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庫小說 > 都市小說 > 沒鉗,倔強 > 正文 第四十二章 結局

正文 第四十二章 結局

推薦閱讀:超凡俱樂部、寂靜狂想、反刺、罪點之異己、異世界的大懶人、最后一個守望者、至強的心、精靈之幻影主宰、秦時明月之大人才系統、這不是我認識的阿拉德呀、

    鳳王鳳后看著縉華帝君手中的重明鳥之眼,登時愣怔!
    他們這些年一直在搜尋重明鳥的下落,可尋來尋去卻始終鮮有線索。手機飛庫小說網m.xcbookba.com每次都是才剛有了些眉目,再繼續查便斷了?扇缃竦劬褂H自將重明鳥之眼送了過來,這叫他們如何不心動。
    鳳族世子不可能是個瞎子,更不該迎娶一只螃蟹精為正妻。
    那些為白念著想的想法,全都消失在了他們的腦海里。哪怕白念又會怪罪他們擅自取消他心心念念的婚事,他們也不得不做。
    鳳后臉上已掛上了驚喜的表情,感恩戴德地對帝君道:“帝君,您竟取來了重明鳥之眼!”
    縉華道:“收到它,取消和黛兒的婚事!
    鳳后哪里還有不應的道理。
    鳳王鳳后十分爽快,當即取來婚,便用三味真火將這婚給燒成了灰燼。仿佛世間從來不曾存在過。
    縉華將重明鳥之眼交給鳳后,便帶著黛兒離開。
    只是黛兒離開前,尚回頭看了眼遠處快要渺小成一團的鳳侖城。
    縉華見狀,道:“怎么,莫非你還有留念?”
    黛兒搖搖頭,說道:“但愿白念世子,一生平安喜樂!
    縉華揉了揉她的腦袋,便加快祥云速度。只是他竟將黛兒送到了青弦山去。
    黛兒有些不解:“難道不是去蓬萊神仙洞取我的鉗子嗎?為何帝君將我送到青弦山來?”
    縉華面上不顯,只是道:“你如今身子不大好,不該再繼續奔波。在幻境之中你已傷了元氣,如今你且在青弦山乖乖等我回來,我沒回來之前,不得擅離青弦山!
    黛兒心中只覺得異樣,可她卻說不出哪里怪。只點點頭,道:“好,那我便在這等你!
    縉華將黛兒送到青弦山的山頂,這才兀自下山來。只是在離去之前,又喚出青弦山的土地公,吩咐道:“土地,我將黛兒安置在此,你務必守好她,不得讓她擅離山中!
    想了想,又伸手朝著整座青弦山注入靈氣。一時之間,彌漫在整座青弦山上的閃電瞬間變得愈加霸道劇烈,若沒有一定的修為,根本就妄想進入山中。而黛兒更不敢擅自下山。
    縉華帝君這才滿意地走了。
    ·
    蓬萊,神仙洞。
    縉華帝君趕到洞府時,浮誅早已坐在其中等他。
    他渾身滿是黑色煞氣,目光森冷得看著他,譏誚道:“縉華,你的速度,可比我想象中的慢了!
    縉華帝君淡聲道:“浮生,何必如此!
    浮誅道:“我名浮誅,早已不是什么浮生。如我這般,哪里還有什么生!
    縉華帝君道:“隨你!
    他又道:“我已取到重明鳥之眼,已交給鳳族,取消了白鳳凰和黛兒的婚事。按照賭約,你應當將黛兒的內丹和鉗子歸還于我!
    浮誅的一雙眼眸閃爍著詭魅的光:“黛兒呢?我和她相交一場,她竟不來見我!
    縉華道:“她身子乏了!
    浮誅大笑:“我和黛兒的關系,可比和你之間要好的多。就算你將她帶來又如何,我也不會傷她一分一毫!
    縉華不言語,依舊只是淡漠得看著他。
    他渾身的黑色竟緩緩變成了血般的紅。他扔給縉華一個黑色鐵盒:“這是黛兒的內丹,姑且還你!
    縉華瞬間接下。
    可緊接著,浮誅已站起身,一步一步走進縉華:“三萬年前,我墮了魔,那孬貨趁我歷天劫時,將我的三魂三魄抽走,鎖入奪魂簫中!
    浮誅渾身的煞氣愈重:“如今你受了傷,你若不想沒命,便將奪魂簫交出來,我可看在那只小螃蟹的份上,不傷你性命!
    縉華道:“前塵往事已過去這么久,你何苦不釋懷!
    浮誅道:“我早已受夠了天上的假仁假義,一群偽善之人。那孬貨害了我的妻子,奪走我的一切,我自然要尋他說個清楚明白——”
    浮誅周圍的煞氣已變成了紅紫色,看上去十分駭人!他猛得朝著縉華飛身而出,提起全身修為便朝著縉華而去:“多說無意,動手吧!”
    說時遲那時快,浮誅早已閃身至縉華身邊,對著縉華揮出了術法。
    縉華卻不偏不倚,提著修為硬生生將這道術法盡數接了下來。不過剎那,縉華的嘴邊便噴出了無數閃著金光的血。
    浮誅冷笑更甚,繼續朝著縉華揮出一道又一道的強勁掌風。須臾,縉華嘴邊吐的血越來越多,到了最后,竟是連站都站不起來了。
    浮誅捏住他的前衫,厲聲道:“我被天帝封印在乾坤印八千年,足足八千年!二十余年前我終于從乾坤印中逃出,躲在蓬萊做個傻子,你明知我已逃出乾坤印,你為何知而不報,在天帝那隱瞞此事?”
    縉華面容依舊冰冷,哪怕他此時唇邊滿是血色,卻不添狼狽,反多韌色。
    縉華低聲道:“天界不該對你如此!
    浮誅大笑,只是笑著笑著,雙眸竟緋紅一片。
    他捏緊縉華,便帶著他閃身出了蓬萊,直奔天界三十六鏡天。
    他要拿縉華當人質,逼天帝交出奪魂簫!
    只有拿回被鎖在奪魂簫內的三魂三魄,他才是完整的他,完整的浮誅,——這世間唯一的魔!
    浮誅挾著縉華闖入南天門,打倒無數天兵天將,姿態邪肆鬼魅,宛若來自浴火的魔鬼,帶著強烈的怨恨和惡毒。
    凌霄寶殿前,天帝正在處理公事,冷不丁看見前方之人宛若來自修羅地獄,帶著滿身的仇恨,朝著自己而來。他出神半晌,終究冷冷皺眉。
    浮誅捏緊縉華帝君的喉間,目光陰鷙地看著天帝:“孬貨,我此番來,乃是為了尋回我的三魂三魄!
    天帝臉色不太好看,卻依舊鎮定。他閉了閉眼,疲憊道:“浮生!
    浮誅道:“浮生這名字,你也配喊?”
    天帝終于怒了:“你竟從乾坤印逃出了,乾坤印內陰煞不在,朕早該料到的!
    浮誅道:“只要取回我的三魂三魄,我自不會對天界多加為難!
    天帝道:“可奪魂簫早在三萬年前便被天尊所煉!
    浮誅瞳孔猛然一縮:“你說什么?”
    天帝繼續道:“天尊言,此子大逆無道,無拘束無明無道法,不可留。恰逢當初你為一己之私,不惜觸動天地石柱,任性妄為,使得凌波仙子受你連累落入輪回受十世情苦,你亦墮入魔道,釀成大錯!”
    說及此,天帝臉色已是森冷:“你如今還有何顏面闖入天庭質問于朕?”
    浮誅嘴邊露出嗜血的笑:“天尊果然好深的心思,竟都算準了我會重返天庭。當初你們膽敢讓凌波入輪回受苦,自然要付出代價!”
    天帝已是氣極。他從未想過,他的弟弟,竟會變成這副模樣。
    他閉了閉眼,心中彌漫過蒼涼:“你沒了三魂三魄,拿什么和我斗?”
    縉華亦在浮誅身邊說道:“浮誅,何苦!
    浮誅咬牙看著天帝:“好,好,原來奪魂簫早已被毀,天尊竟做得如此決絕……”
    天帝轉過身去,不想看他:“留下縉華,你且走罷!
    浮誅的聲音已是顫聲:“我能逃出乾坤境——”
    縉華在旁邊默默幫腔:“自然是天帝默認的!
    浮誅渾身一怔,臉色慘白。
    縉華又補刀:“當初你剛出世時,天尊便算準了你會闖禍!
    浮誅冷冷得看著他:“你想說什么?”
    縉華瞥了天帝一眼,嘆道:“只是很多事,全都被天帝壓下來了!
    浮誅捏緊雙手,癡癡地瞪著縉華,臉上竟是青白交加。
    這么多年,他自認在乾坤境內蟄伏這么多年,一心想著要好好復仇,為凌波為自己,為整個魔族?扇缃駞s告訴他,原來他摸準時機趁著乾坤印封印放松時終于偷摸溜了出去,結果這一切天帝這老不死的竟然都知道?!
    浮誅越想越生氣,越想越覺得自己被天界玩弄于股掌之間,讓他意難平。
    他突然厲聲道:“天帝!你還要玩弄我到幾時?”
    天帝抿著嘴,只是悲傷地看著他。
    浮誅大怒,雙眸又變成了赤紅色,運起術法竟就要沖著天帝沖去。
    天帝卻依舊不偏不倚得站在那,只聲音黯啞地說了一句話:“浮誅,你可想知道凌波的下落?”
    他手中的術法應聲劈下。
    只是卻劈在了天帝的身側石柱上,并未傷及天帝分毫。
    浮誅雙眼更紅。直到許久,他才低啞道:“那你告訴我,凌波究竟如何了!
    天帝輕笑:“她在人間歷情劫。如今已入到第八世!
    浮誅沉默不語,可雙肩已垂下,看上去頹廢極了。
    天帝厲聲道:“浮誅,你已成魔,魔物天性兇殘,暴戾不堪。若非魔族在萬余年前殺得三界生靈涂炭,如此行事,朕豈會將所有魔族全數封印入乾坤印內。上古魔獸們至今還鎖在符魔山內,受盡折磨。這一切,全都是你的錯!只因你這魔王不曾好好引導魔族向善,反而帶著整個魔族陷入殺戮之中!
    說及此,天帝一字一句道:“浮誅,這一切,都是你的錯。是你一手將事情發展成現在這樣的結果!”
    浮誅痛苦得蹲下身去,雙手捏緊成拳,無言以對。
    天帝拂袖轉身,許久,才又痛心道:“如今你竟將縉華帝君打成重傷,甚至闖入天庭脅迫天界,此等罪孽,便是朕是你的哥哥,朕亦不敢有所偏頗!
    浮誅的聲音更沙。骸耙獨⒁獎,悉聽尊便!
    天帝卻對縉華帝君道:“帝君,煩請你將浮誅重新封印入乾坤印。等他身上的魔性徹底消了,再魔界眾生靈解放出來!
    說及此,天帝不過一抬手,便將浮誅整個人用捆仙繩捆得嚴嚴實實。
    縉華帝君受了重傷,強壓身體不適,點了點頭,便要帶著浮誅下去。
    天帝最后深深看了眼浮誅一眼,終是忍不住道:“還有兩世,她的情劫便歷完了!
    “等她重回仙班,我會帶她來看你!
    浮誅這才微微側目?山K究還是什么都沒說,便任由縉華帝君帶著他走了。
    在回乾坤印的路上,浮誅痞笑著問縉華:“你明知讓你去重明族拿眼睛,是我故意激你的。你為何還要去?”
    此時正值黃昏時。西天邊已有織女在編織美麗的晚霞,五顏六色,美不勝收。迎面吹來溫和的暖風,吹得縉華帝君的青絲隨風飄散,好不絕色。
    縉華帝君看他一眼:“因為,我對黛兒是真心!
    因為是真心,所以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浮誅冷哼道:“你對那小螃蟹,倒是挺好的。那螃蟹雖說蠢了些,可性子樸實,沒有心眼。待你們成親那日,別忘了來乾坤印,給我捎帶一杯喜酒!
    縉華帝君:“好!
    ·
    縉華帝君自己也沒有料到,竟然這般容易就將浮誅重新送回了乾坤印。
    他還以為浮誅會和幾千年前的孫猴子一樣,不達目的誓不罷休,非得也要大鬧天宮一場。
    天邊的晚霞已彌漫成了火燒云。耀眼奪目的云彩染紅了半邊天。
    他嘴邊勾起一道淡淡笑意:“如此甚好!
    等縉華帝君回到青弦山,黛兒正在茅草屋內,捏著水壺澆灌院子里的牡丹和芍藥花。這些花全都經過縉華的悉心栽培,微風徐徐,繁花似錦,桃夭李艷。
    黛兒目含淡笑得站在門口,卻是人比花嬌。
    縉華心底漾開一層層的柔軟,大步走入房中:“黛兒,我回來了!
    黛兒看向他,眸光柔得泛水:“你回來啦,我還等著你吃飯呢!
    想了想,又問道:“可取回內丹了?”
    縉華點了點頭。
    黛兒笑得歡喜:“浮誅是個好人,他從來不會誆騙我的!
    縉華走到她身邊去,揉了揉她的腦袋!案≌D走了!
    黛兒微愣:“他去哪了?”
    縉華道:“他說三界無趣,還是乾坤印更好玩些!
    黛兒更錯愕得看著他,許久,才道:“他……真的這么說?”
    縉華又點了點頭。
    黛兒道:“是嗎……”
    她的臉色有些默色。又澆了許久的花,她又說道:“那,我……我可以去看他嗎?”
    縉華道:“自然!
    黛兒這才又露出了笑意。
    她道:“那就這樣吧。也挺好的,是不是?”
    縉華道:“三日后,去妖界!
    黛兒彎著眼:“好呀!
    用晚膳時,黛兒發現縉華夾筷子的手有些顫抖。她敏銳捉住了縉華的手,沉聲道:“你受傷了?”
    縉華道:“去蓬萊時,摔了一跤!
    黛兒又想起了曾經在乾坤印內看到過的畫面。她看到帝君和浮誅二人相互廝殺,十分慘烈。她心中慌了慌,可終究很快平靜下來。
    她垂下眼眸,將縉華的手放在自己臉頰上,柔聲道:“帝君,謝謝你!
    他不想讓她知道這些?伤齾s隱約能猜到。
    縉華帝君,真是世間最溫柔的人了。
    她雙眸濡濕地看著他,終究緩緩笑了。
    【全完】
    手機飛庫小說網m.xcbookba.com

本文網址:http://www.069228.buzz/xs/332/332700/81674048.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www.069228.buzz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网上gpk钱龙捕鱼怎么样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