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2章 水銀

推薦閱讀:神都猛虎、神級狂婿、霍格沃茨之血脈巫師、超凡藥尊、蜜愛100分:首席,強勢寵、超級小神醫、宋北云、次元間的旅者、劍道第一仙、超級特戰兵王、

    云彥芙與云彥蕖這日早早的下了學,這些日子云彥芷不再和她們一同讀了,她們見面的機會便少了許多。手機飛庫小說網m.xcbookba.com
    這日林先生染了風寒,便提前下了課。云彥芙便拉著云彥蕖一同來看望云彥芷。
    進了綠猗堂,她便看到云彥芷和雪霽沉默的站在院子里,垂著頭看著一口瓷缸。主仆兩人皆是一模一樣的姿勢,連她靠近了都沒能察覺。
    她玩性上來了,便走到云彥芷身后,猛的一拍她,同時大叫一聲。
    云彥芷被她嚇了一跳,連忙轉身,見到是她,方皺著眉頭道:“你這丫頭,真是的,嚇了我一跳!
    云彥芙見她當真被嚇的不輕,反倒有幾分歉意,她吐了吐舌頭,笑道:“不好意思啦,二姐姐,我沒想到你居然看魚看的這么出神!
    云彥蕖亦是走到那缸子身邊,拍著自己胸口道:“別說二姐姐了,就連我這個有準備的,都被你嚇了一跳!彼筋^看了看那缸中的鯧魚,笑道,“二姐姐怎么想到在這缸子里養鯧魚的?”
    這瓷缸做工精巧,一看就是用來養錦鯉的,哪有人養這種食用魚,這不是暴殄天物嗎。
    云彥芙笑著道:“二姐姐不是饞了罷?”
    云彥芷聽她們調笑,但她心中掛著事情,絲毫沒有和她們玩鬧的興致,只隨口說了句:“是!
    云彥蕖見她似乎心情不好,便不再逗她,與她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本上的事。云彥芙最不喜歡那些經史典籍了,她雖然心思不在此,她趴在水缸的邊上,一邊瞧著那缸里的魚,一邊分了精神去聽她們說話。
    云彥芙聽的無聊,她見那鯧魚都是在水底游著,也不浮上來,便從自己的荷包中掏出了一塊白果糕,撕成碎屑,丟進了水缸了。
    那些魚倒是與眾不同,見到有人扔了食下來,竟然沒有一條浮上來搶食吃。只等著那糕點渣子吸飽了水,沉到了缸底,才搶奪起食物。
    云彥芙覺得有些新奇,便笑著回頭對兩人道:“你們看這魚,當真是不一樣,從來不浮到水面上,就連我喂食,它們都不浮上來搶!
    云彥芷聽到她那話,卻是覺得心中一動,她似是抓住了什么極重要的東西一般,扭頭對身后的雪霽道:“去拿一把刀,把那魚的肚子剖開!快!”
    雪霽明顯的沒有反應過來她要做什么,但還是忙去尋了一把切水果的小刀過來。
    待她回來后,云彥芷竟親自伸手進了那水缸中,不顧那些魚撲騰出的水花,捉了一條魚出來。
    那魚的肚子被剖開了,待血流盡后,她們竟然看到,那魚的肚子里竟然露出幾點銀閃閃的東西!
    云彥芷長吸了一口氣,她神色復雜。過了一會,她方沉聲道:“沒想到,居然是水銀!
    云彥芙與云彥蕖卻是一頭霧水,一邊的雨晴卻是低聲道:“這是盧姨娘送給夫人的魚!
    前世徐氏不過只吃了少量的水銀,雖不足以讓她立即落胎,但也絕對能讓胎兒致死了。
    怪不得她的弟弟生下來渾身青紫,原是因為水銀!
    云彥芷只覺得自己氣的忍不住渾身發抖起來,原來是這樣,母親前世就是這樣被算計至死的。她懷著對未出世孩子的憧憬,走上了絕路!
    云彥蕖見她幾乎要倒在地上一般,忙走上前去攙扶著她,來自姐妹之間的扶持給了她力量。
    云彥芙看著那魚,卻是才明白過來,她氣的咬緊了牙,道:“我去找盧氏那個……那個……”
    終究是大家閨秀,連罵人的話都說不出口。
    云彥芷定了定神,略略思索一番后,她沉聲道:“這般淫巧的手法,絕對不是盧氏一個婢女出身的姨娘能想出來的!
    “三姑娘可是知情的!”雪霽細細思索了一番,道。
    “不可能是她,她就算再神通廣大,卻也沒法子安排別人專門養這種魚來害人!
    這種魚肚中有著大量的水銀,卻依舊活的好好的,肯定是從小便在放了水銀的池子里養大的。
    云彥茉的根基再深,也不過是個閨閣女子,她的勢力也只限云家。她怎么有時間和人力去專門養這種魚,又再安排人到天后宮邊上賣。
    想來,只有那個人,既有能力,又有心思能夠做到了。
    云彥芷思索了一番,將這件事前前后后都理的清楚了,方對云彥芙和云彥蕖道:“這事與你們兩個無關,你們且回去,這里有姐姐就夠了!
    云彥芙卻是倔強道:“我不回去!”
    聞言,云彥芷看向她。
    云彥芙卻是眼中含了淚,她的語氣有些倔強:“什么叫做與我們無關?盧氏要謀害的可是我們的母親!”
    云彥芷聞言,心中酸澀難辨,她一直想著護著她們,讓她們能夠風雨無阻的向前走,卻忘了,她們是親人。
    云彥蕖亦是道:“對。二姐姐,我們是你的妹妹,出了事情,我們應當一起承擔!”
    云彥芷聞言,亦是紅了眼眶,她盡力屏住眼淚,不讓它們落下,她的聲音有些顫抖,卻仍是努力的露出了一個微笑,道:“好,我們一起!”
    臨近傍晚,天空淅淅瀝瀝的下起了小雨,云昌衡從禮部衙門里走了出來,小廝為他撐著傘,身邊一同出來的同僚仰頭看了看天色,笑著問道:“檀林,小酌一杯如何?”
    檀林便是云昌衡的表字。
    云昌衡記掛妻兒,拱了拱手,笑著推辭道:“拙荊有孕,這段日子總是想東想西的,只得早些回去!彼戳丝茨侨,笑道,“不好意思了,修齊兄,我們改日再聚如何?”
    那人亦是知道他夫人如今懷著他唯一的嫡子,心中了然,也不強求,便笑道:“改日檀林喜獲麟兒,記得請在下喝洗三酒就是了!”
    兩人在衙門門口道了別,馬車在胡同里不緊不慢的走著,云昌衡盤算著剛剛的事情。
    那趙修齊可是四皇子一系的人,無緣無故請他喝什么酒?
    恐怕請他喝酒是假,想要拉他入派系才是真的。
    他身上可是掛著永昌伯的爵位的,永昌伯府與英國公府交好,而英國公府可是明明白白的□□,連英國公的幼弟都是當今太子的伴讀,他身上早就烙上了太子一系的印了。
    也不知這人是怎么想的,竟然肯放心他,想要拉他入伙。
    雨夜路滑,馬車走的緩慢,路上一片寂靜,只聞得馬車一角上的銅鈴丁丁當當的響著,馬車外小雨淅淅瀝瀝的,別有一番凄離蕭索之感。
    馬車便駛進了云府角門里,剛剛過了影壁,卻是停下不動了。
    云昌衡敲了敲馬車壁,問道:“怎么不走了?”
    “爹爹!”馬車外傳來一聲女孩子的聲音。
    云昌衡甚是訝異,掀開簾子去看,卻見到他三個女兒撐著傘,站在影壁的一旁。
    云昌衡房內生上了火盆,幾個女兒的衣服都有些濕了,他又命人給她們一人拿了個湯婆子握在手里。
    云彥芷握著手中的湯婆子,看著父親的臉,沉聲道:“父親,我們今日來,是因為有要緊的事要和您講!
    云昌衡卻是沒將云彥芷的話當一回事,見幾個女兒面色凝重,稚嫩的臉上掛著與年齡不符的慎重,他不由得覺得可愛,便笑道:“好,爹爹聽著呢!”
    云彥芷便一五一十的將事情和盤托出,云昌衡本是帶著一絲玩笑在聽的,但是越到后來,他的神色越發凝重起來。
    云彥芷又命人喚了檀香進來,檀香雙手捧著那條被剖開肚子的鯧魚,將她所知道的,不帶一絲一毫的添油加醋,盡數說了出來。
    看到那條被剖開肚子的魚,云昌衡的眉毛不由得抖動了一下。
    云彥芷知道,只有當他氣極了的時候,才會控制不住自己,他的眉毛才會跳。
    云昌衡將那放魚的匣子的蓋子闔上,問道:“那魚可還有活的?”
    云彥芷點了點頭,道:“還有四五條,都養在女兒院子的水缸里!
    云昌衡看著自己的長女,卻是聲音變得低沉:“此事絕不可能是盧氏一個人能做出的,且不說她沒有飼養這種魚要耗費的人力財力,單憑盧氏的見識,也絕對想不出這等害人的法子!
    他靜了靜,道:“這個叫檀香的丫頭,先讓她暫且待在你那里!彼粗约旱拈L女,又問,“此事你母親可知情?”
    云彥芷搖了搖頭:“女兒怕母親知道后多思多慮,還沒告訴母親!
    云昌衡輕輕吐了一口氣,道:“做得好,此事先莫要和她說!
    “接下來的事情,父親來查!痹撇庖蛔忠痪涞牡。
    手機飛庫小說網m.xcbookba.com

本文網址:http://www.069228.buzz/xs/332/332699/81673932.html,手機用戶請瀏覽:http://www.069228.buzz享受更優質的閱讀體驗。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网上gpk钱龙捕鱼怎么样打