,下落不知。不如還是將她放一放,看看別的丫頭。你說呢?”
    白念依舊只是淡漠地笑著,一言不發。
    鳳王心痛無比,繼續緩緩說道:“你的遠房表姑倒是替你物色了另外一位極不錯的姑娘,也是只螃蟹精,據說模樣性子都十分好。你若是有意,為父便安排你們見一見!
    白念臉上的笑意變得有些譏誚起來?烧f話語氣依舊溫和。他道:“父親是覺得,我喜歡黛兒,是因為她是一只螃蟹精?”
    鳳王連忙道:“自然不是。只是……只是既然黛兒是一只螃蟹精,或許你表姑介紹的這女子,也會和黛兒有些相似之處呢?”
    聞此言,白念臉上的譏誚這才慢慢消失。他靜靜得坐在那,做了許久許久,面無表情,也不知在想些什么。一直等到鳳王覺得念兒對這只螃蟹精沒什么興趣的時候,才聽白念緩緩道:“好。一切父親安排!
    鳳王這才覺得心中有些欣喜了。他又拍了拍白念的肩膀,啞聲道:“念兒,此事是父王母后做錯了。如今還害你灼傷了眼。你且放心,你若是喜歡那只螃蟹精,父王便讓她嫁給你,做正妃!
    想了想,鳳王又緩和聲音,說道:“對了,我已尋到了重明鳥的下落。為父很快就能活捉重明鳥,用它的眼睛代替你的眼睛。介時,我兒定能重現光明!
    白念道:“重明鳥生性警惕,十分難捉。父親……”
    鳳王重重打斷他的話:“再難捉,父王也能將它取來!
    說及此,鳳王輕聲囑咐:“念兒好生休息,為父不打擾你休息!
    一直等到鳳王走后,白念的臉重新變作了面無表情。只是手下彈著古箏的手指動得越來越快,琴聲也變得越來越凌亂。一直到了某刻,只聽一道尖銳的錚斷聲傳來,這箏的弦,已是斷了。
    ·
    鳳王求得白念的同意后,便和鳳后一齊運了時鏡,和田螺老婦王婆連接溝通。
    此時王婆正在房內吃糕點,突然就看到半空中閃出了一道亮光。她見多識廣,自是明白這是什么。便慌忙整理了儀容,這才對已經出現在了半空中的風王鳳后行了禮數。
    鳳王鳳后直接開門見山,說道:“此事可行。只是還需先讓世子先見上一見那螃蟹精,若是世子歡喜,此門婚事便可定下!
    王婆十分歡喜,連連道:“好,好。只是不知這見面地點,定在何處好?”
    鳳后沉吟半晌,說道:“便在你妖界的螺田內便是!
    將見面地址定在螺田,其一,乃是此乃相親事,總不好讓人家小丫頭送上門來供他們挑選;其二,也是最重要的,念兒已許久不曾出門,此番正好順便帶著他去外頭看一看,也好稍加放松他的心思。且這田螺精乃是媒人,將見面地址選在螺田,最是合適。哪怕念兒不歡喜那只螃蟹精,也好讓田螺精隨意尋個由頭推拒了。
    鳳王鳳后和田螺精又確定了些許細節后,雙方都十分愉快地結束了此次溝通。而等到第二日一早,王婆便換了身喜慶的衣裳,趕到螃蟹王的府上報喜去了。
    螃蟹娘在聽了王婆喜氣洋洋地說鳳王鳳后同意相親后,整個人都不太好了。心道這只田螺精瞎胡鬧也便罷了,怎么連鳳王鳳后也跟著一起胡來。
    難道堂堂四大神獸之一鳳凰,當真要娶一只螃蟹精為妻嗎?這真的……不是她看不起自己的女兒,而是光是想想他們兩的本體,一個是又高又雄偉渾身都發光的白鳳凰,一個是、是小小的一只螃蟹,就算黛兒如今幾千歲了,本體不是小螃蟹,可再大的螃蟹,跟鳳凰一比,那也是小哇!
    一直等到田螺精走了之后,螃蟹娘依舊迷迷糊糊的,根本就沒回過神來。一直等到何蝦管家來提醒螃蟹娘用午膳了,螃蟹娘這才稍微恢復了一些清醒。
    倒是此時間,她哪里還顧得上用膳,連忙一溜煙跑去了黛兒的房內,還沒入門便急急地大聲道:“黛兒黛兒!我的女兒啊,可出大事啦!”
    黛兒正在喝滋補湯,最近她一直在忙著從最低的修煉術開始重新培養自己的內丹。此時聽母親這么急地叫喚,便忍不住岔了氣。她干咳兩聲,這才疑惑道:“母親?你這是怎么了?”
    螃蟹娘用十分震驚的語氣說道:“出大事了!那鳳族的人回話啦,說、說是要讓他們的世子白念公子,來和你相親呢!”
    原來是此事。黛兒十分淡定得繼續喝湯:“那很好啊!
    螃蟹娘道:“可、可咱只是小小的蟹族啊……”
    黛兒笑道:“蟹族很好啊,你看啊,咱們蟹族還分河蟹和海蟹呢。梭子蟹青蟹帝王蟹,千千萬萬種,我蟹族怎么了,也是妖界的大族啊!
    螃蟹娘哼道:“洞庭湖是你我的老家,咱們可不能忘本。淡水蟹才是最好的蟹。什么梭子蟹帝王蟹,肚子里沒有幾兩肉,還敢看不起我們淡水蟹,每次來咱府上送貢品的時候,總是趾高氣昂的,也不知道他們在威風什么!
    螃蟹娘吐槽了那群海蟹一大堆,順便還喝了口黛兒的湯潤潤喉。末了,才發現自己的話題扯遠了,這才干笑一聲,嘿嘿道:“那只田螺精說了,便是將相親宴定在十日后。在螺田內最大的客棧迎來客棧設宴。女兒,你覺得如何?”
    黛兒垂下眼眸,喝了口湯:“好。女兒無異議!
    手機飛庫小說網m.xcbookba.com

本文網址:http://www.069228.buzz/xs/332/332700/81674038.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www.069228.buzz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网上gpk钱龙捕鱼怎么样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