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庫小說 > 都市小說 > 沒鉗,倔強 > 正文 第三十七章 重明鳥族

正文 第三十七章 重明鳥族

推薦閱讀:在一拳里復制諸天、召喚星海、遇見剛好的愛情、帶著武館做農女、煞神策、山中田園記、藏謀、魔王比利姆、光之小鎮、鎏心、

    重明公主陰晴不定地看著黛兒,唇邊卻笑道:“黛兒,你見到我,似乎很驚訝呢。手機飛庫小說網m.xcbookba.com”
    縉華則淡定許多,只是道:“原來你竟是重明族的公主,我倒是沒有料到!
    重明公主站起身,和他四目相對:“要想成為重明鳥的領袖,必須經過雙世輪回之苦。第一世,我成了人間的一只虎精,一心修道,做盡善事,卻被你誤會打死;第二世,我成了帝王之女,愛上了大臣之子,可那大臣之子卻只愛一只妖精,甚至和她雙雙殉情。我終是郁郁寡歡,在宮內郁郁而終!
    她的語氣說得極緩極慢,一邊說一邊走向他。重明公主最終站定在縉華面前:“你說,我是不是特別可憐?”
    縉華依舊目不轉睛得看著她:“抱歉!
    黛兒亦傷感道:“對不起,九公主!
    縉華道:“此事無關黛兒,是我欠了你太多!
    重明公主譏誚道:“真是可笑。如今你們竟又親自來到重明族。所以,你們來的目的,是為了什么?”
    黛兒在看到這重明公主竟然就是當初人間的九公主溫萃時,她的心便跌落了下去。九公主曾經這般喜歡晉召,可晉召卻從未正眼看她。而他們此行是來拿重明鳥之眼的,既然如此,九公主根本就不可能把眼睛給他們不是嗎。
    黛兒憂心忡忡,那邊的縉華如實相告:“是為重明鳥之眼!
    重明公主顯然沒料到他們竟是為此而來。她仿佛聽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話,捂著嘴巴笑了許久,直到雙眸都泛濕了,才彎著雙眸道:“原來是為了重明鳥之眼而來。難怪呢。難怪縉華帝君會帶著自己的愛徒親自來此!
    縉華道:“公主,多有得罪!
    重明公主一眼不眨地看著他,面容變得越來越冰冷。她緩緩道:“要想拿到重明鳥之眼,很簡單!
    縉華面不改色地看著她。
    她繼續道:“只要你娶我,我便可給你一只重明鳥之眼!
    縉華道:“可我已有了妻子!彼聪蝼靸。
    重明公主冷冷道:“我名溫九兒,乃是重明族第一百三十九代領袖。從上古至今,外人若想拿到重明鳥之眼,便只有和重明鳥族和親這一種辦法。怎么,難道縉華帝君以為自己是四方大帝之一,便可不顧規矩,竟然還想強取豪奪嗎?”
    縉華神色不變,依舊清清冷冷。他道:“自然不是!
    溫九兒道:“既然不是,那帝君到底是想如何?”
    縉華道:“重明鳥之眼可復刻世間萬物,追逐者更是不勝枚舉。只需和重明鳥通婚,成為他們的配偶,便可讓被通婚的重明鳥們自愿獻出一只眼睛。因此為了得到重明鳥之眼,那些追逐者不惜加以偽裝,懷揣著各種目的騙婚,然后再將重明鳥們無情拋棄,讓重明鳥族的人們傷了身又傷了心!
    縉華繼續道:“所以上古的重明鳥長老,為了保護重明鳥族,才帶著族人隱藏于三界之中,過著最平淡卻最安全的世外桃源生活!
    溫九兒面無表情道:“你既知道這些,那便該遵守我們重明族的規矩。你若當真想得到眼睛,那便娶我為妻!
    縉華搖頭:“可我不喜歡公主您,倘若當真為了重明鳥之眼,而迎娶你為妻。那和那些騙婚的偽裝者,有什么不同!
    溫九兒沉沉地瞇眼:“所以,你到底想如何?”
    縉華面不改色:“我愿去重明幻境!
    溫九兒微怔:“你說什么?”
    縉華道:“重明族雖已隱藏在三界之外,可終究還是有知情人不斷找上門。因此,為了解決這些人,重明族長老特意設了重明幻境。只要能走出幻境,便可得到過繼長老們留下的重明鳥之眼!
    溫九兒的面容已經變得甚是冰冷:“你如何得知這些?”
    縉華看著她,緩緩道:“我是四方大帝之一,天下事有何不知!
    溫九兒道:“那,你又可知,那幻境之內遍布陷阱,只要你走入其中,其中的世界會讓你分不清真實虛幻,讓你沉迷其中,迷失自我。這么多年來,不知有多少人走入其中,妄想能全身而退?芍钡浆F在,竟無一人能從幻境之中走出。他們全都在幻境之中失去了自己,永遠都生活在了那個虛幻的世界里!
    縉華依舊云淡風輕的樣子:“我知道!
    溫九兒悲愴地笑了:“所以,到底為了什么,讓你必須拿到重明鳥之眼?”
    縉華道:“我要用它,做一場交換!
    一旁的黛兒早已聽得心臟緊揪,讓她忍不住紅了眼眶。溫九兒早已注意到她的神色變化,讓她自嘲道:“莫非是為了你的這個好徒兒?”
    縉華不答,徑直道:“本王愿入幻境一試!
    “為了她,你竟愿意做到這般!睖鼐艃旱吐曊f道,“既然如此,我便成全你!
    她的眼中又現出濃烈的玩味:“話說回來,我還真是好奇,縉華帝君在幻境里,究竟會遇到怎樣的人生啊!
    縉華不再多說話,黛兒則緊緊攥住他的衣袖,滿臉擔憂地看著他。
    縉華暗中撫了撫黛兒的手心,緊接著便是由溫九兒帶路,他們則一路跟在了溫九兒的背后,三人朝著幻境的方向而去。
    一路無話。溫九兒獨自行在前頭,縉華和黛兒則微落其后。
    雖說重明鳥族處于極北寒地的最中央?蛇@一方天地卻四季溫暖如春,天晴地暖,十分舒適。溫九兒和縉華二人運著祥云,朝著西方的一座大山而去。只是明明天氣還是晴天爛漫,可等他們三人入了這山之后,周遭的天氣卻瞬間變得冷寒起來。黛兒體質虛弱,忍不住抖了抖,而就在下一瞬,縉華已迅速扔了一道結界到黛兒身上,將她和周圍的寒冷環境瞬間隔離。
    前一秒尚且冷得發抖的黛兒,下一秒身體便又恢復了暖色。她感激又忍不住歡喜得緊緊牽住縉華的手。想了想,還是擔憂道:“帝君,您當真要入幻境嗎?”
    縉華的面容淡定從容,仿佛何事都在他的把握之中。他道:“你在外面等我出來!
    可黛兒心底卻控制不住地發出陣陣心慌。她猶豫道:“可,可我卻有些害怕……”
    縉華又撫過她的長發:“只是小事,別怕!
    他的語氣溫柔又耐心,仿佛真的只是小事?扇舢斦嬷皇切∈,為何重明公主會說歷年來但凡進入幻境之人,便沒有能活得出來的。又為何重明公主在聽到縉華說要進幻境時,竟會如此驚慌。
    他們三人此時已進入大山的最深處,溫九兒還在不斷地朝著高空飛行。黛兒心跳得越來越快,她總覺得等到了這座山的山頂,會有什么不好的事發生。
    她忍不住重重握住縉華的手掌。他的手掌暖暖的,終于讓她稍感踏實。她乞求道:“帝君,非要進幻境嗎?咱們不去了好嗎?白念是很好很好的人,只要我好好求他,他定然也會同意和我解除婚約……”
    縉華溫柔打斷她的話:“可你我卻永遠虧欠他。黛兒,萬事前因后果,早已成網。欠他的,必須要還。欠她的,我亦逃不走!
    黛兒心底變得越來越空曠,淚水忍不住充滿了眼眶:“可,可不知道為什么,我卻這么害怕!
    縉華笑,雙眸彎如月鉤:“黛兒不相信我嗎?”
    黛兒道:“我,我自然相信帝君!
    縉華道:“你若信我,便好生在此等我。相信我,我定會成功離開幻境,回到你身邊!
    他的面容滿是高傲,雙眸聛睨一切,哪怕是那從未有人成功離開的幻境,似乎與他而言也不過是不屑一顧的玩意兒。
    黛兒依舊放不下心,再三呢喃:“那,那你一定要出來。否則,我便一直一直在此等你!
    縉華點頭。黛兒這才一點點松開他的手。他的指尖修長,連骨節都不甚分明,她癡癡看著,不忍分別。
    這座大山名為幻山?瓷先ルm不高,可實際上卻是整個重明族最高的山峰。又過一刻鐘時辰,三人才終于登上了幻山的頂峰。頂峰之上,積雪覆蓋,冰天雪地,銀裝素裹。頭頂依舊有源源不斷的雪花,紛紛揚揚往下飄落。
    溫九兒的身上已經變幻出了一席狼毛大氅,漂亮的臉蛋在這冰天雪地之中,顯得尤為美艷冰人?N華亦在黛兒身上變幻出狐毛披風,將她全身緊緊包裹。
    溫九兒的聲音從前方傳來:“沿著前方再走片刻,便可見幻境池!
    黛兒和縉華依舊跟在她身后,只是誰都不再說話,只是靜靜走著。一時之間,整個天地無聲,只有腳步踩入積雪時發出的輕微沙沙聲。
    而果然便如溫九兒所言,等他們又走半晌后,果真見前面出現了一整面波光粼粼的幻境池。
    只是這池面,是垂直于天地之間的。就像是一面靜止的瀑布,靜靜地懸掛在半空中。它的表面隨著北風刮過,還會泛起淡淡的漣漪,看上去神秘又神奇。
    溫九兒轉過身來。一眼不眨得看著縉華:“你可想好了?”
    縉華一眼不眨地看著前方的這面幻境池:“直穿?”
    溫九兒點頭:“穿過這面池,你便可進入幻境之中!
    縉華點點頭,抬頭便要進入其中。
    溫九兒忍不住又道:“誰都不知道,進入其中之后,究竟會發生什么。因為,每個人所遇到的東西都不同。有些遇到的,是自己心中最怕的東西;有些遇到的,卻是自己求而不得的東西;還有些,卻是自己最喜歡的東西……可無論是哪一種,幻境都會讓你逐漸信以為真,讓你忘了這不過是一個幻境,從而讓你迷失自己,永遠留在幻境之中生活!
    縉華微側首,看向她:“謝謝提醒!
    溫九兒怒道:“不客氣。我可不是為了你。我只是想提醒你,你為了那個女人而選擇進入幻境,實在是蠢得無可救藥!
    縉華順勢看向傻傻看著自己的黛兒。他對她展演一笑,俊美得宛若天邊最美的晚霞。他扔下“等我”二字后,便閃身一頭扎入了這幻境池之內。
    他的身姿瞬間就被這池子所吞沒。而短暫的漣漪之后,這幻境池的表面,很快就恢復了平靜。平靜得仿佛方才什么都沒有發生過,平靜得仿佛方才的一切只是一場幻覺。
    黛兒雙眸緋紅,渾身顫抖,連一個字都說不出口。溫九兒緩緩走到她身邊去,彎著眼睛輕笑:“黛兒,難道你就不好奇,縉華帝君會在幻境池中經歷什么嗎?”
    黛兒淚眼朦朧地看著她:“你這話是什么意思?”
    溫九兒道:“我是重明鳥族的王。我可以看到重明鳥族內發生的一切。自然,也包括幻境!
    黛兒眼中閃過光芒,她忍不住捏住溫九兒的手:“可是當真?你真的能看到帝君在幻境內所經歷的一切?”
    溫九兒挑唇:“你說呢?”
    話畢,溫九兒的手朝著半空之中輕輕一揮,很快的,便見半空之中出現了漩渦時鏡,而時鏡之中,赫然便是——
    待看清畫面之后,黛兒下意識緊緊掐住溫九兒的手,她瞳孔放大,許久都說不出話來。
    ·
    大周三年,春。
    此時已是傍晚,七歲的晉召正在自己院中溫習今日功課。
    頭頂的火燒云大片大片正在空中燒正旺,就像是最美的錦繡綢緞。連帶著將人間萬物都覆蓋上了一層淡淡的火紅色。今日先生教導的正是孔孟之道,他初學這些,便學得十分刻苦,總想多寫幾遍,早日掌握先生所教授的知識。
    晉召出身于一門香世家,其父晉升乃是大周翰林院侍從,正五品官;其母周氏亦是金陵附近一處縣令的幺女,乃是家事清白的賢妻良母。
    晉召正在好生讀,可突然便有一位穿著絲綢水紗裙的小丫頭,浩浩蕩蕩帶著前后十余個婢女闖進了這院子來。晉召正在念,突然有訪客,聲音便驟停,微擰著眉頭,少年老成得看著來人。
    為首的小丫頭穿著名貴,氣質斐然,雖是丫頭,可頭頂發髻上簪著一只耀眼的鳳釵,一瞧便知其身份非凡。
    小丫頭居高臨下,斜睨著身著學子服的晉召,半晌卻笑了起來,奶聲奶氣道:“你這小呆子,長得倒是不錯!
    晉召漲紅了臉,半晌才憋出一句話來:“子曰,非禮勿視。你,你怎能,如此盯著一個外男?”
    小丫頭理了理身上的水袖,緩緩走向他:“為何不能?本宮乃是金枝玉葉,普天之下什么不是我父皇的?就算是你,也是我父皇的!”
    晉召反應過來眼前的小丫頭竟是當朝的九公主后,連忙對著她半跪行禮:“草民不知公主駕到,有失遠迎,還請公主恕罪!
    九公主擺擺手,讓他起了,才又說道:“你若是能陪我玩,我便不同你追究可好?”
    小晉召怕公主真的降罪,當下便絞盡腦汁起來:“公主想玩什么?”
    九公主十分興奮:“什么皆可,斗雞斗蛐蛐兒,本公主都喜歡!”
    小晉召嚇了一跳,雖說這些東西可不是女兒家該玩的,可他并不打算將阻撓的話說出口。否則若是惹了公主不高興,才是頭疼。于是小晉召連忙讓童小五出門去買雞買蛐蛐,好讓公主高興。
    九公主和晉召坐在院子內的石桌前,一人一句地聊天,一邊等小五回來。
    九公主話極多,晉召只是隨意附和,十分無趣?稍S是見晉召長得好看,九公主便忍不住盯著他瞧個不停,一邊瞧還一邊逗弄他。晉召嘴笨,說不過她,便漲紅著臉不說話了。
    小五去了許久也不曾回來,九公主無趣,站起身,一邊逛晉召的院子,一邊道:“這次父皇出宮,我便跟著父皇一齊出來玩兒。父皇現在和你爹爹正在房談論國事呢,本公主不便打擾父皇,這才來你這看看!
    正說話間,九公主已然走到了這條小水渠邊上。而下一刻,九公主的手已伸向了這小水渠之內,并興奮地大喊:“晉召,你快來!快來呀!”
    晉召連忙走了過來,見九公主手中竟多了一只威風凜凜的大螃蟹,亦是驚訝:“此處怎會有如此肥碩的螃蟹?”
    聽到‘肥碩’二字,這九公主手中的這只螃蟹,竟掙扎得變得越來越劇烈起來。
    九公主連忙道:“這螃蟹長得這般威武,定不是普通的螃蟹!闭f及此,她便愈加興奮道,“晉召,快去取個盒子來,咱們將它關在盒子里,看她還能怎么逃!”
    ·
    在幻境外將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的黛兒,此時已是臉色慘白,冷汗潺潺。
    她啞聲問溫九兒:“為什么?為什么會這樣……”
    她從未想過,縉華帝君進入幻境,竟在幻境內回到了晉召時期。一模一樣的場景,一模一樣的對話……為什么,為什么會如此。
    溫九兒捂唇輕笑。她的唇色艷紅,宛若淬了血般,瞇眼道:“這一切都是幻境決定的。你問我,我也是不知的呀!
    黛兒抿緊嘴唇,不再說話,只神色沉沉得繼續看著時鏡。
    時鏡之內,一切繼續。
    ·
    小晉召非常聽話,果真很快就取了個石盒。九公主將那只螃蟹放入其中,于是晉召和九公主這兩顆小腦袋便齊齊探頭看著這只螃蟹。
    九公主道:“這螃蟹如此肥碩,若是將她清蒸了,必然十分味美!闭f著說著,她還舔了舔嘴唇。
    晉召則十分心軟:“可它看上去如此可憐……”
    九公主笑得清脆:“這螃蟹如此巨大肥碩,長得還俊。我還從未見過這般漂亮的大螃蟹!就這般清蒸了,確實有點可惜!
    晉召點頭附和:“正是如此!
    九公主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定定地看著晉召,說道:“不如你我就一齊飼養它,你覺得如何?我若是尋著機會出宮,便來這看你,也看小螃蟹!
    晉召重重點頭:“如此甚好!
    九公主這才心滿意足得笑了起來;馃频募t光照耀在她的臉頰上,將她的臉蛋襯得紅撲撲的,就像個熟透的小蘋果。
    七歲的小晉召看著她,半晌,才輕輕別開了眼去。
    從那之后,九公主果真如自己所言,三番兩次便都跑出宮來,和晉召一齊飼養那只肥碩的螃蟹。他們將這螃蟹裝在石盒內,又裝入水和細沙,以此當做它的小蝸,還將它取名為‘大爪’。
    晉召亦將那只螃蟹飼養得又俊又肥,每日皆親自喂養它。
    而到此時,幻境內的畫面一轉,時間竟是三年后。九公主此時八歲,晉召則已滿十歲。此時已該有男女之別,可九公主依舊三天兩頭到晉召府中,并不設防。
    八歲的九公主長相已是粉雕玉琢,晉召亦個頭竄高不少。眼下九公主和晉召依舊在喂養那只螃蟹,只是喂著喂著,九公主卻覺得奇怪:“晉召,你可覺得,咱們養的這只螃蟹,和別的螃蟹都不不一樣?”
    晉召輕聲道:“公主覺得,有什么地方不一樣?”
    九公主摩挲著下巴:“我也說不清楚?晌铱傆X得,這么一只螃蟹,似乎,它不應該活這么久……”
    晉召聞言,皺了皺眉,似乎也在思考這件事。
    九公主挑著下巴,笑瞇瞇得看著他:“眼下盛世,魑魅魍魎極多。難道你就不怕,咱們養的是一只螃蟹妖怪嗎?”
    晉召無奈道:“若大爪也會成精,也是我們養成的精怪。它必然不會害我!
    九公主嬉笑道:“還是晉召說得有道理!毕肓讼,九公主又問道,“可若是她要害我呢?”
    晉召道:“我會保護你!
    九公主臉上泛過微妙的緋紅,她轉過身,飛快地跑到晉召的院子口,這才又轉身對著晉召吐了吐舌頭:“誰要你保護,本公主還有御前侍衛呢!”
    這才一溜煙地跑了。
    ·
    而到此時,幻境內的畫面又是飛速旋轉,再靜止時,晉召已是十三歲。亦是這一年,晉召中了舉人,成了大周開朝以來最年輕的舉子。因此一經放榜,晉府便受盡了矚目,前來賀喜的客人都快要將前廳的門檻踏破。
    只是伴隨賀喜而來的,還有說親。
    一切都如同黛兒曾經所經歷過的一樣,晉召父母將晉召叫到了房里,詢問他對自己婚事的看法,晉召果然還是回復要以科舉為重,便重回了自己的院子。
    而亦是這一日夜里,大螃蟹化作了女身,偷溜出了府去,而等她回來時,便見晉召正坐在床上等她。
    此時已是太陽初生時,東方的魚肚白越來越明白,將整個天空都印襯得漂亮又溫柔。房內依舊還亮著一根殘蠟,尚未燒殆盡。這螃蟹女身正是黛兒模樣,她的手中還提著剛做好的湯包和云吞,對著晉召笑得溫柔。
    可晉召看著她的目光卻充滿防備。
    黛兒被他的目光刺了刺,看上去有些難過:“我不害人,晉召,你別害怕!
    可晉召依舊皺眉,聲音僵硬:“原來你是妖。你到底是什么身份?”
    黛兒道:“我是一只螃蟹精。為了逃避外頭那些修道士的追捕,這才會躲到你府上的小水渠之內!
    晉召道:“你不該繼續在這里。若是九公主發現你是妖,怕是會將你交給那些道士!
    黛兒眸光愈痛:“可,可我從不做壞事。只是生而為靈而已。為何那些道士一定要對我趕盡殺絕?”
    晉召看著她,緩緩道:“有些事,從來都沒有原因。天地法則,便是如此!
    他的目光沉沉,仿佛是在看著他面前的黛兒,可又仿佛,一路透過了時鏡,在看向此時此刻站在幻境池旁邊的黛兒。
    她終于明白,為何帝君進入幻境池之后,所遇到的人生竟會是晉召的人生。原來,幻境便是要讓他重走一次晉召的人生。
    黛兒突然有些不敢再看時鏡中的畫面。她喘著氣,只覺得胸腔疼痛無比。
    身側的重明公主輕笑起來:“怎么,不敢看了?”
    黛兒臉色煞白得看向她:“是不是這一次帝君經歷的,才是晉召本該有的人生!
    重明公主依舊看向時鏡之中,聲音恍惚:“誰知道呢!
    重明公主突然又挑唇,緩緩道:“你猜,這個故事,會如何走向?”
    黛兒怔怔:“我,我不知道!
    重明公主道:“既然不知,那便繼續看下去!
    說及此,重明公主往半空中的時鏡又注入一道靈力,瞬間,這時鏡便變幻得愈大。而畫中的人,便愈清晰。
    ·
    自從這只螃蟹精上次在晉召面前這顯出原型之后,她便不再遮攔。但凡晉召獨處時,她便會現身到晉召身邊,幫他洗筆磨墨,伺候筆墨紙硯。
    春暖花開時節,最是迷人。眼看天色一日暖過一日,九公主又出宮來看他。此時九公主已長到十二歲,有女初長成,十二歲的九公主宛若含苞待放的迎春花,隱約可看出再過兩年后將會是如何嬌艷的模樣。
    九公主才剛入了晉召房內,卻聽到晉召隱約在和人說話。她慌忙闖入晉召房內,便一眼看到尚且來不及回避的黛兒螃蟹精。若說九公主是含苞待放的迎春花,那么黛兒便是出淤泥而不染的紫蓮,美得讓人窒息。
    九公主看著晉召和黛兒成雙成對站在原地,瞬間便紅了眼眶。她伸手指著他們,呢喃道:“你們,你們……”
    可說了許久,也說不出什么來。
    九公主終究紅著眼眶,轉身一溜煙地跑了。晉召見狀,慌忙便朝著九公主追了出去。而黛兒亦是愣了許久,這才也朝著他們追了出去。
    九公主性烈,從晉召房內出來后,便獨自上了馬,揮著短鞭,便朝著北城飛奔而去。任由晉召騎馬在后頭怎么喊叫,也始終不愿停下。直到二人都快跑到城外小喜山,九公主方才下了馬,看著身遭的這一片花開爭艷的薔薇花海愣怔出神,一言不發。
    晉召此時已走到她身邊不遠處,一眼不眨地看著她。
    九公主的聲音帶上了哭腔:“我今年才十二歲,可父皇卻早早將我相中了夫家,晉召,我本今日打算同你好好說話解悶,可你卻……”
    晉召走到她身邊去,對她道:“那么,九公主是想同我說什么?”
    九公主淚眼朦朧地看著他:“你我從小一起長大,青梅竹馬,兩小無猜,我想同你說什么,難道你不知嗎?你明明那么聰明!
    手機飛庫小說網m.xcbookba.com

本文網址:http://www.069228.buzz/xs/332/332700/81674043.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www.069228.buzz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网上gpk钱龙捕鱼怎么样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