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0章 心虛

推薦閱讀:巔峰戰神、萬妞不擋之勇、農女成凰、我讓王爺提前造反了、凌云、一拳殲星、失憶之王、美女的最強醫仙、諸天破壞神、大仙廚、

    雪霽見她急的快要哭出來一般,便勸道:“你放心,姑娘早就擔心那魚有問題,所以昨日便勸告過夫人了,夫人是肯定不會碰那魚的。手機飛庫小說網m.xcbookba.com”
    檀香這才松了一口氣,她心神提的太久,如今乍一放松,竟身子一軟,險些跌倒在地上,虧得一邊的雨晴手疾眼快扶了她一把,她才站穩了。
    自見面起,檀香便是一副沉著淡然的樣子,如今她卻是聲音里都帶上了哭腔:“奴婢的母親當年險些病死,若不是夫人搭救,還讓潤德堂為奴婢的母親免費抓了藥,奴婢只怕早就是無父無母的人了!”
    她哭的傷心,“若是今日因為奴婢遲了一步而害得夫人落了胎,奴婢真是萬死也不能抵罪!”
    云彥芷心下亦是激動異常,她張口說話,卻發現自己的聲音卻是顫抖的:“你可知道,盧姨娘是怎么下的毒?”
    檀香卻是哭著搖頭,道:“奴婢不知,奴婢只知道這魚有毒,盧姨娘和三姑娘定是知道這一點的,否則三姑娘也不會命人偷偷的去丟那魚。但如何下的毒,奴婢實在是不知道!
    云彥芷眉頭緊鎖:“可有人碰過那魚?”
    檀香細細思索了一番,搖頭道:“盧姨娘將那魚一買回來便是由奴婢抱著的。后來一回府,她便吩咐奴婢去給夫人送了魚,那魚還是奴婢挑的,沒有假手他人!
    既然云彥茉也將這魚倒掉了,便說明這些魚都是有毒的?墒,盧姨娘是何時下的毒?如何下的毒?
    而且,銀針竟然也測不這魚有毒。
    屋內的人皆是百思不得其解,雨晴卻突然眼睛一亮,道:“莫不是盧姨娘將毒預先涂在了缸子上?這樣那些魚不就是泡在了毒水中嗎?”
    云彥芷搖搖頭,道:“不對,先不說那缸壁上的一點點毒能不能在那么短的時間內,讓魚染上足以另人落胎的毒素。就算可以,毒也是大多在水中的,廚房做魚,可是要去鱗,拋去內臟的,這么一來,毒素肯定是要去掉大半的。她怎么能確保母親就一定會落胎呢?”
    “就算那毒性夠烈,不到一個時辰的浸泡便可使人滑胎,她又如何能做到這魚不會被毒給毒死!痹茝┸频椭^,思考道。
    “難不成是盧姨娘買通了做魚的人?”雪霽問道。
    云彥芷皺緊了眉頭,她如今不過十四歲,卻眉心已經出現了一道淺淺的痕,她想了想,又否定道:“不會,許大娘雖然貪財,卻膽小得很,為人更是油滑。除非她糊涂了,才會去做這種事!
    況且母親既然敢讓許大娘執掌廚房,定然是有后手的,否則絕不會放心她管著最重要的吃食的。
    幾人想的頭都快要痛了,依舊是沒有一點頭緒。
    雨晴見幾人思來想去也沒個結果,便道:“姑娘,咱們現在有了檀香作證,已經可以說明盧姨娘和三姑娘知道這魚有毒了啊。老爺一向關心夫人,肯定會信您的!”
    云彥芷坐在紫檀木圈椅上,以手扶額,她嘆了口氣,道:“不行,只是云彥茉將這魚倒掉了說明不了什么。父親自然是會信的,但是祖母呢?沒有確鑿的證據,祖母定會說盧氏懷有胎兒,應當好好。她是修養絕對不會發落盧姨娘的!
    雨晴眉頭擰成了川字,這事情太傷腦筋,何氏那一關,實在是太難過了!
    又過了一炷香的時間,檀香猶豫著道:“二姑娘,奴婢是借著給三姑娘送魚的由頭才能出來的,再不回去,恐怕盧姨娘就該起疑了!”
    云彥芷這才回過神來,她看著檀香。四月的天已經很是暖和了,有頭臉的丫鬟們都早早換上了新的春衣,而檀香仍是穿著老綠的舊衣裳。
    她本想讓檀香回去,但是想到前世,靈堂搖擺的經幡中,她慌亂遞給自己的那個紙團,卻是怎么也開不了這個口。
    她不敢冒這個險,前世因為她的一時疏忽,檀香便已經不得善終。
    如今,難道明知盧姨娘那邊有危險,還要為了不讓盧姨娘起疑,讓她接著回去嗎?
    云彥芷靜了一會,直到檀香著急的再次開口時,她方才下定了決心:“你留下!”
    似是害怕自己反悔一般,云彥芷連忙吩咐雨晴道:“你去后罩房收拾一下,拿一套被褥出來,讓檀香住下!
    后罩房是她的房,在房中落腳的確是委屈檀香了。
    云彥芷雖然有手段將檀香送出府,但府中人多口雜,她實在不敢冒這個風險,只能暫且將檀香放在自己眼皮底下。
    見檀香面上一片驚訝,她便上前去握住了檀香的手道:“委屈你了,你這么久不回去,盧姨娘是一定會起疑的。先在我這邊住下,后罩房是我的房,平日甚少有人過去。你先待在那里,等我找到了證據,定不會再委屈你!
    檀香見她神色堅定,她何嘗不知這次回去,盧姨娘定會對她起疑心,日后就算是能夠扳倒盧姨娘,她不過一個二等丫鬟,三姑娘還不是捏死她如捏死螞蟻一般容易。
    云彥芷這是在給她保證了,保證自己一定會保下她。
    檀香眼眶一熱,泣不成聲,卻仍是規規矩矩的向她行了禮:“多謝二姑娘!
    盧姨娘這段時間睡得一直不好,噩夢纏身。這些日子她身子沉了,變得越發懶得動彈,用罷了午飯便上床小憩去了。
    春日晴好,因著盧姨娘要歇覺,丫鬟們都不敢鬧騰。小院子里寂寥無聲,只院子里的一樹晚桃開的正好,灼灼其華,熱熱鬧鬧的,甚是喜人。
    芍藥是盧姨娘身邊的大丫鬟,趁著盧姨娘歇覺,她便去了回事處領來了養胎方子所需的藥材。
    主子吃的藥和食物都是最為重要的,須得她們這些大丫鬟去取,等閑不能交給旁人。
    廊下翻花繩的小丫頭們見她進來了,忙起身行禮:“芍藥姐姐!
    芍藥拎著藥材,看了她們一眼,隨意道:“姨娘可是在歇午覺?”
    小丫頭們連忙點頭。
    芍藥進了屋子,將領來的藥材鎖進了墻角的靈芝紋紫檀木小角柜中。她走進了內室,拔步床上的青紗帳子垂下,將女子的身形隱隱綽綽的藏在里面。芍藥不禁動作輕了些,生怕弄出些動靜,影響到盧姨娘休息。
    她在屋內巡視了一圈,見沒人在盧姨娘身邊守著,不由得有幾分生氣。
    她輕手輕腳的從屋子內走出,小丫頭們見她面色緊繃,都不由得心下緊張。
    盧姨娘房里,最得意的便是芍藥和檀香了,但檀香是二等丫鬟,所以這院子里的頭一份,還要屬檀香。
    芍藥有些生氣,但仍是壓低了聲音問道:“主子在屋內歇覺,怎么也沒個人守著?檀香呢,她去哪了?”
    小丫頭們見不干自己的事,便爭著搶著答道:“檀香姐姐去給三姑娘送魚去了!”
    芍藥眉毛一擰,道:“這都去了一個時辰了,怎么還沒回來?”
    小丫頭們皆不敢接話,芍藥是大丫鬟,而檀香則是僅次于芍藥的二等丫鬟,她們哪個都得罪不起。
    芍藥本身也沒指望這些小丫頭們能說些什么,她心中越想越氣。
    真是越來越沒規矩了!檀香連她這個大丫頭也不放在眼里了!
    她哼了一聲,道:“等檀香回來,便讓她來見我!”
    說罷她便回了屋里守著盧姨娘,檀香擅離職守,但盧姨娘身邊卻是不能缺人的。
    屋子內著百合香,芍藥坐在圈椅上做著針線,她不禁有幾分著急,再過一會盧姨娘醒了可是要喝安胎藥的,可她一個人怎么既顧著盧姨娘,又煎藥。
    內室傳來一聲輕響,似是盧姨娘翻了個身,芍藥突然卻是突然緩過了神。
    檀香一向為人謹慎,平日里一點過錯都抓不住的人,如今只是去給三姑娘送個東西,怎么遲遲不歸?
    莫不是她知道了那魚的問題?想要去告訴夫人?
    芍藥被自己的想法嚇了一跳,驚得站起了身,她的針線就僵在了手上。
    她又細細思索了一番,越想越覺得有可能。
    是了!檀香一定是發現什么了,昨日從天后宮回來后,她便不見蹤影。今日讓她去給三姑娘送魚,最多兩炷香的功夫就該回來了的,可是如今都過去一個多時辰了,她到現在卻還沒回來。
    她忙走上前去,撩開了盧姨娘的帳子,推了推她的后背,急聲道:“姨娘,您快醒醒,大事不好了!”
    盧姨娘本是個膽小怕事的,這些日子因著盤算著要害徐氏,更是心虛的沒睡過一個好覺。
    她睡得淺,聽到芍藥的話,一下子便睜開了雙眼,她張開嘴唇,卻發現自己的聲音都是顫抖的:“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芍藥將自己的推斷給她細細一說,盧姨娘聽完后竟是嚇得直接癱了下去,幸好芍藥手疾眼快,將她攙扶住了。
    她發覺自己在不住的打顫“她一定是去告訴夫人了……一定是,一定是的!”她抓著芍藥的手,像是緊緊的握住了救命的稻草一般,“我該怎么辦?怎么辦?”
    芍藥見她神志大亂,不由得自己也是一片慌亂,手上傳來一陣刺痛,她才發現自己的右手竟然還握著繡花針,那針刺進了她的指尖,帶出一點嫣紅的血珠。
    她反倒是定下了神,將哭泣著的盧姨娘攙扶起來,道:“姨娘,我們去尋三姑娘,三姑娘是您的親生女兒,又在老夫人面前有臉面,一定有法子應對!”
    手機飛庫小說網m.xcbookba.com

本文網址:http://www.069228.buzz/xs/332/332699/81673930.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www.069228.buzz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网上gpk钱龙捕鱼怎么样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