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庫小說 > 都市小說 > 沒鉗,倔強 > 正文 第三十四章 青弦山

正文 第三十四章 青弦山

推薦閱讀:文娛從旅行開始、大魏武神、洛家天色有依人、秦時里的直播間、諸天超神話、劍道圣君、美漫世界大魔王、穿越成了小男太、學霸的黑科技時代、我在東京當監督、

    黛兒無奈,繼續道:“我想要多陪陪父母。手機飛庫小說網m.xcbookba.com”
    白念這才又笑道:“原來如此。這倒也是應該的!
    黛兒連點頭:“正是正是!
    白念笑道:“可是怎么辦呢,我念想你這般久。如今竟都舍不得和黛兒分別!
    黛兒喃喃:“小白……”
    白念道:“黛兒要陪伴父親母親,我自然不好阻攔!
    黛兒這才露出笑意:“一年時間,不過轉瞬之間。你在鳳侖等著我呀!
    白念不再多說。三人在涼亭內坐了半晌,這才一齊離了。又在另外景色逛看半晌,這才回了。白念親自送黛兒回了家門口,這才離了。
    而等黛兒回到自己的閨房后,便又望著窗外的這棵老櫻花樹出了神。她說不清自己的心中到底是什么想法,和白念在一起時,心底平靜得就如一望無垠的平靜海面?珊偷劬谝黄饡r,卻是洶涌澎湃,讓她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內心。
    黛兒想,也許人生并不一定要多么激涌,也許平平淡淡的,才是人生最該有的模樣。
    螃蟹娘此時端著一杯雪梨羹進入房來,對黛兒道:“喲,我的寶貝女兒又在想什么呢?”
    黛兒回神,看向螃蟹娘,笑:“沒什么。倒是阿娘今日好心情,這又親自燒羹湯了?”
    螃蟹娘努努嘴:“這雪梨羹內我加了增進修為的靈補藥,你快快喝了,沒準再修煉個百八十年的,便能重新結出內丹來!
    黛兒依言捧過雪梨羹一口一口吃下。
    螃蟹娘想起了什么,說道:“對了,鳳后明日后便會離開妖界,回到鳳侖去!
    黛兒又吃了一大口雪梨:“如此甚好。你我明日去松松他們!
    螃蟹娘道:“白念卻不和鳳后一齊回妖界呢,說是妖界風景甚美,要在妖界多留幾日!
    黛兒險些嗆了?攘嗽S久才道:“鳳后放心他獨自留下?”
    螃蟹娘道:“鳳后給他留了一只精銳的侍從,且白念自己的術法更是了得。又有什么好舍不得的呀!
    黛兒低聲道:“原來如此……”
    螃蟹娘敏感地捕捉到了黛兒的微妙表情,猶豫道:“怎么了,你的未來夫君想留下來多陪你幾日,你不開心嗎?”
    黛兒連忙搖頭:“哪有!我、我可開心了!”
    螃蟹娘將信將疑地看著她。
    黛兒不知為何竟會如此心虛,連忙將話題又引到雪梨羹上:“阿娘的手藝真是越來越好了,真香!”
    螃蟹娘果然被這個話題所吸引,驕傲道:“可不是。這幾年來我無事可干,便日日鉆研這個。廚藝自是精進千里!
    黛兒又花式夸了螃蟹娘一大堆,將螃蟹娘哄得找不著北后,這才恭送娘親離開。
    只是等螃蟹娘離開黛兒的房間后,她臉上的表情卻漸漸變得凝重起來。她側頭看了身后黛兒的房間一眼,半晌,終究嘆口氣,滿腹心事地走了。
    當日夜里,黛兒偷偷溜出了府,運著祥云,慢悠悠地朝著白念居住的地方龜速飛爬而去。
    她內丹盡失,就連最基本的也祥云也運行得十分艱難。等到她好不容易到了白念暫居的宅子,黛兒正要閃身入內,便被門口的兩只鳥精攔了下來。只是這兩只鳥精一瞧是黛兒,便忙對她作揖,放她進入。
    白念此時正在房內撥琴,見黛兒來了,十分歡喜。親自摸索著站起身要迎接她。黛兒連忙快走幾步擠到他身邊,對他柔聲道:“小白實在是客氣,你眼睛不方便,便不要來迎我了。我自然會走到你身邊的!
    白念感受著黛兒捏著自己胳膊的手,心中微柔。他道:“可我卻總想快點走到你身邊,不然,你若又突然消失了,該怎么辦呢!
    黛兒想起當初自己在鳳侖鏡內被帝君突然接走,甚至都來不及和白念說一聲告別。她的心底泛過酸澀,這種感覺她怎能不知。她甚至可以在白念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
    她努力揚起笑意:“我不會突然消失的,小白!
    白念也對她揚起笑意:“好,我相信你!
    白念和黛兒坐在桌邊兩側,白念靜默不語地看著她。黛兒干咳一聲,說道:“小白,你應該和鳳后一起回鳳侖的!
    白念沉默半晌:“我留在妖界陪你,不好嗎?”
    黛兒認真道:“可你是鳳侖的少主。哪怕你如今眼被灼傷,可你依舊是。萬千子民都在注視著你。你……你真的沒有必要,為了我,而耽誤太多!
    白念沉默半晌,才道:“可我卻不覺得,這是一種耽誤!
    黛兒道:“小白,你心懷鳳侖,是賢明之凰。不要再去執著自己的眼睛,更不要一直執著情愛,你這般優秀,定能明白我的意思的,是不是?”
    白念輕聲道:“是,我明白!
    黛兒笑了起來。她又走到白念身邊,輕輕擁抱他。她又對他說道:“小白,加油。一年之后,你定能用最好的姿態來娶我,對不對?”
    她身上的香味是最獨特的青草香。此時此刻盡數將他籠罩,讓他覺得從未如此安心。他點頭:“好,我明白了!
    黛兒這才笑了起來。
    正事解決,黛兒這才和白念告別。
    只是等黛兒走后,那股溫柔的青草香終究是在室內緩緩消散。白念呆呆地坐在凳子上,只覺得心底悵然若失,空落落的放佛少了一塊。
    第二日,黛兒尚且還在床上賴床,此時已是日上三竿,螃蟹娘又端著一盅雪梨羹來到黛兒房內。
    螃蟹娘十分八卦地湊到黛兒床邊:“昨兒個我還和你說,你那夫君要留在妖界,先不回鳳侖呢。結果今日卻又和鳳后一齊回去了,你說奇不奇怪?”
    黛兒從被子里起身,打了個哈欠,才懶洋洋道:“年輕人,想法自然豐富變化!
    螃蟹娘道:“一早便走了,我險些來不及和他們告別呢!本o接著又道,“幸好我提前有備,這才沒有失了禮數!
    黛兒一邊洗漱,螃蟹娘便在旁嘮叨。又親眼看著黛兒又將這盅雪梨羹喝了,這才心滿意足地走了。
    ·
    黛兒又在家中蝸了半月有余。又在某一日的清晨,螃蟹娘照例提著雪梨羹來到黛兒房內?慎靸悍績葏s已空無一人。螃蟹娘起先只當是黛兒貪玩,不知去哪頑皮了,直到她眼角余光看到房內小圓桌上,靜靜躺著一封信。
    她心中一驚,顫巍巍地將那封信拿起,打開,便見信紙之上躺著的,正是黛兒清秀的字跡。信上說,她需要去很遠的地方一趟,辦一些未完的事。等到一年后和白念的婚期到了,她自然會回來待嫁。
    讀完這封信,螃蟹娘氣得捶胸頓足,不明白為何自己的女兒要這般不辭而別。她如今身體這樣差,內丹沒了鉗子廢了,整只蟹如此虛弱,竟還不安生,非要出遠門!就算她當真要出去,難道和她當面道個別就這般難嗎,難道這個不孝女不知道老母親會擔心嗎?
    螃蟹娘越想越氣,氣著氣著,便忍不住翻了白眼暈了過去。
    而等到螃蟹王發現自己的老婆暈倒之后,連忙請了祖上的御醫來為她診治,卻被告知螃蟹娘這是有喜了……嚇得螃蟹王臉色紅黃藍交替,十分精彩。
    自然,這些都是后話,略過不表。
    仙界在妖界的西邊方向。時節已更替到了春夏季節。天空湛藍,一望無垠,空氣中甚至還彌漫著一層淡淡的花粉香。沁人心脾。黛兒坐在祥云,慢悠悠地朝著西方而去。她則躺在云朵里,思緒放空,任由祥云載著自己慢慢飛。
    也不記得看了多少朵形狀怪異的云朵,亦不記得到底經歷了多少個晝夜更迭。也許是七日,又或者是十日或者更多?倸w就這么慢悠悠的,黛兒終于還是慢慢地回到了她無比熟悉的地方。
    目的地已到,黛兒下了祥云,仰頭望著一處熟悉的大山。依舊是老樣子,這座山整個山體全都被一層厚厚的閃電和擊雷所覆蓋。但凡有修為差些的小仙小精怪誤闖,那便逃不過要吃很多苦頭。
    黛兒又從手中變幻出一大麻袋的陽澄湖大閘蟹,又敲了敲青弦山的山腳土地,不稍半晌,青弦山的土地公便又出現在了她面前。
    土地公依舊是老樣子,他看到黛兒后,十分歡喜,熟絡得主動說道:“咦,是黛兒姑娘!許久不曾見你,倒是十分想念呢!
    黛兒將手中的陽澄湖大閘蟹遞給土地公。土地公是個長得憨憨厚厚的老人家,白發長須,十分慈祥。土地公見到這袋大閘蟹,便忍不住吞了吞口水。
    黛兒笑瞇瞇的:“這些可都是我剛捕來的,可新鮮啦!币贿呎f一邊遞給他,“只是又要麻煩您老人家,放我進山!
    土地公大笑:“三界內外誰不知你是縉華帝君的小徒弟?這次帝君獨自來青弦山閉關,卻不見你,我還嘀咕哩。這不是說曹操曹操到了嗎!
    黛兒笑瞇瞇得點頭:“正是正是,麻煩土地爺爺啦!
    土地公不和黛兒客氣,接過這袋大閘蟹,便帶著黛兒走了暗道。
    一邊走,土地公還一邊說。他說帝君似乎心情不大好,每日里不是種水稻便是坐在茅屋前看晚霞,一整日也不說一句話。好不容易太白金星來看他,可他卻也不理會太白,每每總是隨意尋了個由頭,便打發他回了。
    土地公疑惑起來:“你可知帝君究竟怎么了?他總會時不時來青弦山閉關,可老頭兒卻從未見他這般過!
    黛兒的心聽得揪成一團,可她卻不敢表現出來。她只是淡淡搖了搖頭,便低頭看著腳下的路,不敢再說話。
    眼看前方就是縉華帝君的茅草屋,土地公十分識趣地退下了,只讓黛兒獨自前去叨擾帝君。黛兒看著眼前的這條羊腸小道。路的兩邊都開出了漂亮的小花,五顏六色,顏色鮮艷又溫柔。還有各種各樣奇形怪狀的小草,和花朵相互搭配,再配上遠處綠油油的田地,正是良辰美景。
    黛兒站在原地,仿佛又看到了自己和帝君在青弦山頂一齊種水稻養小雞的畫面?扇碎g一行幾十年,再想起這些,竟像是上一世那般遙遠。
    直到半晌,黛兒這才緩緩朝著那茅草屋走去。依舊是在身上捏了個隱身訣,她這才慢慢靠近過去。
    等她走到門邊時,便見一道玄青色的修長身影,正站在院子內的小廚房里忙碌著。他的背影依舊挺拔,側臉清冷俊美,眉目犀利。黛兒癡癡地看著他。在心中將他的臉龐畫了一遍又一遍。
    可越看,她的心就越疼。疼得讓她忍不住想落淚,想逃開?伤秩绱丝释咏。她的心跳得這般快,原本一片死水般的汪洋水,再一次開始掀起波濤巨浪,洶涌澎湃。
    黛兒站在角落,在心里對他說:“帝君,這是我最后一次接近你。從此以后,我再不叨擾你的生活。還您清凈!
    頭頂的日光這般刺眼,黛兒便一直站在原地一眼不眨得看著他,一直等帝君準備好了午膳,她方才恍然回神,匆忙離開。
    只是她明明是沿著來時的路返回,可不知為何,她走來走去卻始終走不出青弦山的山頂。也不知是繞了多少個圈,可走到最后卻還是走到這朵淡粉色的小花旁邊。
    黛兒身上滲出薄汗來,不明白這究竟是怎么了。直到她又轉了十余遍,卻依舊沒能走出去,黛兒瞇起眼,干脆運著術法就將狠狠沖著自己的正前方沖撞而去。
    果不其然,她竟沖撞到了一道結界。
    她的臉色變得慘灰色,緊咬嘴唇,手足無措地站在原地。
    便在此時,她的身邊景致突然全都變得黯淡無光,一層濃濃的霧不知從何而來,朝她涌動而來。
    而便在此時,一道玄色的修長身影,正從這濃霧之中,一步一步朝她而來。
    他的面容在濃霧中顯得稍模糊,可那雙眼睛卻冰冷若凌,讓人望而生畏。
    縉華朝她走一步,她便忍不住要后退一步。二人一退一進之間,黛兒猝不及防便已觸碰到了身后的結界壁。她已退無可退。
    縉華的眼中閃過一抹冰冷的譏誚。他不疾不徐地走到她面前,站定。居高臨下看著她。
    黛兒卻不敢看他。她慌亂得低下頭,臉頰泛紅,顫聲說道:“帝、帝君!
    縉華冷冷道:“你來此做什么?”
    黛兒心底更痛,她毀了帝君的凡人一世,帝君果然是厭惡極了她。否則又怎會在大涼山上和她做那等合歡之事。那是他對她的羞辱。更是對她的懲罰。
    他是在告訴她,是她為了一己私欲,毀掉了他的渡劫。所以他要懲罰她,讓她永遠記得這份羞辱。
    見黛兒久久不語,縉華譏誚更甚,瞇眼緩緩道:“讓我想想……莫非黛兒來此,是想念我了?所以又想來和本君行床笫之事——”
    黛兒神色更痛苦,她捂住耳朵聲音尖戾地截斷了他的話:“帝君!”
    她的雙眸變得血紅,雙眸已蓄滿眼淚:“求您!求您別這樣!”
    手機飛庫小說網m.xcbookba.com

本文網址:http://www.069228.buzz/xs/332/332700/81674040.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www.069228.buzz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网上gpk钱龙捕鱼怎么样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