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庫小說 > 仙俠小說 > 暗器百解 > 正文 054 戰火平息

正文 054 戰火平息

推薦閱讀:暗戀是朵海棠花、黑城堡里的月光女孩兒、吃雞又奈我何、御獸天經、埋詩客、柯南之胎死腹中、無限制旅者、漢末之我為劉辯、超品狂婿、六界典獄長、

    公元1126年,3月。手機飛庫小說網m.xcbookba.com宋皇帝趙桓與金達成協議,割地棄城,黃白數萬兩,耕地千余畝,終于說得他們退回燕京。
    老皇帝趙佶以為開封即將失守,一路逃到了相州。
    而又因饑荒災害,金兵禍亂,他逃亡這一路不光有山匪阻攔,更是不知人群里如何混入了些許契丹人,對于這些宋人名門尤為充滿敵意。
    “主子,守不住了……”
    五個侍衛以身子護住馬車,渾身浴血,周遭鋪著熱乎的尸體,約有十數人。
    踩著尸體過來的,是一個個束著金錢鼠尾的外鄉劊子手,與馬車同行的丫鬟已經被他們拖去了一側的樹林,生死不知。
    來者數量摸約二十有余,與馬車部隊的人數上其實差不多少,只是起初偷襲的得手讓他們獲得許多優勢。
    “爺爺們不圖財,就是愛殺殺你們這些人頭豬腦的漢人!
    說話那人神似李逵,一雙板斧劈下,又一大好的人頭滾落。
    趙佶坐在馬車之中,聽著外頭的金甲嘶鳴血沫飛濺,兩腿不住打顫。
    好不容易鼓起勇氣撩起簾子張望那么一眼,剛好見到這尸首異處的場景,新鮮的血漿射了他一臉,當場把他胯下那泡老尿給引了出來。
    “完了,完了……”
    他不住念叨,涕淚橫流,癱在馬車里連一動也莫敢動。
    外邊的侍衛一個個倒下,尸體撞得馬車左晃右斜,更是讓心頭徒增恐怖。
    待嘈雜漸平,車外只能聽得金屬利器于地上拖行之聲,偶有停頓,或許是碾過了某具可憐的尸體。
    那血污屎尿的氣味充斥著周圍,于獵物而言是恐懼萬千,于獵手一方,則是不斷撩撥著那條興奮的神筋。
    趙佶蹬去自己的布鞋,十分可笑地抓在手上,準備給接下來撩開他馬車門簾之人以“致命一擊”。
    只是忽然,馬車外“咚”地一聲悶響,嚇掉了他手上的布鞋,也讓車外眾人生了驚疑。
    “什么人!”
    那手持雙斧的匪首一眼便認出這滾落腳邊的人頭,正是把丫鬟帶去林中快活的幾人之一。
    林中紛紛有人影竄出,各個是布衣勁裝,手提寒鋼闊刀,他們能站在此處,那便說明林中的賊寇已經盡數伏誅。
    此時見為首之人綁了個活口一腳將其踹翻在地,故意是要當著那匪首之面將其處決。
    橫刀劃過,那小賊哭喊求饒的機會都沒有,便被抹了脖子。
    為首那人面容剛毅,目露寒芒,神色淡漠地看著契丹打扮的雙斧匪首,冷冷吐出三字。
    “岳家軍!
    …………
    汴京,月,百姓陸陸續續回了家鄉,同時入城的,還有一輛囚車。
    只不過這也并非是尋常囚車,是一幫金兵押解而來,雖是木柵鐵鎖,但籠中之人并未受什么虐待,衣衫整潔,看著身體也健康,這囚車就這么一路押往了皇宮。
    一路上,雖然看熱鬧的人不少,但看熱鬧的態度可不尋常,路人均是恭恭敬敬的百姓,向著囚車,微微弓身。
    深宮未至,宦官出迎。李公公見著來者,臉上的諂媚,比在皇上身邊還增幾分。
    “幾位奔波勞頓,先請入膳堂小坐,我已經命下人備好了酒菜為幾位接風!
    李公公迎著來者的眼神飄忽,似有什么話外之音。
    為首兩人一看也不陌生,竟然是完顏兄弟二人,學著漢人的禮儀比劃了一番,宗干道:“李總管,我們負責把康王押回的任務自此也算是完成了,余下幾日,我們倒想在城中轉轉,就不用你再麻煩了。至于……”
    他話語停頓片刻,待李公公識趣地支開了下人再說:“至于你的好處,那定然是不會少的,只不過你們對于替罪羊的選擇,還是欠缺考慮了點!
    此時的囚車已被人帶走,宗干所言指的,自然就是康王。
    沒等李公公還有什么表示,宗干宗峻二人就已經帶著侍衛離去了,而碩大的皇宮,卻無一人敢攔這二人,縱使他們一路大聲笑罵漢人無能,也終究是無人敢言。
    汴京城內,軍隊已經撤去,民間漸漸有了煙火氣,而張邈所帶領的武林俠士們就地解散,未曾言它,就像是此次“天下第一勇士”之事是個笑話。
    新舊武派的打鬧如當初一樣,張邈近宮領了賞,唯一不同的,恐怕就只有陳煥一人了。
    他沒急著回陳家,反正家里頭除了胖子恐怕也沒人盼著他回去,先勸走了老管家后,自己便安心在城里客棧養傷。
    時辰剛過了飯點,五臟廟空落落的,推門剛想叫來小二,便看見一水綠青衫的女子從對門出來。
    “怎么又是你?”
    綠鶯見著陳煥,一直都沒什么好臉色。
    我們陳某人什么脾氣?你看著爽不爽對他而言就仨字——無所謂。
    應付地挑了挑眉便算打了招呼,轉身剛下到樓梯口。
    “嚯,你們是約好了一起膈應我是吧!
    這一看大堂坐著二人,雖然戴著方帽把辮子藏得嚴實,但這身材明顯就比漢人魁梧許多,而且這兩張臉陳煥還認識。
    “陳賢弟,我們可找你許久了!弊诟杀事,震得整個客棧都嗡嗡的。
    一旁的宗峻身子骨稍顯虛弱,眼神一直往慢了陳煥半步的綠鶯身上游走,“陳賢弟果真是年當少壯,重傷初愈便已經能翻云覆雨了啊!
    綠鶯在旁雖然不怎么待見陳煥,連虛與委蛇一番都懶得,但對于下面這倆人還是稍做偽裝的。
    “兩位……兩位公子莫要說笑了,我們只是剛巧對門!
    似乎是因為綠鶯沒有說穿這二人身份的緣由,讓他們更欣賞了幾分,趕緊呼喚二人下來喝上兩杯,也是惹得陳煥一臉無奈。
    “這一戰,兩位能把我們的梁將軍逼到如此境地,實在是可謂英雄出少年!弊诟烧f著就大灌了兩口酒水。
    綠鶯此刻喉頭還纏著一圈紗布,還有陳煥的左臂。其實二人都不輕松,尤其是他們心里自知,梁將軍在擂臺之上并未痛下殺手,他們才得以與他纏斗幾分。
    當然,陳煥從始至終都是最苦的那個,誰讓這擂臺,講究個“公平”呢?
    手機飛庫小說網m.xcbookba.com

本文網址:http://www.069228.buzz/xs/332/332704/81674788.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www.069228.buzz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网上gpk钱龙捕鱼怎么样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