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1章 對峙

推薦閱讀:紫星大帝、護花高手在都市、女總裁的貼身兵王、如意事、從火影開始掌控時間、十九重帝獄、近身妖孽兵王、穿書后,我成了男主的舅媽、戀愛D計劃:倒追男神一百天、魔法塔的星空、

    盧姨娘渙散的眼睛這才有了神,她的手死死的撐著床板,語無倫次道:“對……對!去找茉姐兒,茉姐兒一定知道怎么做!”
    她說著話便從床上站了起來,芍藥忙取來了家常的小襖,兩人急忙穿好了衣服。手機飛庫小說網m.xcbookba.com芍藥見她也不顧自己頭發還披著,便向屋外沖了過去,她忙攔下盧姨娘道:“姨娘!頭發!您頭發還沒梳!”
    盧姨娘卻是厲聲道:“都什么時候了!還管什么頭發!”
    云彥茉正坐在桌前習字,如今跟著劉氏學管家的三個人中,她的字是最差的。每每一到記賬目的時候,她總覺得屋中的下人在看著她,嘲笑她不如那兩個嫡出的。
    正練著字,纖云突然走進內室,匆匆一福身,道:“姑娘,盧姨娘來了!”
    云彥茉筆一頓,她抬起頭,皺著眉,有些不耐煩地問道:“她來做什么?”
    纖云正要說話,卻突然聽到雕花的木門吱呀的一聲輕響,盧姨娘和芍藥竟是沒有等的及她通稟,便闖了進來。
    云彥茉秀眉一擰,正要斥責她,卻見她一派慌亂的樣子,雙眼不住的轉著,連發髻都沒有梳便過來了。
    云彥茉心中突然有種不祥的預兆,將手中玉管的狼毫筆往硯臺上一甩,便疾步走到盧姨娘面前,不顧儀態的蹲坐下來,急聲問道:“出了什么事!”
    盧姨娘見到她,心中的那股子慌亂卻是不降反增。她害怕到了極點,雙腿突然沒了力氣,竟是一屁股坐在了石青色的絨線毯子上,她的手卻如鷹爪一般,死死的抓著云彥茉的衣袖,哭喊道:“茉姐兒!夫人知道了!”
    云彥茉突然瞪大了眼睛,她的大腦有一瞬間的空白,狠狠的吸了一口氣后,她方一遍遍的告訴自己,不要慌亂。她扭頭問盧姨娘身邊同樣一臉倉皇的芍藥:“究竟是怎么回事?”
    芍藥撲通一聲便跪在了地上,將事情一五一十的說了個清楚。
    云彥茉聽罷,她就算再聰慧老練,也不過是個剛剛十四歲的少女罷了。她不由自主的咬緊了牙,牙關間傳來的疼痛卻是讓她鎮定了下來,她俯下身子,雙手將盧姨娘扶起沉聲道:“慌什么!不過是個丫頭沒回來罷了!”
    盧姨娘身子沉,纖云過來幫著她一起把盧姨娘攙扶到了一旁的美人榻上。云彥茉站在一旁,聲音有些顫抖,像是在安慰自己一般:“不過是沒回來罷了,并不見得是去向夫人告密!”
    她喃喃道:“就算是夫人知道那魚有問題,又能如何?祖母說過的,那毒銀針也測不出來,她發現不了咱們如何下的毒!”
    她似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般,不住的安慰自己:“對,她定然是發現不了的!這毒沒那么容易發現的!”
    她似是想到了什么,略定了定神,吩咐纖云道:“你去廚房里看看,那魚可還在?”
    纖云從未見到過她這般失魂落魄的樣子,她連忙應了句是,便飛快的去了廚房。
    芍藥見她二人皆是心神不定的樣子,她是做大丫頭的人,怎么可能不懂眼色,她走到一旁的八仙桌邊上,拿起壺倒了兩杯茶水,一杯遞給了云彥茉,另一杯便要給盧姨娘。
    云彥茉接過了茶水,卻是捧在手中,眼神慌亂,絲毫沒有喝的意思。
    盧姨娘則癱倒在杏黃色綢緞的迎枕上,她本是三十多的人了,之前一直勤于保養,如今她神色慌亂,被那嬌嫩的杏黃色緞面一襯,竟是顯得面色焦黃,眼角的細紋也越發明顯了。
    芍藥見她連拿茶水的力氣都沒,便將那茶水放在了她一邊的高幾上。
    不一會,纖云便匆匆回來了,她神色緊張,聲音更是顫抖著:“姑娘,廚房的人說,今天中午二姑娘命人過去將那魚全都拿走了!”
    只聽得“砰”的一聲,云彥茉手中的茶杯竟是摔到了地上,濺的她衣裙上全是茶漬。
    盧姨娘更是嚎啕大哭起來。
    纖云對此事也是知曉的,她不禁也嚇得流了淚,問道:“姑娘,該怎么辦?二姑娘一定是發現了!”
    云彥茉反倒是鎮定了下來,她深深吸了一口氣,道:“不會的!此事還沒鬧大,她肯定沒有拿到確鑿的證據,否則,她肯定去尋祖母和父親了!
    這番話似是說服了她自己,她淡定下來,對纖云道:“你起來,給我去尋一條裙子換上。我去一趟綠猗堂!”
    不管云彥芷知道了什么!她一定要去打探清楚,才能有下一步的對策!
    云彥芷命人將所有的鯧魚都從廚房收了過來,放進了她院子里一口斗彩胭脂紫纏枝寶相花紋的大缸中。她站在那缸子邊上,眉頭緊蹙地盯著那些緩緩游動的魚,細細思考著。
    突然院門口傳來一陣少女柔糯卻略顯緊繃的聲音:“二姐姐!
    云彥芷轉身看去,見是云彥茉,她心下冷笑,這是怕事情敗露,來她這里打探消息了嗎?
    她露出一個微笑,眼里卻殊無笑意,只透著狠厲:“三妹妹!
    見云彥茉快步走近,云彥芷卻是笑了笑,面色有些陰冷,她輕聲道:“你來的正好,你瞧瞧,我這缸里養的是什么?”
    云彥茉定睛一看,只覺得眼前一黑,她定了定神,面上如面具般日日掛在臉上的笑意卻是破碎了,她聲音有些發顫:“你這是想要干什么?”
    云彥芷冷笑,她狠狠的拍了一下那瓷缸的沿,厲聲道:“你還敢來問我想做什么!我還沒問你和盧氏要做什么!”
    那缸被她拍的發出一聲低沉的聲響,云彥茉被那聲音嚇得一哆嗦,她被云彥芷氣勢所鎮,竟是沒有說話。
    “謀害主母,迫害嫡出子嗣!怎么?盧氏她嫌自己活得太舒服了嗎?!”她一字一頓的說道。
    云彥茉卻是此刻才反應過來,她故作輕松地笑道:“二姐姐說什么,我怎么聽不明白?我姨娘不過是送了幾條魚給母親,怎么還扯上謀害主母了呢?”
    她雖是語氣輕快,但眼皮卻是不住的跳。
    云彥芷冷笑道:“既然不是謀害主母,那妹妹為何要偷偷把盧姨娘送的魚丟了呢?”見云彥茉似要反駁她,她唇角一勾,譏諷道,“你可別告訴我,是因為你不喜歡吃鯧魚,所以才丟了去!
    云彥茉被她堵得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她卻是不知道,這個一向軟弱可欺的二姑娘口才竟然這般的好。
    她一時面上的表情變得極是猙獰,聲音陰毒如正在覓食的蛇一般:“你知道那魚有毒又能如何?你可知道我們是如何下的毒?”
    云彥芷被她的話堵得說不出話來,她死死的瞪著云彥茉。
    云彥茉見到她這般兇狠的眼神,卻是笑了:“你沒有證據。僅憑一個丫鬟的證詞,如何扳的倒一個有孕的姨娘?”
    云彥芷眼睛亮的驚人,她微微一笑,道:“不錯,一個丫鬟的證詞在祖母那里的確扳不倒盧姨娘,但是,在父親那里呢?”
    云彥茉似是被戳中死穴一般,突然僵在那里,一動不動。
    是啊,云昌衡對他這個正室妻子十分看重,檀香的證詞定是能扳倒盧姨娘的。
    就算他看重盧姨娘懷中的孩子,但那不過是個庶子,而如今盧姨娘謀害的可是正兒八經的嫡子!
    云彥芷又厲聲道:“姨娘,說穿了還不過是個下人罷了!做主子的厭惡了她,想要發賣,難道誰還能攔的住,需要什么緣由嗎?”
    云彥茉被她這句話說得逼出了眼淚,她狠聲道:“云彥芷!你難道不要你的名聲了嗎?發賣自己父親的妾室!若是傳出去,你的名聲還能好聽嗎?”
    云彥芷卻是淡淡一笑,連看她一眼都嫌多余般,輕聲道:“不用我動手去發落,只怕父親聽到了這消息后,早就氣的要親自發落盧氏了!
    云彥茉似是被她這句話戳中了死穴,她們都有人撐腰,有人維護!偏偏只有她,還要帶著拖油瓶一般的生母,與這些人相斗。
    她再也忍不住眼淚,扭頭便走。
    云彥芷則站在原地,冷冷的看著她的背影。
    手機飛庫小說網m.xcbookba.com

本文網址:http://www.069228.buzz/xs/332/332699/81673931.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www.069228.buzz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网上gpk钱龙捕鱼怎么样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