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庫小說 > 都市小說 > 沒鉗,倔強 > 正文 第三十三章 婚事

正文 第三十三章 婚事

推薦閱讀:證道從遮天開始、寵妹狂魔的文娛人生、這個女忍有點冷、大漢鋼鐵直男、帶著武庫去伐清、DNF遇上哈利波特、貞觀俗人、接引萬界、出道從巔峰開始打卡、一個人的仙境、

    得到黛兒的肯定答復后,螃蟹娘便退出了房間,打算明日再和王婆商量細節。手機飛庫小說網m.xcbookba.com螃蟹娘又想,若是那鳳王鳳后膽敢因為他們是螃蟹便瞧不起他們,她便是拼了這張老臉,也要維護黛兒的尊嚴。
    ·
    五日后,螃蟹娘和螃蟹王帶著黛兒一齊去了螺田。螺田環境極好,天藍氣溫,風景溫柔。街道亦是干凈。雖說在街道內走來走去的都是田螺精,但田螺的性格極溫順,看到誰都笑瞇瞇的,且走路的姿態都懶洋洋的。
    三人入了約定好的迎來客棧,被小二引到了天字雅間。
    這迎來客棧這酒樓雖說在黛兒眼中看來,并不算得太氣派,可已是整個螺田最氣派的酒樓。
    雅間門一開,放眼望去,便見兩位穿著月白色絲綢長衫的男女坐在上頭,而他們的旁邊坐著的正是一位看上去十分溫和俊俏的年輕人。只是這年輕人模樣雖好看,可面上卻蒙著一層布,將雙眼遮擋。
    而最邊上坐著的則是田螺精王婆,她此時充當的便是媒婆的角色。
    螃蟹娘來時雄赳赳氣昂昂的氣勢,全都在這個衣容華貴面容精致的鳳后面前消失殆盡。螃蟹娘忍不住拉了拉自己身上的大紅色錦裙,臉色亦有些尬色,一直等到身邊的螃蟹王搶先一步朝著包廂走了進去,螃蟹娘這才拉著黛兒走入屋內。
    可區別于螃蟹娘的尷尬,鳳王鳳后在目光掃到黛兒身上時,全都忍不住凝眉看她。他們原本不過是抱著試試看的態度,一是可帶白念出來散散心,二是也想讓白念試著接觸接觸別的螃蟹,沒準能讓白念轉移些注意力也未可知?蓻]想到,這一試,竟就試探到了這縉華帝君的徒弟。
    鳳后真的震驚了,她很想問這位黛兒一句,為何連好好的縉華府都不呆了,害得他們一頓好找?赊D念一想,沒想到白念和這只螃蟹精的姻緣竟然還沒有斷,這可實在是……讓她有些無語。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姻緣天注定?
    同樣驚訝的鳳王想要出口詢問黛兒,為何竟會變成妖族螃蟹王的女兒,可他才剛說了個‘黛兒,你……’就被鳳后給暗中拉了拉袖口,又給他飄了眼神,截斷了他的話。
    鳳后十分沉得住氣,只是笑著對著螃蟹王和螃蟹娘打了招呼,又讓他們入座位置上。螃蟹王三人便乖乖地入坐。黛兒十分確定鳳王和鳳后必然已經認出了自己,只是他們不認自己,那她便更沒有上趕著貼的份。
    在王婆的牽引下,室內的氣氛總算活絡了不少。螃蟹娘率先笑著說道:“你如何得知我女兒名黛兒,可是王婆都已和你說了我女兒的狀況了?”
    鳳后微微笑著:“這是自然。王婆說令千金姿容妍麗,秀外慧中。今日一看,果然如此!
    黛兒臉上依舊掛著尷尬又不失體面的笑,只是微微笑著抿了口茶。
    白念的雙手早已捏緊,卻依舊保持淡笑,對著黛兒方向說道:“不知黛兒姑娘,今年芳齡幾何?修的是什么術?”
    黛兒心中無法遏制得難過起來。她從未想過再見白念,竟會是以這樣的方式。她的雙眸微濕,低聲道:“小女今年整好三千又二十三歲,修的正是水術!
    這聲音……白念將自己的手垂到身下,緊緊捏緊。他十分確定,此時此刻,在自己面前坐著的女子,正是黛兒。是她沒錯!
    失而復得的欣喜讓白念忍不住緩和了面容,一動不動地側頭看著黛兒,柔聲說道:“好巧,在下修的,也是水術!
    鳳王和鳳后敏感得察覺到了白念話語中的轉變,仿佛又看到了原來的那個兒子,性格溫和,能力出眾。所有的臣下和長老們全都對他心服口服?勺詮谋荒侵惑π肪詴灹搜酆,他卻變得再也不聽她的話,非要和那只螃蟹精在一起。從來都乖巧聽話的兒子突然變得要忤逆她,這才讓她氣得失去理智,在鳳侖的結界內加入了火術?蓻]想到還不等她通知白念,白念便出事了。
    鳳后心中越想越懊惱,亦對坐在對面的黛兒產生了一種微妙的嫉妒?伤靼,若此時她再阻念兒和她的婚事,還不知自己的兒子會做出什么事來。
    又瞧此時白念臉上的脆弱,鳳后終究閉了閉眼,垂下眼來。
    鳳王明白白念這是認出了黛兒,便借勢大笑道:“看來念兒對黛兒姑娘很是滿意呢!庇挚聪蝮π纺,客氣又溫和地說道,“不知若要和令尊結成親家,都需要準備些什么?”
    螃蟹娘&螃蟹王:“……啥?”
    鳳王十分好脾氣得又重復了一遍。
    螃蟹娘不敢置信道:“這、這就要定親了?”
    螃蟹王暗中狠狠踩了螃蟹娘一腳,氣得螃蟹娘飛給她一個大白眼。螃蟹王佯裝淡定道:“小女能得鳳族世子的賞識和垂憐,乃是小女的榮幸。只是婚姻乃是大事,此事還需從長商議。本王亦要先問詢我兒的想法!
    鳳后一聽,忍不住便要皺著眉頭反駁。他們堂堂鳳族,愿意娶這小螃蟹做正妻,已是你們世世代代修來的福分,如今反倒讓他們拿捏起來?渗P后終究還是忍了下來,只是淡笑著應是,雙方又細聊一二后,這才各自散了。
    回到螃蟹王府后,螃蟹娘有些憂愁地對黛兒說道:“黛兒,嫁給那白念世子,你可真心愿意?”
    黛兒看著自己的阿娘,滿眼滿臉都是關心的神色。她笑著靠在她的肩膀上,柔聲道:“阿娘,我愿意的。我愿意嫁給他。我曾經見過他,他……確實是一個極好的人!
    螃蟹娘猶猶豫豫道:“可他如今瞎了,是個瞎子。雖說那鳳王說等尋到重明鳥后,便能替他治愈?芍孛鼬B消跡多年,警惕性高,如何是那么輕易就能捉到的。娘、娘有些不忍心……”
    黛兒道:“就算他一直瞎著,我也愿意嫁!
    螃蟹娘皺著眉:“可是……”
    黛兒嘴邊笑道:“可是女兒已打定主意了。母親,您無需為女兒擔憂。那只白鳳凰脾性溫順,待人有禮,女兒和他婚后,必然會和他相敬如賓,舉案齊眉的!
    螃蟹娘側頭看向自己的女兒?刹恢遣皇撬幕糜X,她總覺得黛兒此時的表情好悲傷,好像在和什么東西做訣別。她心中一驚,忍不住喊道:“黛兒!
    黛兒從她肩膀上抬起頭,歡歡欣欣地看著她:“阿娘,怎么啦?”
    螃蟹娘仔細看黛兒的雙眸,可里面只有閃爍的俏皮色,哪里看得到什么悲傷。她忍不住揉了揉眼,只當是自己看錯了。
    鳳王和鳳后的動作極快,在接下去的半月內,前后親自來螃蟹府足足三次有余。每一次都送來許多珍貴的物件,比如西海龍宮的千年珊瑚,鐵扇公主的鐵扇同款,甚至在得知螃蟹王喜歡吃雞后,還送來了靈山的土雞……螃蟹娘看著被送到廚房的那兩只雄赳赳氣昂昂的土雞后,很是歡喜。這可是接受過西天眾多佛祖們誦經洗禮的雞,這可能是她離西天如來佛祖最近的一次!
    既然鳳王和鳳后的誠意十足,螃蟹娘和螃蟹王也不好再繼續拿喬,一來二去之后,話便松了下來。四人在大廳敲定了大婚日期,又另外敲定了三六聘,此樁婚事,便算是成了。
    而事成之后,螃蟹娘便又有了新的憂愁。只是她此次的憂愁不足為外人道。趁著此時夜深人靜時,螃蟹娘又偷偷溜入黛兒的房間,一臉神秘地湊到黛兒身旁。
    黛兒正在看,見阿娘來了,下意識將手中的遮掩住,這才笑道:“阿娘有什么事呢?”
    螃蟹娘警惕地四處看了看,又吹熄了角落的兩盞蠟燭,這才湊到黛兒面前,凝眉說道:“娘親有話要問你!
    黛兒點點頭:“好!
    螃蟹娘沉吟半晌,才道:“那日……我無意中發現,你背上的守宮砂好像……沒了呀!
    黛兒:“……”她險些被嗆到。
    螃蟹娘干咳一聲:“為娘雖偷看你洗澡,可卻是關心你呀!
    黛兒臉色已經漲成了西瓜紅。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的背上竟然有一顆守宮砂。更沒有想過自己的娘親會發現這顆守宮砂消失了!赃@要她怎么說??說她其實早已和縉華帝君……
    接下去的話黛兒已不敢想了。她回到妖界這么久,便是想要忘記他?纱藭r一想到這些,縉華帝君的一切一切卻又在她的腦海之中變得鮮明起來,仿佛已經深刻入了她的骨髓,讓她此生都難以將他割開。
    螃蟹娘見黛兒先是紅了臉,可緊接著臉上竟又出現了那種悲傷的神色。嚇得螃蟹娘連忙握住黛兒的手心,柔聲道:“黛兒,你怎么了?”
    黛兒回過神,臉色卻難看得可怕:“沒,沒什么!
    螃蟹娘生氣了:“那個負心漢到底是誰?他必然是傷了你的心了,是不是?”
    黛兒連忙搖頭:“不,沒有。母親,我很好。真的很好!
    螃蟹娘凝神道:“好,你既不想說。母親自不會逼問你?赡赣H必須要讓你明白,如今你已快要嫁人了,即將成為別人的妻。那么黛兒,你便必然要一心一意地對待那白鳳凰!
    黛兒微微遲疑,隨即重重點頭:“好!
    螃蟹娘微放心,拉著黛兒手又笑瞇瞇地說道:“待你們洞房后,必然沒有見紅。介時你便一口咬定螃蟹皆是如此的。讓你夫君放下心。倘若他不信,那他有本事便再拉只螃蟹精試試。自然他若是當真敢這樣去試,那你便一哭二鬧三上吊,從精神上摧毀他?芍懒?”
    黛兒抽了抽嘴角,竟然無言以對。
    螃蟹娘一路囑咐完這些,這才扭著腰肢離開了。一直等到螃蟹娘走了之后,黛兒這才拿出了自己一直用胳膊壓著的這本《天庭上古錄》,看著古上畫著的縉華帝君,微微愣神。
    這上說,三萬年前,世間有四界。比之現在還多了一個魔族。魔族戾氣深重,作惡多端,好殺戮。天庭和魔族對抗多年未果。后共工大神和縉華帝君親自率領天兵,才終于將魔族幾乎清巢。后二人又將剩下的少數魔族全都封印入了乾坤境之內。這才終于換回了如今的三界平穩。
    當初的那場惡戰早已成了動人的傳說。而她不過是無數聽著傳說心生向往的蕓蕓眾生之一。黛兒想,也許這就是她和他之間的距離?此平阱氤,實則遠在天涯。
    就算她再絞盡腦汁接近他。終究也不過是海市蜃樓,鏡花水月。
    那一夜的繾綣就是縉華對自己最好的回應不是嗎。她總是纏著他,他便圓了她的念想。如今她想要的得到了,她也該走了。否則繼續留在大涼山,像個什么樣子。
    黛兒心中冰冰涼涼的,雖然還是痛,可似乎痛的多了,也便習以為常了。她將這本放在小架上,揉了揉眼睛洗漱休息。她躺在床上,對著床頂笑著自言自語:“你看,喜歡一個人原來這么苦。那便只苦我一個人就好了。白鳳凰對我這么好,如今還被火灼傷了眼。我怎么能讓他也受這種苦呀!
    沉默半晌,她又輕聲道:“大家都開開心的才好!
    她本就這么痛苦,何必還要再多連累一個人。
    眼皮越來越重,黛兒終于進入了夢鄉。
    ·
    螃蟹家和鳳凰家將婚事敲定在明年的九月底。九月底最是秋高氣爽,亦是一年之中的豐收季,最是吉利。鳳王早已回鳳侖去,需快些回去處理這段時間堆積的鳳侖事務。而等婚事敲定之后,鳳后便要帶著白念打道回鳳侖。
    只是離去前,白念三天兩頭得尋著各種各樣的借口,約黛兒出來一起賞花賞月賞各種玩意兒。甚至就連他們蟹族獨有的蟹洞都要賞一賞。許多螃蟹民眾還住在山頭之上。隨意挖個洞便算是洞府,帶著自己的后代在洞府內棲息。
    因此時日一長,螃蟹族的領土沙河之內,所有的山洞上都有著大小不一的山洞,被統稱為蟹洞,也正是蟹族的居民洞。白念眼睛看不見,可他的童阿明卻能看見。阿明的口才相當厲害,能將所有看到的東西全都非常形象地表達出來,讓人身臨其境。
    今日日光甚是毒辣,黛兒白念還有阿明三人,運著祥云一路去了郊外的群山。而一路飛來,阿明便一路說出他們看到了什么,嘴才了得。
    而一直到了小花山的山腳,許是見白念眉眼有些累了,三人便在山底的涼亭休息片刻。
    黛兒依舊不停介紹:“這一帶本是沙河,只是萬年之前不知怎的被吸干了水,這才漸漸變成群山!庇挚吹竭@小花山上的一大片花朵,“此山種滿了春日的花。郁金香桃花玉蘭,姹紫嫣紅的,可好看啦!
    白念只是靜靜地聽著,嘴角始終帶著笑,“恩,一定很漂亮!
    黛兒又道:“等你的眼睛好了,我便再帶你來這看,好不好?你一定會喜歡……”
    “黛兒!卑啄钔蝗唤兴拿,打斷她的話,“跟我一起去鳳侖!
    黛兒未曾回神:“什么?”
    白念輕聲重復一遍:“跟我回鳳侖,黛兒!
    黛兒嘴唇動了動,眼色微沉了下去?諝馔蝗蛔兊冒察o,讓白念微抿嘴。他柔柔道:“黛兒,你在想什么?”
    黛兒回過神來。她干笑道:“沒,沒什么。只是明年便要嫁給你,這段日子,我還有想做的事需要去完成它!
    白念道:“想做的事?是指什么?黛兒能和我說嗎?”
    黛兒笑道:“當然是女兒家想做的事……”
    白念不言語,依舊只是靜靜看著她。仿佛非要黛兒一個解釋。
    手機飛庫小說網m.xcbookba.com

本文網址:http://www.069228.buzz/xs/332/332700/81674039.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www.069228.buzz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网上gpk钱龙捕鱼怎么样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