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庫小說 > 玄幻小說 > 綠綺音 > 正文 第三十三章再見師叔

正文 第三十三章再見師叔

推薦閱讀:御獸天經、埋詩客、柯南之胎死腹中、無限制旅者、漢末之我為劉辯、超品狂婿、六界典獄長、海賊之我有無數惡魔果實、重生之異世戰皇、一不小心嫁入豪門、

    出了房間,我急忙往花園趕。手機飛庫小說網m.xcbookba.com半路遇到了凌輝,他應該是有話對我說,見我行色匆匆,想喊我又不敢喊,我沒空搭理他,現在最重要的是,花園里的倩影到底是誰?
    我越走越快,身后的凌輝呼吸聲也越來越粗重,慢慢的聲音消失了。
    剛進桃花林,就聽到里面好像有女子的笑聲,是她嗎?我撥開繁茂的樹枝,往里面跑,終于等到你了!
    跑了一段感覺不對勁,這個女人的笑聲是很熟悉,但不是我要找的人。
    我停下來了,心里非常難受,也非常失落。其實我也知道,我所見到的并不一定就是我朝思夢想的人,但心中的執念讓我心存幻想。明明知道這本就是不可能的,也總是抱著一絲僥幸。
    幻想破滅了,留在這里只能徒添煩惱。里面那個女人我知道是誰,是我的師叔田思雨。
    田思雨是南京朝暉觀,觀主田盛雄的女兒。田盛雄與我師爺走的關系很近,兩人稱兄道弟,故此,我稱田思雨為師叔。
    田思雨今年二十四歲,只比我年長一歲,但是修為卻在我之上。她在四歲時就能賦詩作對,十歲時熟背《黃庭經》,十三歲時曾召祥云下界,十五歲被劉皇后召入宮,十九歲主事吉祥宮,成為迄今為止最年輕的方丈。
    聽說她數次拒絕皇后推薦的親事,皇后因為喜歡她并不怪罪,反而愈發寵愛。在她二十一歲時,先帝真宗重病,丁謂在府邸建祈福觀為先帝祈福,皇后派出田思雨主持祈福觀一直到現在。
    我跟田思雨的關系比較融洽,她也曾經幫助過我們很多,對此我是心存感激的。不過現在我并不想見她,準備轉身離開。
    忽然,從里面傳來一個男人的聲音,我以為我聽錯了,仔細一聽聲音還在講。這個男人我也認識,他是丁謂的三兒子丁洋。
    丁洋今年好像二十有七了吧?不過他早已成家,他的岳父還是禮部尚王通苑。丁謂前幾日還講過,丁洋在天雄軍中任職,現在這個時候應該在北京大名府才對,怎么會出現在東京呢?難不成是帶著家眷回家探親來了?
    我跟丁洋交集并不多,見不見的也無所謂。但丁洋忽然大聲喊道:“你別跑啊,我看到你了!
    哎呀,看到我了,如此一來不見也得見了,話說今天丁洋怎么如此活潑,往日他總是一副無精打采的樣子,看來他的夫人管教挺有方的。
    我摸著樹,順著聲音傳來的方向走。走了一段路,就感覺到不對勁,剛才的聲音分明不是喊我!
    透過密集的桃花,我看到兩個人抱在一起,一個是我師叔另一個確實是丁洋。
    “這是怎么回事?”眼前這一幕,我非常驚愕。
    丁洋松開胳膊,用手緊緊抓住田思雨的手說道:“心心,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想你!自從與那個女人結婚,自從去了大名府,我沒睡過一個好覺,沒吃過一頓飽飯,我這顆疲憊不堪的心,我這個瘦弱頹廢的身體都是為了你!
    田思雨淚如雨下,將頭貼入丁洋懷中說道:“丁郎,不要再說了,我不怪你,父命難為,我知道你的苦!
    唉,又一對癡男怨女,聽說丁謂為了掌控局勢,將幾個兒女全部與朝中重臣聯姻。這么做也無可厚非,古今都是如此,也沒什么指責的。只是他二人這是通奸,若是被發現了,肯定會身敗名裂,撤職貶摘。
    二人此時已經情不自禁吻在一起,田思雨紅著臉任憑丁洋親吻。事情到了這一步,我還是走吧,慢慢的往回退,生怕被他們聽到。因為走得慢,淫溺之聲不斷傳入耳中,希望這個花園除了我再也沒有閑雜人等了。
    剛退出桃花林,就碰上了凌輝。他滿頭大汗,扶著樹正喘著粗氣?此臉幼,病情應該加重了,算算日子,也該是時候為他治病了。
    我開始往外走,希望把凌輝也帶出去。凌輝齜牙咧嘴的說道:“大法師,您停一會吧,求您了!
    我沒理他,繼續走。凌輝深深嘆了口氣,嘴里嘟囔著什么,緊跟上我的步伐。七拐八拐的,我看也差不多了,便在一個涼亭處歇了下來。
    凌輝見我歇了,也趕忙快步走過來,坐在那凳子上休息。
    “怎么樣?大管家”我問道。
    凌輝白了我一眼,沒好氣地說道:“若不是有求于你,定將你痛打一頓!
    “你看你看,這前幾日才說的脾氣要改,這不還是一樣嘛!
    凌輝語塞,紅著臉不作答?粗栎x窘迫的樣子,我笑了。
    他有些不樂意了道:“法師,這有什么好笑的!
    “大管家,您莫生氣。我剛才來回折騰,就是為您治病!蔽艺f道。
    凌輝臉上浮現出將信將疑的表情,他還是有些不悅道:“世上哪有這般診療法,依我看法師您就是在折騰我!
    我走上前拍拍他的后背,他有些警惕,也有些詫異,眼睛里也流露出戒備。
    我輕生說道:“大管家請您一定要相信我!
    凌輝這才眼神才溫和了些,他剛想說話,就被我一拳打在肚子上。
    “嘔,咳咳咳咳!
    凌輝抱著肚子痛苦的從凳子上滑落,躺在地上呻吟著,帶著呻吟祈求我不要殺他。
    我掏出襻搏,將他綁在一旁的柱子上,他掙扎了一會就沒了力氣,他太虛弱了,也沒有力氣喊人了。
    我快速從袖兜里掏出一個絲綢包裹的藥丸,層層打開之后,捏開了凌輝的嘴。
    “嗚嗚嗚”,他嘴里發出來求饒的聲音,我沒理會他,讓他將藥丸吞了下去,在吞下去后,凌輝面如死灰,看樣子是放棄掙扎了。
    這樣就挺好,省得他搗亂。確定他不會跑之后,我來到了涼亭下的小塘里撈了一條金魚上來。
    待我再上涼亭之后,凌輝正在拼命的掙扎。認他怎么折騰,襻搏還是緊緊的捆著他。我可是給他綁的縛虎扣,別說是他,就是一頭老虎也掙脫不開,而且這種扣還會越掙越緊,越緊就越痛苦,凌輝又痛又急,渾身都濕透了。
    讓他受受罪也好,讓他也體會一下什么叫痛苦。凌輝精疲力盡的靠在柱子上,等著最后時刻都到來,就連我在他面前出現他都沒有了反應。
    真慫,這么快就投降了。不過也算是條漢子,居然不再求饒了,到底是放棄了還是甘愿受死呢?
    他雙眼無神的看著我道:“小時候聽老人們說過,人死之前都會將這一生的經歷在眼前重復一遍。我怎么就成了這樣子了?我小時候明明連很善良很心軟的,我怎么就變成了這樣子了?法師,我不求您放過我,我只求您能寬恕我的罪責,寬恕我的過往,法師,求您了!
    我搖搖頭說道:“大管家,別說是你,我自己都身陷囹圄,如何救你?你我二人地獄見吧!
    凌輝聽罷眼神黯淡了下,也沒做別的反應,看來他已經接受了最終的結局。
    我捏開他的嘴,將金魚一半放在他嘴里,一半攥在我手里。他猛吞了幾口口水之后,喉嚨開始抽搐起來,一個圓圓的東西順著嗓子爬了上來。
    就是現在,我猛的將金魚從他嘴里抽出來,他嘴里那物本來是咬著金魚的,沒成想我把金魚拉了出來,它也被順了出來,見著光,它松開嘴掉在了地上,吱吱亂叫,似乎非常驚恐。
    看著地上吱吱亂叫的怪玩意,凌輝忍不住的吐了起來,似乎被惡心到了。凌輝吐到了抽搐,我看情況不太好,趕緊給他松了綁,讓他側躺在地上,他這才舒服了許多。
    他的嘴一直在呢喃著什么,聲音太小我聽不清楚,于是我趴了下去,沒想到這一趴,我聽到了最意外的話。
    手機飛庫小說網m.xcbookba.com

本文網址:http://www.069228.buzz/xs/332/332696/81673856.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www.069228.buzz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网上gpk钱龙捕鱼怎么样打 青海省十一选五体彩 山东体彩一定牛手机版 北京11选五奖金对照表 广西福彩快乐双彩走势图表 河南快3开奖走势图 股票分析图 36选7好彩1技巧 湖南快乐十分之动物总动员怎么玩 上证指数 云南快乐10分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